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阿华和阿英

2013-11-20 21:08 作者:西红柿炒蛋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阿华和阿英在大学是同班同学,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党支部书记,班务党务你来我往,可以说妾有情、郎有意,就这么好上了。

毕业时,阿华放弃了回老家的工作,陪着阿英去了南方的某个城市,两人在陌生的城市打拼,几年下来也小有产业,阿华开的几家小酒店生意兴隆,可以说要风有风,要有雨。起初阿英还帮衬着作出纳、会计,后来有了小孩辉,请保姆不放心,就干脆作起了全职太太。

当然,全职太太可不是包干家务的全职太太,做饭、搞卫生、洗衣服这些又累又脏的活还是交由保姆代劳。全职太太就是陪陪孩子,购物Shopping,逛街、洗头。阿华生意应酬多,每天都要很晚很晚才回到家,阿英也已习惯,照看完孩子,也早早睡起了美人觉。

生活都按照自已应有的轨迹向前进,如同火车沿着既定的轨道,而人也有看不见的轨道。有交汇,有平行,也有分离。

孩子辉初中毕业后,追着时代的潮头,去了美国读高中。阿英当然义无反顾地跟去了。现在的阿英,心里就一个念头,要让孩子有出息,要接受最好的教育。

孩子也大了,很不给妈面子的交了个黄头发,兰眼睛的洋妹,女大不中留,阿英感觉受到了冷落。闲着的时候,就想起了大学和阿华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天一黑就宅在屋子里,等着阿华从大洋那头打来电话,或者守着,看看阿华的大头像点亮了没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等不到的时候就主动打电话过去,那边立刻传来熟悉的声音,开始问长问短,问寒问暖。可以好景不长,没过多久说的话越来越短,最后,干脆就两句话“都好吗?”,“行,再见”。

起先,阿英体贴阿华,知道阿华做生意应酬多,陪客人吃饮,喝酒,也就不以为意。等到了寒暑假回国再好好聚聚。

计划不变化快,时间一长,阿英心里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自已的男人独自一人留在国内,男人四十一朵花,想到无数的干露露、湿露露们,还有微信,飞信,微博等等就有点后怕,自已苦心经营的安乐窝哪能让那狐狸精给占了?

阿英也曾陪阿华参加各种宴会、酒会、舞会,那些女孩子们的热情劲,她是见识过的,见到太过份的,心里还不住骂,“真是个狐狸精!”。而女孩子们见阿英都热情的称呼“英姐,英姐!”,叫得比妈还亲。更加让阿英觉得别扭,再以后,就是阿华极力邀请也不去了。

可现在,情况有点不同,孩子辉也长大了,都说孩子是夫妻的粘合剂,可粘合剂也会老化啊,老化的速度和孩子长大的速度一样快。国内早有媒体报导,每年高考结束都是离婚高峰期。

当初在学校和阿华同学,正是十八姑娘一朵花的年龄,现在可不比当初,要是不化妆,还真不好意思站在那班小姑娘面前。

阿英现在每天流览网页,当然也知道11月11日现在成了年轻人的脱光节,对于妇之夫来说,这是和情人节是一样的危险。

阿英决定赶在双11之前回去。

阿英回国的决定没有预先通知阿华,这样一来,后果当然很严重了。阿英回到家中,还没进屋就听见屋里传来KARAOK的声音。见到阿华后,阿英却反而显得相当平静,阿华到是极不自然,有点不知所措。歌唱会自然是开不下去了。

经不起阿英的盘问,阿华当然也不想总是偷着吃野食,心里毕竟还念着旧情。当下就把自已与新招俜的办公室文员阿紫的关系,向阿英一五一十交待。无外乎就是在外喝酒,酒未醉人先醉,阿紫送阿华回家,到了家里,阿华贪图阿紫的秀色,于是一緾绵,滚了滚床单,前因后果都非常清楚,后果是阿紫也有了身孕。现在正要以此逼阿华先离后娶。

阿英决定去会会这个用过她老公的女人,能用钱摆平就算了,摆不平也要给点颜色看看。

“说吧!要多少钱?”,阿英冷冷地对阿紫说。在路边的咖啡馆里,在暗淡的灯光下,咖啡馆里还飘荡着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星空》,这多少与两人要谈的话题很不协调。

“什么多少钱?”

“你要多少钱才肯做掉你肚子里的孩子?”

“哦……”

“说吧!阿华的公司我有一半股份,他决不可能为你而不要公司的。”

阿紫低着头,心里也盘算着。

“……”

阿英也没想到阿紫的事这么快就解决了。看来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大事”。

浪子回头金不换,阿英原谅了阿华。

阿华决定了,还是找些职业经理人帮忙打理公司事务。抽出更多时间去陪陪阿英。

阴霾过后,还是晴天。只是这感情出现的裂痕,不知要多久才能完全愈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98312/

阿华和阿英的评论 (共 6 条)

  • 枫月儿
  • 孟杨
  • 紫雨·飘逸
  • 黄瑞槐
  • 孤帆鸢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