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丰乳捅巨头

2013-11-20 18:38 作者:长江书店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江枫原创长篇小说《乳峰上的哲学》选发

第12章 丰乳捅巨头

五年转眼过去,黄三混带着几十个伸手不凡的黑道兄弟,还有他的老婆红梅出现在了江城。没有人知道黄三混这些年去了哪里,他走得无声无息,却回来的轰轰烈烈。他带着这么多人回来,到底要干什么?

红梅像个贵妇人,开着一辆高级轿车,身穿着名牌风衣,还像过去一样出现在了马小萍的公馆前;马小萍牵着刘翔大步向前,黄三混从后坐下来兴奋地喊着:“阿翔兄,这些年怎样?”红梅拉着小萍坐在沙发上哈哈大笑着说:“小萍啊!你还是那么漂亮,你咋就一点也没变啊!”小萍说:“梅姐,我都老多了。而你的丰色却仍不减当年,三混都给你吃了什么?你还是那么的年轻?看你说得、三混能有啥好东西给我吃。就他那样儿,都这么多年了;我这么好一块地他也没种出个啥苗来。”

刘翔见小萍跟红梅热闹着、于是赶紧把三混拉到一旁问:“老兄,这些年你咋就没个信儿,让我好想你。你走后的这五年,江城再也不是昔日的江城。你都干啥去了,给老兄说说。”三混猛地吸了两口烟说:“阿翔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突然在这个城市消失吗?在这个城市里,我有着太多的往事。如果不是马杰要杀你,我是不会出现在江城,咱们俩也许不会在这里重逢。生活对我有着太多的不公,他们是死了,可他们的后人都还活着。”三混说到此停了下来,刘翔赶紧问:“你跟谁有仇?”三混说:“除了陈得彪,我还有谁?”刘翔说:“可是,他已经死啦,你找他的后人报这个仇不太好吧?”三混说:“正是因为他的后人。要不,我会跟他有仇吗?”他这么一说,刘翔蒙啦,他的后人一直没有一个在江城呀?

黄三混说:“是、那是二十年前的时候,我在江城犯了事就去卞州,心想在那里能找点事做,再找个老婆,从此远离这个黑色的世界。可是我错了,这人倒霉的时候,跑哪儿都不得安身。陈旺那时一直住在卞州,我刚到那里人生地不熟,心想;他以前跟我也算是个兄弟。我费了很大劲把他找到了,可这小子不地道;他当时很热心地收留我,我真的很感激他。我说我去找个工作,他表现得很诚恳地对我说:“阿混,别找啦,那能赚了几个钱?”我当时问他:“老兄,你有啥好门道吗?”他笑了笑对我说:“没什么门道,我有帮兄弟,但本事都不咋样,你愿意就带个班,收收保护费什么就行。”那时,我并不知道他父亲就是陈氏集团的老大,直到他犯事,陈得彪来了卡州,那气派真是排场。陈旺在拘留所只关了几天便放了出来。本来兄弟们都挺敬重他,可他变了。原来跟他混的兄弟们先后都离开了他,就剩下了我。他从他老手里拿了一笔钱,我和他在卞州搞了个健身中心;一开始生意也不怎样,他也就不管,全扔给了我给他经营着。我和红梅就是那时认识的,红梅和小萍是同学,但那是中学时的同学。陈旺这东西他趁我不在时,把红梅骗到他家,红梅被他给糟蹋后就服毒自杀,幸好抢救得快。后来,我投奔了顺哥,就是来杀你的阿顺;阿顺是个重情义的人。他知道我的事之后,给我和红梅拿了一笔钱,我没法只好让红梅躲在了江城。可这陈旺还是不甘心,他就在你们结婚的那天得知红梅在江城于是就追了来。我怕再出什么事,连累到你。你也知道,我背叛了付有贵和阿顺站在了你这边,这道上最痛恨的就是背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走之前去了江城监狱看望了他们,我把我和你的事向他们说清了并取得了他们的谅解。他们判的也都不重,只有阿顺最重,不过也都快出来了。其他人我敢肯定不会找你的事。但是陈旺,阿顺这两个人就说不准了。这些年,我和红梅去了东北。在那里混了五年,也是一个道上的兄弟领的路。如今我也有钱了,我正是从道上得知他陈得彪死了,我才回来找他陈旺算账的,要不我带几十个兄弟回来干嘛!”

刘翔仿佛是在听故事一样,他沉默了。他在想:这三混的命怎么跟他有那么多的相似之处?黄三混开门见山地说:“阿翔,咱们是从小长大的兄弟,我呢就想要你一句话,帮不帮我。”刘翔问:“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呢?”黄三混说:“我只想请你出山,现在的江城除了阿旺,也就是你废了的那个阿旺外,你算是这道上的元老了。你在江城这地面很有威望,我只想你出来做大哥,我带来的这几十号人都归你管。”话已说到这个份上了,刘翔也只好开门见山地说:“兄弟,你的情谊我永远都记住了,只是这出来做老大,我看是不行了。以前吧,我一个光棍,怎么过都是一天,可现在被这个家给制约了。也许你不知道吧,我早就把手下的几十号兄弟全给了人人乐中心的王小虎,他也要我出山,为这事吧,他正跟我生着气呢?我早在三年前就向小萍她爸写了不再出山做黑老大的保证。老人现在也年势已高,我是几头为难着呢!”

红梅那边也在劝着小萍放刘翔出来做老大,然遗憾的是:小萍坚决地拒绝了。兄弟相见本来是件好事,却没想、这五年后的相见竟成了不欢而散。

黄三混牵着红梅的手闷闷不乐地开着车走啦,他们倒是走了,可刘翔和小萍却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王小虎很快也知道了黄三混要独霸江城的消息,这个消息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王小虎与这黄三混素无交情,他担心这黄三混会让刘翔出山。因为,他也只是略知一些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为了万全之计,王小虎开始备战了。

今年的天,江城特别热,热得让每一个人都浮躁不安。生活总是有意无意地违背着人们的意愿,它似乎从不是以每个人早已设计好的方向前进。刘翔和马小萍总是把生活规划得那么完整无缺,但现实却是让他们背负着许多的遗憾。刚刚平静了五年的生活被黄三混搅得波光四起。以前只有一个王小虎这好说,现在竟多了一个黄三混。王小虎虽说也叫兄弟,但他只不过是一个在狱中结拜的兄弟。可这黄三混就不一样了,他不仅是同学,更是一个村的,更重要的是黄三混的小叔跟他刘翔家还有着一层血缘关系。

刘翔再也坐不住了,怎么办?他望着小萍,小萍似乎从他那无奈的眼神里读懂了他此时的心境。她牵着刘翔的手说:“阿翔,咱们去散散步吧!”刘翔说:“不行,阿爸身体不好,这家里不能离人啊!”小萍笑啦:“阿翔,没关系,叫门房小张照看着。”刘翔这些天被王小虎和黄三混早就搅得五心不宁,小萍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还有门房几个保安。于是说:“也好,那咱们走吧!”

海滩上微风呼啦呼啦地吹着,小萍牵着刘翔的手散步在那松软的海边。他一直在思考着该怎么办?小萍看着他忧心重重地便说:“想开点,车到山前必有路。”刘翔道:“关键是现在车已到了山前,我可看不到路啊!”小萍笑了,她指着波涛翻卷的大海说:“你看这大海,波浪翻卷,它们不也闯过了千山万水才到了这汇合的地方吗?”刘翔反问:“那照你的意思?”小萍说:“我倒有个办法。”刘翔反问说:“快说来听听。”小萍说:“那你怎么奖励我啊!”刘翔说:“我头疼死啦,就奖你个头吧!”小萍一听说:“你这个人怎么会这样啊!”

马小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在这个关键时刻还真有了一个令刘翔想不到的好主意。马小萍说:“你看,先前吧,只有王小虎一个人请你出山,你把几十个能人给他一扔,也就堵住了他的嘴。现在你手上也没人,可出来了一个最亲的好兄弟。人家反把几十号人往你身上一扔,他这一扔,你不又有了人吗?可问题是,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听不听你的,所以你很头疼,这也并不奇怪。现在他们都想请你,可你呢两头都为难,你何不在这两者之间来一个折中的办法?如果他们非要请,你完全可以将他跟他一合并。如果他们同意了,那么正好,咱们不花一分钱建立了自己的队伍。如果他们不同意,那么你不正好两头都落了个不得罪;且不是更好吗?”

刘翔听完小萍这一席话,顿时大喜:“老婆,我嫁给你算是嫁对啦。”小萍白了他一眼,这一眼他太熟悉不过了,那是他刚认识她时的那一眼。刘翔在心里想:真是时过境迁啊!他走着走着,她和他异口同声道:“走,回家去给他们一个大合。”

夏天夕阳轻吻着晚霞,它红红地普照着海滩。一切好似依旧,所有的山,所有的水,还有所有的人和事似乎都沉睡在了这个夏天。

黄三混已铁了心要独霸江城,人们不仅会想,这个黄三混到底他有多大的本领呢?

红梅一直窝着的那股火终于爆发了,他对三混说:“三混,你信不信我一个人就可以不动一兵一卒把这个江城给它翻了?”黄三混问:“红梅,你有这个能耐吗?”红梅说:“你看,咱们过去没这个能耐那是因为手里没有钱不是。你一直不是认为刘翔能帮你吗?以前我就劝你早点忘了他的存在。可你不信啊!今天,承认了吧。依我看这小萍也罢,刘翔也好,王小虎也罢,还有陈旺,阿旺,他们加起来那都是超亿的主儿。如果照你的思路想灭了他们,那除非老天开眼。刘翔是重情义,这一点无可厚非。可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太重情义,这种人除非遇上了伯乐,可你我都不是伯乐啊!”三混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道儿,便打断了红梅的话说:“哎!你到底有啥本事快说,尽扯那些不沾边的,快说。”

红梅偏着头看了看自己的男人:“我说三混呀!我看你不只是三混,你简直就是个四混、五混。咱们来硬的,那现在肯定不成了。咱们要赶在付有贵、阿顺他们出狱前把这个天给它翻了。只有如此,刘翔才安全。你也好面对所有的对手不是。三混,你眼下赶紧办的事是先给我开一个不好也不咋样的洗浴中心。再去电视台、报社给我发个招聘女服务员的广告;你只要把这些事给我办了,这收拾陈旺,对付王小虎,阿旺他们的事你就交给我了。你的任务就是把你的人安排到保卫上去,剩下的问题就是把所有的洗浴间全给我装上针孔摄像头,再在比较难发现的地方装上录音器。然后嘛,你该玩什么就去玩什么。”红梅一股气说完了,黄三混赶紧说:“那好,就照你的意思办。可是,你凭什么才可除了这陈旺呢?”红梅说:“凭什么?就凭我的智慧呀,你就看着好啦!”

黄三混终于明白了红梅接下来要干什么了,他在心里想:天啊!我怎么命就这么好?竟找了一个深藏不露而可以忍受羞辱的狠毒女人?啊!这才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啊!

红梅的洗浴中心终于在三天后开业啦!开业的那天,那阵势比刘翔结婚那天的阵势还要排场。中心外搭起了临时歌台,大红彩条上印着 :

“红梅含苞醉来

春君涌泉温情深;

不惜今日荣与贵,

却惜寒岁那旧情”;

这是左条长语,右条长语道:

“红梅独俏春心醉,

枝枝含苞迎来宾;

温泉声声除污尘,

吾荣与贵身心清。”

那长长的红彩联在风中哗哗地发着清脆的响声,台上的音乐声中朗诵着早已录制好的这幅长联词;台下观众涌动,鞭炮声,锣鼓声响彻晴空。红梅出场了,她领着20多个风姿矫健的美女登上了舞台,她们像熟练的舞女伴着轻音乐唱着长联上的词儿走到舞台中央;每个姑娘都穿着缀满红梅的旗袍婷立在那高高的台上。红梅看了看台下,该到的都到了。她拿着话筒说:“各位朋友们,欢迎大家前来红梅洗浴中心为我的开业捧场!本中心向全市人民免费开放一月;中心里共分三个洗浴等级:贵宾级全年500元,免费1个月;嘉宾级全年300元,免费2个月;市民及全年50元,免3个月。”高昂的音乐再次响起,红梅大声地说:“各位朋友们:请看我们最优秀的姐妹们为你们表演吧!”20个美女个个英姿舞动,她们伴着欢快的舞乐唱起了“红梅含苞醉来春,春君涌泉温情深……”

红梅的大手笔像一道彩虹横跨在了江城的上空,李扬闻讯赶来了,他激动地走上台去,抓住了红梅的手说:“阿梅,春天终于早早地来啦!我要把你那两幅长联词制成歌带,让它走进每一个人的心中。”红梅也激动地说:“好啊!谢谢您,我的好妹子。”

今天,刘翔和小萍也来了,他们用那深情的目光望着台上的那两个经历了诸多磨炼的女人。小萍含着热泪对刘翔说:“阿翔,真是想不到啊!五年不见,如今的红梅让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啦!”刘翔也说:“是啊!时事造英雄啊!”刘氏集团的阿旺,陈氏集团的陈旺,人人乐中心的王小虎,这三个江城中的新一代商业巨头也纷纷在红梅的邀请下走上舞台;陈旺首先向观众讲话了:“各位来宾,我仅代表陈氏集团为了全市民营经济的腾飞向红梅洗浴中心捐资50万元,祝愿她们把这个中心办成全市人民人人都洗得起澡的中心。”他的话音刚落,刘氏集团的阿旺接着说道:“我仅代表新的刘氏集团为振兴江城经济建设,团结更多的民营创业巨头们,特向红梅捐资60万元。祝全市人民都来这里洗去污尘;王小虎激动地说:“我也捐资60万,希望全市人民有一个良好的洗澡去处而尽我心意。”

看着这激动人心的场面,马小萍牵着刘翔的手也走上了讲台。他们对着红梅说:“红梅、祝贺你开业大吉!”小萍对着话筒说:“江城的父老乡亲们,我代表江城马亿万商贸国际集团中心向红梅洗浴中心捐资100万元,祝全市人民开开心心来到这里。”

明争暗斗重演江城,谁都不会想到红梅这个从不被人们所认识的女人,居然以红梅斗严寒,饱满迎来春的气势让江城的每一个人都记住了她。那首红梅含苞颂被李扬制成了光碟,在全市卖开;谁会想到红梅的两幅长条迎宾词瞬间让李扬大赚了一把。这首歌唱响了江城,一个活生生的广告一炮让红梅的洗浴中心同时走红。这样的人生真是太愜意了!

黄三混独霸江城的计划终于在红梅这个女人的手里顺利地展开。人说恶毒莫过妇人心,这话一点不假,它用在这红梅身上一点也不过分。黄三混一直在观察着红梅的每一步恶毒的计划;红梅精选了四十多个丰满靓丽的美女进行女人应付男人的特殊训练。说它特殊还真得多描述几句;训练她们的总教练是东北一个有名的交际花,这交际花个头高大,眉清目秀,她说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且不说,她的英语水平做一个大学的教授那也是一流的。她叫莲花,这莲花不简单,她把四十多个美女集中到了一个人来人往的人人乐中心。那是王小虎的地方,开始王小虎还不干。可这莲花说:“王兄,你不干怎么可以呢?我这几十个美女往你这歌台上登,我敢保证她们将给你赚来丰厚的收入。”王小虎说:“那她们都有啥本事给我看看,如果真是你所说,你想占我这场子就随你。”莲花说:“我呢,也不能老让你拿着我的美女们赚钱不是。就让你赚半个月吧!”说完,莲花就让几十个美女登场了。她的第一项培训科目是笑迎来宾,训练口语、握手、拥抱、亲吻。第二项是走步,抬头、低头、跳舞。第三项是脱衣、穿衣、挺胸、转体、拥抱、献眉、瞪眼、目送秋波。第四项训练是时装穿戴现场走秀。所有的抬腿挺胸,露乳,把整个看者撩拨得心猿意马。是男人哪经得住这么多美女的挑逗?就是女人们看了也都心怀敬慕之情。最后一项是随着音乐唱起了那首《红梅迎春》,她们一个人唱上句;一个唱下句,就这样来回着表演着她们的训练科目。

阿旺本以为红梅是他眼中最美的女人,却没想她身边比她红梅靓的美女竟然如此之多。这个从小就生活在花天酒地的人终于控制不了自己那无尽的奢侈。他整天泡在了人人乐里,美女、美酒,让他的钱大把大把地扔进了美女们的腰包。

半个月过去了,莲花将四十名美女全都训练成了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她和王小虎的口头协议也到期了,美女们的训练任务也完成了。莲花开始了大撤军,这时、王小虎急啦,于是他要莲花给他留些人。莲花却说:“王兄,这半个月你也没少赚吧,留人我可做不了主。”王小虎说:“那你也给我培训一批,钱嘛好说。”莲花却说:“王兄,你又错了,我是想啊!可是你得去找黄三混和红梅呀,只要他们同意,我嘛,好说。”

看来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还真是前人总结的一个真理。正当王小虎为此事犯难时,四十名美女们全都坐着车离开了人人乐中心。王小虎见这赚钱的美人儿都走啦,于是驾车去了红梅的洗浴中心。红梅的洗浴中心里人头攒动,中心两边的马路边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他只好把车开出离中心一里远的地方才找了个空儿把车停在那里,走着路去了红梅洗浴中心。一进大门,让他吃惊的是整个中心的各个出入口全都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站着保安。这些保安中既有男的,还有女的。一看这阵势王小虎在心里想:妈呀!这那是洗浴的地方;好一个戒备森严。这是洗浴中心吗?简直就是一座训练有素的地下军营。看着眼前的一切,王小虎有些底气不足了;他胆怯地走了进去。一位保安向他走来:“先生,是洗浴还是有何事?”王小虎看了看保安那一脸的微笑,心情放松了许多。但他还是有些胆怯地说:“我找你们的红梅。”那保安会意地一笑说:“很不巧,红梅刚出去,你先到会客室坐会儿,我给你联系一下。”

其实,红梅那儿也没去,她早就知道这王小虎会找上门来。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老虎会这么快就跟来了;她接了保安的电话,她对保安说:“让他等着,一会儿就到。”半个小时后,红梅接着电话走进了会客室。她一进门就冲着王小虎道:“哎哟!好你个王大哥,怎么连个电话也不打,找我有何事?是不是想找个妹给你松松筋骨?”王小虎没料到这红梅会用如此将军的方式和他谈开了交易。此时的王小虎突然想起来一句道上的名言:“时过境迁,是物也舒也。”他不自觉地说出了这句话,他以为红梅定懂其意。没料红梅却说:“大哥,我可不懂什么舒不舒的,我只知道这帅哥一旦见了美女啊就全舒啦,要不要也到贵宾间去舒一舒?”

王小虎说:“红梅,过去呢咱们也没什么交情,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可你是马小萍的好姐妹。我呢是刘翔的结拜兄弟。说起来,咱们也是一家人;你说是吧!”红梅笑了笑说:“这道也是啊!可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呢?”她装作有些不明白地问王小虎。小虎看着红梅装糊涂的样子说:“我来就一件事。”红梅问:“什么呀?”王小虎说:“我想在你这里要几个小姐,有商量吗?”红梅说:“哦、这可不行,我这嘛也正缺人手,我还打算怎么从你那儿弄几个呢?”王小虎见此路不通,便说:“那这样吧!咱们做个交易。你把莲花借给我,人我去招。由她来培训,这总可以吧。钱的事好说嘛!”红梅一听,装作思考的样子说:“王兄既已说到这个份上,我要是不给这个面子也说不过去。那好,我可以把她借给你两个月,但是两个月后你得把人给我送回来;那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才从东北挖来的,你可别到时候不还我。价钱嘛,好说;你王兄看着办吧!”王小虎见机会来了,便说:“每月我向你支付30万怎样?”红梅说:“王兄,你也太大方了,要是你只出这个价,我看这就不好说了。”王小虎一听这话,他心一横说:“要不两个月我一次性支付你150万总成吧?”红梅一见这小虎终于入套了,赶紧说:“那也好,我就忍痛割。明天你钱到账,我人到你处怎样?”王小虎总算是出了一口长气。他望着红梅久久地看着,看着。红梅见王小虎一直盯着她看,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虎兄,150万可是你自己说的,怎么心疼了吗?”王小虎依旧没有说话,他就那么盯着红梅。红梅不好意思地为他到上了一杯开水说:“王兄啊!还有什么问题吗?”王小虎不说话,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看着很是普通的女人。许久才说:“红梅啊!你是个经商的奇才啊!我要是也能找这么一个女人啊,死了也笑啊!”

红梅被这小虎一看,一说,心里突然涌动起一阵莫名的伤感。这伤感源于什么呢?她也不知道;她望着王小虎说:“王兄,别这样看着我,我又不是什么靓女,这样吧!吃晚饭的时间到了,我让咱家那口子今儿陪你喝上两杯。”王小虎是个快刀斩乱麻的人,一向做事果断;他怕红梅一过后变卦,于是给他的秘书樱花打了个电话,不到半小时150万就到了红梅的账上。红梅这回没话可说,只好叫来了莲花。

黄三混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红梅就这么狠宰了王小虎一刀。一个莲花不到一个月就为他净赚了300多万,他越想越觉得红梅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这常言道:阴盛阳衰不是什么好事。他一直在想,这钱是有了,后面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红梅的第一把软刀终于捅向了王小虎,王小虎也终于自愿地上钩了。那么,她的第二把刀将会捅向谁呢?有人猜,她一定是要捅向陈氏集团的陈旺了。不、她不会这么着急就去收拾这个曾经强奸过她的恶魔,她要慢慢地调他的胃口。她知道这陈旺心疑,比他老子陈得彪还谨慎。他不是一直还在想我吗?好啊!我就来个有事没事往他那儿跑,我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如今的本事。一想到这里,红梅计上心头。她坐在黄三混的身边向陈旺发了个短信:“陈老大,我是红梅,怎么好久也不见你来为你的红梅捧场啊!是不是上次小妹们没让老大你舒服?最近梅手里来了批鲜货,那可是让每个英雄都会流口水的下酒菜,有兴致梅给你上两盘……”

黄三混看了红梅发给陈旺的短信,扑哧地笑了。他一边笑着,一边说:“老婆啊!看不出来你竟有如此大的本事!你这样,有几个英雄不败在你的裙子底下啊!”红梅看着自己的男人笑得那么开心,也忍不住笑了。她说:“老公,我就是要让他想死都得不到我。我要掏空他的腰包;我要让他筋疲力尽地死在姑娘们的两腿间;吸干他,抽死他我都不甘心。”

陈旺正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手机短信铃响了,他一看是红梅发来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和红梅联系了,他一直拿不准红梅为何一下子对他的态度有了180度的大转弯。他在想:这红梅难道还忘不了和他的初夜吗?他想到这里便全身热血沸腾。可是,他又一想,不行、不能贸然行事,更不能让这个女人小看了自己,这样有失自己身份。他想了想,于是试探式地向红梅回了个短信:“梅,你让我惭愧啊!年轻的时候我对你做了那个让我一生都后悔死了的事儿,你和你老公不记仇,我就谢天谢地了。有事儿你尽管说,我会让兄弟们常来光顾的。这些日子有点忙,忙过了这阵子,我一定会来看你们……”

黄三混正和红梅说着话,手机响了;红梅顺手把手机扔给了黄三混,黄三混一看是陈旺回的短信。他说:“红梅,这小子是在试探你呢?这鱼儿看来不好钓吆。他是一只很有计谋的鱼啊!”红梅说:“是啊!要钓这只鱼得需要足够的耐心啊!”

三混问:“老婆,你这下一个目标不会是陈旺吧?”红梅说:“嗨,还轮不到他啊!”黄三混问:“为什么?”红梅说:“你想啊!那不太白了吗?我的目标是什么你忘了吗?”还别说,黄三混还真不知道这红梅的目标是什么。生活总是捉弄人,红梅想了好半天,她终于有了下一个目标。这目标是谁呢?红梅的这个目标正是刘氏集团公司现任总裁阿旺,她知道这阿旺一直是单身;因为刘翔废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姑娘喜欢他了。中年妇女追他的不少,但阿旺是个要强的人,他宁可一辈子不娶,也不想找个二婚。二婚的女人都花心,他怕过不了几天,这钱一到手就会向他拜拜了。红梅是这么在想啊!可是阿旺会这么容易就钻她的套吗?想了半天,她决定亲自去拜访拜访这个阿旺。

红梅拿着手机给阿旺开始发短信:“阿旺兄,近来生意可好?我是红梅呀,有时间吗?咱俩聊聊!”阿旺正在会客室接待一位生意上的朋友,短信铃响了;他对朋友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他看了短信内容,立刻想到刘氏集团眼下的几个娱乐中心正因缺少人才而生意不佳。没想这红梅送上门来且可拒之?阿旺想了想,干脆拨通了这红梅的电话。红梅正准备前去拜访这阿旺,没想这阿旺的电话这么快就打来。她拿着电话问:“啊,谁呀?我正在路上。”阿旺说:“红梅,我是阿旺呀,你不是说想聊聊吗?想聊个什么话题呢?”红梅被阿旺这么一问便来了兴趣:“旺兄啊!我想向你这位元老请个教!”阿旺说:“那敢当呀!我已经老了,这老了,脑子也早跟不上时代了。”红梅说:“正是你老了,经验不是更精吗?所以啊,我才冒昧打扰你。”阿旺一听这红梅的言下之意想和他来个忘年之交。便说:“我在公司,你要有空就过来聊聊,我正好也想找你。”红梅说:“那好啊!我等会儿就来拜访你啊!”

阿旺今天的兴致很高,红梅到了。他开门见山地说:“阿梅,听说你的中心里春花绽放,可不可以让我也目睹一下那些花儿绽放的美景呢?”红梅说:“好呀,老兄,你喜欢什么样的鲜花呢?”阿旺说:“当然是红梅花啦。”红梅会意地一笑说:“为什么只欣赏红梅花而不是别的什么花呢?”阿旺说:“红梅是花中之王嘛!”红梅一听、便说:“老兄,咱们聊点别的吧!”阿旺斜着眼望着红梅说:“那好吧。”

红梅说:“我这个中心啊!说实话吧,还真得向你请教一下经营经验,光靠鲜花招客并非长久之计;老兄可有好的方法给出个主意。”阿旺心想,这个话题嘛到还接近自己的想法,便说:“以我之见嘛,得把培养好的花儿们都插到大型企业里。你想啊!谁不喜欢又鲜又嫩的花儿,你只要向这条生财之道里一插,一切不就成了吗?”红梅想了一下说:“ 怎么插好呢?你有何高招,指教指教。”阿旺说:“指教谈不上,就拿我这集团来说吧,现在缺的就是最美的花儿。要是你有意向、可以先插一批在我这里试试,不就是个活广告吗?”红梅赶紧说:“那你让我如何运作你才满意?”阿旺说:“我可以先支付你一批资金,你把已培植好的花儿放给我50名,这笔钱全当你的培训费;卖花的钱嘛可根据花色的鲜嫩程度付费,你看这样可好?”红梅说:“那好啊!你准备何时选货?”阿旺说:“当然是越快越好啦。”天色不早啦,红梅和阿旺的交易也已经谈妥。红梅说:“老兄,今天我做东请你去吃点。”阿旺说:“这怎么可以呢?来者是客,那有客人请主人的道理?”他说完叫来了他的秘书一同开着车去了江城大酒店。

阿旺和红梅一行人走进了江城大酒店二楼靠江边的贵宾间,晚霞火红火红地照在江上,他们一边吃着一边谈笑风声。不一会,红梅的电话响了,她以为是黄三混打来的,看都没看,道:“有事吗?我正和旺总谈事呢?”马小萍说:“梅姐,是我呀,怎么发了就把咱忘了吗?”红梅这才反应过来说:“哦,是小萍啊!不好意思,有事吗?”小萍说:“好久没和你去逛了,咱们去商场转转吧。”红梅正好没有借口脱身,便说:“那好啊!一会儿咱们在老地方见。”小萍说:“好的。”阿旺见红梅有事便说:“那好,咱们改天再聊。”红梅不好意思地说:“真的不好意思。”阿旺和红梅并排走出了江城大酒店,又是一个灯红酒绿的夜晚到来,繁华的江城依然灯火辉煌。

第二天,阿旺如约来到红梅洗浴中心。红梅把最新培训的30朵梅花叫到了训练大厅,阿旺开始选花了。第一朵鲜艳绝色的叫寒梅初放,寒梅风姿艳丽地登上舞台。她轻展着双臂,娇贻地抬着她那细长的丰腿。小红裙在起舞的风中轻飘起来,两朵欲放的花蕾在她的胸前高高地挺起。那优美绝色的舞姿让阿旺失声地叫了起来“好啊、多么俊俏的花儿啊!”第二个叫迎春梅,这更是一朵让他大开眼界的花儿。她个头高俏,身姿健柔;这时台上播放起了李扬唱的那首《红梅迎春》,阿旺看着,听着,他仿佛回到了他的青年时代。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代啊!只可惜岁月远去了,一切再也不会回来了。看着台上的美女,想着自己的那段早已远去而尘封了的爱火,阿旺长长地叹了口气,。生活啊!就是那么无情地捉弄了他。

红梅这一刀捅得让她想不到的顺利,她以每朵鲜花35万元的价钱售给了阿旺。23朵花儿就这么顺利地插在了阿旺的集团。可惜,此时的阿旺并不知道这是23把扎在他心上的刀啊!

马小萍约红梅逛街也是别有用心的,她们原是一对最好的姐妹,可在利与害的面前,她们都选择了利益。这样的选择,这样的结局是她俩谁也不想看到的。然现实、这个残酷的事实却不得不让她们做了如此的选择。

当马小萍得知红梅的每一步计划竟是那么的残忍时,她不得不把这个不好的消息告诉刘翔;刘翔听了小萍的讲述后,他吃惊了;他有些不敢相信。他在想:这三混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么红梅的下一刀毫无疑问就是陈旺了。他想去制止,但没有理由。他想明知不管,他又担心阿旺的结局就是他黄三混的末日。黄三混他哪里知道阿旺是刘猛培养了多年的干将?如果说:阿旺一旦知道自己钻了她红梅设下的这个局,要是给她来一个反扑,他黄三混那能是这阿旺的对手?一想到此啊!刘翔不仅为黄三混暗暗地捏了把冷汗。

小萍看着刘翔为难的样子说:“阿翔,别想那么多啦,这红梅用的是软刀子杀人,咱们还是想想咱们自己吧!”刘翔说:“我,你还不知道呀,这赏花,养花我都不是行家,谁让他们的眼睛比我刘翔大。”小萍说:“不一定吧,红梅培养的那些花儿不仅很香,而且都是些带刺的花儿。阿旺够精明的吧,不还是被红梅的磁场吸了过去。她红梅现在啊!已经杀红了眼啦!如果不小心,说不准也会捅你一刀啊!”她这么一说,刘翔还真警惕了。他在想,小萍这话也不无道理。于是,他对小萍说:“那咱们该怎么办呢?”

人们常说:恶人会遭天报。其实这话没什么科学依据。红梅由一个善良的女人变成了一个连法律都无法制裁她的软刀子杀手。她的一个个残忍的计划正在疯狂地进行,可她照样活得好好的。生活为什会是这样呢?难道上天在造人的时候就注定了她是一个很优秀的杀手吗?

江城的三大商业巨头已经平安了几年,五年前,一个马杰把江城搞得翻天覆地人心不安。没想这马杰去了,却来了黄三混。黄三混只是一个傀儡而已,真正比马杰要凶狠的是这黄三混的老婆,红梅。红梅要独霸江城的手段,正是运用了每一个男人爱美,求美,占美的这一心理。她的招术是让美女上阵,肉炮轰击;这比拿着刀枪明抢明偷更为恶劣。她要让美色迷住巨头的眼,去掏空他们的口袋;她要让美女们的身体去吸死那些巨头。难怪她的那两个长彩条上写下了

“红梅含苞醉来春,

春君涌泉情谊深,

不惜今日荣与贵,

却忆寒岁那旧情。”

“红梅独俏春心醉,

枝枝含苞迎来宾,

温泉声声除旧尘,

吾荣与贵身心清。”

这首长词按说一般懂得诗词的人一看就应该明白这业主到底要干什么?然遗憾的是竟没人看出主人的真实心境与意图。这是一首一语双关的多意词,红梅既是主人之名,又是寒之物。含苞也可作寒包,寒苞之意;春,自然指蠢了,蠢君他当然指的是两条虫了,两条阻路之虫当为蠢之;涌泉,曾有涌泉喷流三千丈,不见人尸见阴魂之句。那还有情深之说呢?这个女人她与三个巨头都要结仇。何消何灭?她用了“不惜今日荣与贵,却忆寒岁那旧情”来封人之口;醉人之心,灭人之身。好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大手笔啊!

如果我们再细品红梅的第二首词,“独俏,枝枝含苞,除旧尘,吾荣,心清,”真是意味深长。除旧尘不就是要“除掉旧臣”吗?那么这个旧臣当然是王小虎、陈旺、阿旺、这江城中的三大荣贵之家了。这世上就怕女人狠心,女人的心虽然很小,可扎在身上却痛在心上;心之痛,身自灭啊!

读者请注:

本章选发由山西长江书店上传。敬请读者评晰……

2013年11.20.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98283/

丰乳捅巨头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