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女性的色彩

2013-12-15 15:50 作者:浪里百跳  | 2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熙熙攘攘的人群,行来去往的车辆,在灯光闪耀的幕中,用脚步和车轮追赶着城市的街道。缓缓的人影和跳跃的车影在夜风中似也有一丝丝颤抖,歪歪歪斜斜的交织在一起。嘈杂的人声,呜呜的车鸣,在七彩光亮掩映下,把人心的深处点点激荡。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那些散发着桔红色光的路灯和小贩们自带的发着这样或那样光的灯也融进了这熙闹的小夜市之中。而此时也正是这个小夜市最繁华、最热闹的时候。行走在嘈杂之中,你可以闲庭信步随心所欲的浏览这夜市的一切,放心,决不会有人收你一分看钱。小贩们也决不会吝啬他的每一声叫卖,定会毫不保留的把叫喊给你再喊给你一次。有了小喇叭的商贩就省了唾沫,小喇叭不知疲倦的叫喊,嘴闲了,眼睛却跟上了,瞪的溜圆,洞察着每一位过往的人,一旦发现有人有买的动机,就立即会说声:买点。想买的就会问:多少钱?觉得合适就会买一点,不合适就会走向另一个摊位。

时间是磁带,录下山城多彩的生活;乔迁新居的喜悦,美食麻花的甜密、七星广场古乐曲;云落屯的传说,观音山香火,汇成一曲潺潺交响,流向明天——听科技园弹起现代的节奏,花鼓路激荡腾飞的波浪!

街道边是一排烧烤摊,我和小石及他的女友走过去,随便找了一家坐下来。老板娘笑眯眯地拿菜单过来,我没有点菜,因为在公司刚吃过,不到晚上十点我是不会饿的。

小石把菜单给了女友,她眯着眼睛看了又看,无法选择,我接过单子要了几个菜。他的女友没有吃饭,有些胆怯。在我的鼓励下,他们才美美吃了一顿。结帐后,我们高高兴兴地走出了小摊。

走到擦皮鞋地摊边,小石留心地看了一眼形形色色的擦鞋,几个争相招呼“老板,擦鞋不?” 听到这句话,觉得有一种虚荣感涌上心头,小石什么都没想就走过去,在一张低矮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多少钱擦一次啊”!他的女友带着一种老板的口气问道。“两元一次,老板娘”啊!我想笑又憋住了声音。“不擦了,这么贵,其他地方才一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石的女友又一次大声说了起来,我顿时感到很尴尬,不就两元钱吗?有什么,我知道他的女友是为了省钱,可当小石注视到面前这位擦鞋的中年妇女时,眼角泛起了几滴泪花,嗓子也变得很哽咽。

老人正在专心致志地给一个16岁左右的青年人擦鞋。她颤动着一头的白发,干瘦的双手不停地忙碌着、交换着这样那样的擦鞋工具,很用力地在擦青年人的皮鞋;大概五分钟过后,她擦好了皮鞋,从脚后跟处取出硬鞋垫,又把青年人的脚拿起放到地上,才抬起头来涨红着脸笑着说,擦好了。她把皮鞋送到青年人面前,低头准备帮青年人穿,青年人连忙推脱。

青年人老老实实地递两张一元的人民币给她,她急忙摆手拒绝,说不要不要。她怎么不要钱?我百思不得其解。青年人艰难地站起来,把钱扔在她的工具箱里,然后拄着拐杖从我身边一拐一颠地走开了。我打量一下,这人一条腿有严重的残疾。她赶快捡起,迅速地追他去,把钱塞进他的衣袋里。

小石急忙地让她擦鞋。老人马上从工具箱里取出水盆、刷子、鞋油、布等,递上拖鞋,脱下小石的皮鞋,开始给小石擦皮鞋。

我坐在旁边的藤椅里,我打量着老人的打扮,全身上下穿的衣服不过百十元,鞋子也是陈旧的,可能是从山里农村来的人。

她抬起头来笑着看了我一眼,热情地把小石的脚拿起放在那个擦鞋的小木台上,在他鞋的后脚跟处插上一块硬鞋垫。小石又问她是否可以打蜡,她说可以,打了蜡更亮一些。

擦一双皮鞋才得两元钱,要擦多少皮鞋才能够一天的开支呢?她已劳累一天。此刻,正值吃喝高峰,她得趁机多擦几双鞋,多挣几块钱,家里等着用钱。然后看着我问:“擦不?”

我向来不喜欢让别人擦皮鞋。也许我思想不解放,总觉得这些事自己能做,让人擦皮鞋,好像自己是 “老爷”。我不好意思地说:“算了。” 听那女人的口音,我断定她是本地人。在我的印象中,擦皮鞋这种下等工作,一般都是农村人的专利。城里人碍于面子,打死也不会干这种工作。我正欲说:“您……”

我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不收刚才那人的钱呢?不是说生意人唯利是图吗?我问她,她爽快地说:“你哪里晓得,这些残疾青年人都是当当妈的孩子,我看他们那样不方便,一把一把地揪住妈的心那样疼痛啊。你说我拿得下钱吗?我不仅不收他的,还是残疾人擦鞋我都不收钱的。”

皮鞋擦好了,我们走了,老妪收拾摊子了,迈着艰难的步伐走在大街上,看她渐渐远去的背影由大变小,我顿感街灯容不下她的想,毛刷子的悲喜剧每天都在上演,她的时光为城市奔跑,在她的面前伸过一双双白白皙皙的脚,风流的阔佬端坐在她的面前发笑。

我们走了一段路,小石给我讲述了这老妪的境况。这老人家在本县偏僻的农村,因缺水,无法耕种,田地荒废,已进城谋生多年。两口子勤劳,虽有一个孩子拖累,但日子过得还不错,有吃有穿,还月月有点积蓄。想不到,丈夫积劳成疾,病倒在床上,每天吃药打针,而家中也要每天吃喝,尽管节省开支,但那点积存的钱花完了,还欠了一身债。女人心里发愁,许多活自己干不了,也不能这样闲着等死呀。她白天做家政,晚上出来擦皮鞋,用自己微薄的收入供养双胞胎儿子读大学。

我感慨地对小石说:“这老人值得称赞,我们这个社会正缺诚实,需要更多自食其力的人。”

小石笑笑,反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让她擦皮鞋吗?”说罢,用目光盯着我,等待我回答。

我恍然大悟,小石的举动是对那个老妪的怜悯,对那个老妪的赞扬啊,我后悔刚才不送老人擦鞋,让她增加微乎其微的两元收入呀!

老妪那身体佝偻、步履蹒跚的背影已在脑海中定格,挥之不去。我顿然感到眼前不是乡下矮瘦与满头银发的大妈,而是人们最崇敬的善良美丽的母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05576/

女性的色彩的评论 (共 2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