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由鞋柜牵出的故事

2013-11-20 12:24 作者:重来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上海的办公楼像后的笋,一眨眼的功夫就冒出了一栋。而且是一栋比一栋高,一栋比一栋靓,一栋比一栋的功能强。一栋连着一栋成林成片,也成为了白领向往的地方。西装革履的绅士、名牌套装的小姐、金发碧眼的老外汇聚成了一股人流,穿梭于这些楼宇之间。金碧辉煌的楼宇,异国氛围的环境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是馅饼还是陷进真是难以判断,尤其对那些来自边远山区的孩子们。

最近又接到某跨国公司的邀请,希望我能去为该公司的新员工做一次上岗培训。退休下来已经很少再去接这种活了,羞于情面,看来这次是推脱不了了。

去的前一天,我让老伴帮我找出很久没有机会穿的那双皮鞋并差亮一下,谁知那双皮鞋已经皱到无法打理。老伴解释道,鞋柜太小了,只能把你的皮鞋上下叠起的放在那里,时间一久就变形成这个模样了。不至于吧?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为了买这个鞋柜还和老婆吵过嘴呢,她说有必要买这么大的鞋柜吗?我打开鞋柜,“哇!”五颜六色、四季分明的各种款色鞋子,排列有序的占满了整个鞋柜,我和老伴的鞋子被挤压在一个角落。难怪每月5000元工资的女儿还整天在抱怨说不够开销。“老,不是我要买这么多衣服和鞋子,在这种环境下工作,比拼的不是能力,更多的是一个人的气质和礼仪。” 女儿曾经的一句话再次的回荡在我的耳际。

鞋柜在我的眼前渐渐地退缩而去,一件不想回忆的往事像被长焦距镜头拉回到了我的眼前。一年来一直徘徊在我心底的一个谜终于被女儿的鞋柜和这一席话而揭开。

一个气温剧降10度的天的早晨。“新来的小李自杀了”刚进办公室还没有坐下,过道里就传来了这一噩耗,我转身朝市场部奔去。一条鲜活的生命卷缩在办公室的一角,穿着那套一个秋季没有换过一次的“套装“,她就这样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一把地抱起她,莫名地脱去外套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泪嗖嗖地直淌在她的脸上,再从她的脸上往下滴滴的落下,“傻丫头啊!有啥困难不能开口的呢?”最终,我的体温还是没能温热她的心,我的泪水没能感化她的情,我的哭喊也终究没能唤醒她的命,看来她的去意仅是那样地坚毅。

一年前的春天我去了上海某大学的就业招聘现场,在那次招聘会上我认识了她。她的相貌极其普通,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她的眼神---充满着黯然伤神之感,还是花季少女,怎么一点都不透亮。她在我公司的展板前驻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几次想走上前几次被涌上的学生挤回到原地,她就这样“慷慨”的从上午等到下午,直到我们将收场时,终于有机会递上了她准备已久的履历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是一份犹如她穿着一样没有任何花俏的履历书,在能力一览中,写着“任劳任怨”,打工的经历多的让我吃惊。

4年前,她走出穷乡僻壤的山区,徒步了350公里来到了上海。四年来没有化过父母的一份钱,硬是通过省吃俭用和不停的打工完成了学业。每年春节还要寄给父母150元钱,说是能让全家过上一个像样的年。她的讲述是那样的平淡,听不出一丝的抱怨,但我还是听出了这份工作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渴望,还有她爸爸妈妈和一个小弟的期待。面试的流程在如此情景下显得是那么的多余,我已经不会提问了,只是点头。“你明天就来公司报道吧!”一边的人事主管边说边从我的手中拿去了她的履历书做着登记。“是录用我了吗?”她怀疑着问道,我再次地点了点头。一抹落山的霞辉,金灿灿地斜射在她的脸上,我站起身再次地看见了她的眼睛,灰涩无光的眼珠这下子好像变得晶莹剔透?原来是她眼睛里打滚泪珠的反光。“王总,我回一次老家后再去您公司报道可以吗?”她想了很久才吐出了这几个字。原来在读书4年中,她都没有回过老家一次,“我想家,想我的爸爸、妈妈和我的小第”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四年来沉积在她心里的相思之痛终于化作泪像泉水般喷涌而出。我的心被眼前这位柔弱孩子的哭声撕裂的粉碎,豆大般的泪滴落向了书桌,“吧嗒,吧嗒”。此时的我笨的找不出一句安抚的话,只是一个劲儿地握着她的手,示意可以,并从包里拿出了1000元塞向她的手掌。我失控地抱住了她,就像是在安慰受到了极度委屈的女儿,我感觉到了她加快的心跳甚至血液的流动。

谁能想到再次被我搂在怀里的她,是一个失去了体温,停止了心跳的她。

进公司还不满一年的她怎么会选择这样的一条不归之路?望着远去的救护车,呆若木鸡的我站在寒流中苦思冥想。

在一个温暖如春的冬天,我给女儿讲述由她的鞋柜而想起的这个故事

“她怎么就这么没有承受力呢?”听完了故事女儿像是在自问,“承受力?你可以将一个月的工资毫无顾忌地挥霍个光,她可是用一个稚嫩的肩膀挑着一个家的重担呀!”我语重心长地看着永远长不大的女儿说道。女儿看着我一脸的忧伤,俏皮地笑道:“老爸,那个小李不会是你的小秘吧?”我学着她的语气回道:“也许吧!”我点上一支香烟,猛猛地吸了一口,平时很讨厌烟雾的她,今天却是如此的平静,任烟雾在她脸前盘旋,透过绕绕的烟雾我倏然地发现刚才还在嬉皮笑脸的女儿,脸色凝重了起来,像在沉思着什么。

从超市回来的老伴,看见我和女儿在促膝谈心的架势,一脸的惊奇:“久违了,一定又在忽悠老爸想买啥东西了吧?”女儿缓缓地起身,拉着妈妈的手正色庄容地说:“妈妈,明天开始我要带饭去公司了,50元的盒饭真的太贵了。还有,原本打算扔掉的衣服暂且放着吧!。”她妈转向了我:“又在指责女儿乱花钱了吧?”一头雾水的我两手一摊,示意我也很茫然。

鞋柜牵出了我的故事,也打开了女儿心头的一个结。

女儿工作在上海最气派的金融街。公司最近新进了一名员工,据说是来自贫困的山区。每天吃午饭的时候,她们都感觉到她在躲避着什么,几次叫她一起外出去吃午饭,她总是找出种种理由回避,一会儿说今天不舒服,一会儿说今天不想吃饭。有一天,女儿外出吃午饭忘记了带皮夹子,当返回到办公室时,发现她正埋头的在吃着自己带的盒饭。每天最早来上班,最晚脱下工作服离开公司,也就没有一个人看见她是穿着啥服饰来上班的。除了埋头工作,她也很少和同事们聊天。

“老爸,不能让小李的故事再重演在我的身边。”女儿很有自信地说道,“我要和她成为好朋友。”

第二天看着女儿穿着原本想扔弃的陈旧套装,拿着双份午饭上班去了,我蓦然地感觉到一个撒娇的女儿正在走向成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98123/

由鞋柜牵出的故事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