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愚钝之我贱

2013-11-26 22:27 作者:严小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生活在一个极其偏僻的小镇上,一个为人所不知的犄角旮沓里,外人来此地小做停留时,手机便会时常接收到安徽欢迎您的字样,这导致他们常常寻不到往返的路。

我在此地度过了我拥有美好回忆快乐童年,未来的若干光景,我从未打算要离开这里。

在未读书时,我过的很好,朝九晚五,不晚不归。抽干了的鱼塘,塘底水分充足,浮游的生物,脱离了水面,栖息在陆地,依然蓬勃生长。那水花森垫铺了一层,苍绿的一片,塘边生长了些许茅草,还有两排大树,这是一个考验野外生存的极好的环境,因此我们不得不把它命名为我们的根基地,用以长期组织野外活动,提高作战技能,实施真人演习,然而每个成员务必得搭建自己憩息所在之地,否则将遭人睥睨。

那憩息之地无非是倚着茅草窝,掏空了,里面放着拾来的破罐瓢盆,烂衣纸袋,挡风遮,如果没有寻到这样优良的有利的栖息环境,是没有资格加入我们的作战计划的,仅仅是这样而已。根基地的成员,都得有自己的名号,譬如摩里拉丝威,小李飞刀——当然,这些从来都不是粉饰,而是用来战斗的。

年龄稍长的会时常鞭策我们,要我们一齐上。一个人上,我不怕,因为我会求饶,我顶讨厌一齐上,生怕会误伤到我,因此我不得不乘他们打的一片兵慌马乱的时候,上去撩一爪子或者踹一脚。刚开始,他不觉得,后来察觉到了,我便时常受到他的攻击,我有预见性的瞥见他那赤着脚巴的五只脚趾并拢在一起,靠近我的脸部时,那肥硕的大脚趾像被放大了一千倍似的,带着一股酸臭味横扫过来,然后便是一记灼烧般的疼痛,险些酿下印记。事后,我找他商量,我说我们都姓严,是一家的,你下次不要打我,好吗?他点点头,深刻的表示我言之有理,笑着向我道歉,保证我们是一家的了。以后确实没有被打过了,在这之后很久,我对他表示深深的敬佩。

在野外活动,我们的伙食时常很好,比家里面好,至少他们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其中的一个孩子,年龄比我们稍小,我们都知道他家有腌咸鱼干的习惯,因此我们就给他做思想工作,宣扬集体主义精神,你家的就是我家的,我家的就是大家的,那小孩倒是明事理的,便从家里置办了一方面袋,这简直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都对他说,你在这边休息,帮我们放捎,等着吃现成的就行啦。然后浓烟四起,分工有序,香味渐渐弥漫开来。咸鱼干的味道好极了,有时我们也会去山上面,那上面常有类似于捕鱼的网,被两根粗长的毛竹支撑开来,立在飞禽常出没的地方,时常有些许倒霉的缠在上面,有的抖动双翼抽搐着,有的死了很久,黑乎乎的羽翼烂掉了,挂在上面,垂着身子,被风吹的左右摇晃。我们有时运气好,也会逮上一只,那瘦小的躯体,简直不够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们格外欢喜下的节气,因为满山遍野都是白皑皑的一片。我们不在停留在丢雪球,堆雪人这种无聊且极其幼稚的玩法了,我们会寻觅着野兔的脚印,随着野兔在山上田野里奔跑着,那山是山,田野是田野,树是树,只不过像盖了层被子,盹着了。

在未读书时,我认为自己是聪明的,在与同伴周旋吃亏与获利上,我发现自己很有一套,这越发的根深蒂固了我的想法。进了学校后,第一次的语文课上,老师拿我的作文当范文,当着全班同学,念了出来,同学都笑的前仰后翻,拍桌子叫喊,险些要满地打滚,老师嘲笑着称,有人会把香蕉描写成这样吗?我记不得描写成什么样了,但那次我开始否定自己了,我发现我总是跟不上别人的节奏,我周旋于拼音,汉字,数字,我总是讨不到利。我还发现,我对于简单的逻辑思维都极其迟钝,看了又看的东西,也记不牢固,我开始灰暗的求学生涯了。我那驻藏在心底微弱的自信心也开始崩塌了,我发现我不会处理人际关系了,我只想待在一个地方,让自己透明,让别人忽略我,那期盼的快乐,大概就是这样。过了许多年后,在这个小镇上,我巧遇到那个当年嘲笑我的语文老师,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他已经不是老师了,还是佝偻着瘦弱的身子,憔悴的摸样楚楚可伶。他骑着自行车,背负着做瓦工的器具,做了个瓦匠。这不是我想要的样子,绝对不是。

升到初中后,我的表舅舅做了我的班主任。我们那届分十三个班,我永远也不知道,我最初是被分在哪个班,那最初是存在莫大的希望与机会啊,我的未来——我的未来——。那是表舅舅第一次登门造访,这是一次有预谋的造访。巧妙的是,他如今的人,我的表舅母早在我读小学的时候,也造访过一次,那是我姐姐的家访,一次单纯的家访,饭都没吃的家访。表舅舅是个抑郁型的男人,高大的身材,看起来一点都不语文,确震摄你的心魄,这是源于老师这个身份,最原始的恐惧感。父亲嚷着跟他说,我经常说自己这也会,那也会,表舅舅听了一脸质疑,仿佛一眼看到你绝对不是这样的。我站在窗户旁偷听着,脸一下就红了,心里忐忑不安。

由于我与班主任的关系有些异同,我时常感到非凡的压力,我总觉得他格外关注着我的一言一行,随时要反馈给我的父母,这导致我爱的女同学不敢表示,爱我的女同学也接受不了,青期的我们都极其的悦动呵。

那时的学习进度比较赶,表舅舅既当妈又当,双管其下,带着我们复习数学,他占着自己颇有学识,出些古怪的题目,总拣我回答,我身体坐正,双手平放在桌面上,头伸的老远,瞅了老半天,然后憋屈的样子微弱的摇摇脑袋。他失望的且生气的骂道,这么简单的题目,我儿子都会,你跟我一样也不聪明,你不会也不做笔记啊。我当时觉得很丢脸,但是想想,还有个爱我的女孩呢,至少也是有价值的,我又把自己给抚慰了。

我对于表舅舅没有一丝怨恨,只是不赞同他的教育方式。而且好多年过去了,他不仅没丢饭碗,汽车也开起来了,他的运气真好。

到现在我同过去没什么两样,随着年纪的增长,我通透了诸多事情,人这辈子有两样东西是改变不了的,一是长相,二是智力。人要学会接受自己,好的要欣然接受,坏的改变不了也要默默接受。我想说追姑娘不划算,在坚持的过程中,没有结果,终归是徒劳,而热爱件事情亦不是这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00105/

愚钝之我贱的评论 (共 6 条)

  • 黄瑞槐
  • 太阳神
  • 婉约
  • 晓晓
  • 荷塘月色
  • 剑客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