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摇滚在初冬梦呓里的记忆

2013-11-19 15:20 作者:煦颜歆畅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篇随笔,竟然两天都没读下去,并非文字的青涩,只是精力不济,眼看着文章,心却不得宁静,总是回旋浮现着这样和那样的潜影,似悬花一现,只作短暂停留,其实很不完整。

不知从何时起,多虑构成了我的精神世界,哪怕一件很小的事,都会立马触动我的神经,如此以来,实务或虚晃过后的心神不定,借以一些闲聊、游戏、电视剧予以平定。

不知为何,心还是慌的。

物象和季节也是反着来的,原应细连绵的秋,却是整季的高照艳阳,叫人还沉浸在日的署士里,可时龄已到了初,却是连日的阴雨萧瑟,又叫人还以为是凉飒爽荡的仲秋呢。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若归罪气候变暖之故,是否也算说得过去呢?

心情也因了物候季节,褶皱得无法舒展,或境遇,或合约,或人事,杂烩得分不清风雨冷暖,人间世故了,真验了纳兰容若那声“人间所事堪惆怅”的喟叹了。

遇了旧游,靠得很近的样子,感觉毛发都清晰可见,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其五六岁时,或更小一点的孩子似牵引着我的思绪,隐约出那时的渴望,如象彼此间默契得心灵相通一般,共育承载着保持一份情感的重量,呼念负荷心跳的宣言之轻。两次频繁的梦遇显得这么近,似若等不待暖花开的季节,我百倍努力地保持这种幻景,却终被寒风划断,落魄之余还在臆念那份不可再有的续集。收拾残遗,总归那抹柔美的昳姿已烙在了我心深处,如柳烟一般浮现在眼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有好多这样的图画,都在不经意间随风飘散,但经亲笔涂鸦的或就两三幅,色彩、韵律、章法、勾勒齐备的一幅只留了下来,提上辞句,捺上心印,算是神形兼备了,出窍的灵魂便开始在自我陶醉的空间摇曳飘闪,抱着这颗细柳,一跃即行二十年。

挥拭过去的印记,抹捻缕缕柔丝,感觉有双无形的手在拢挑弹唱,或在夕阳下的对面,或在温室的一隅,或在车水马龙的街市,如若摇滚在红楼曲梦里,把一线默念揉碎成初冬的细雨,点洒在云轻烟花的岁月中,若即若离地怅惘等待

诚然,我极不愿意躺在尽是童话的世界里,体味灰姑娘水晶鞋的隐情,或辨别皇帝新装的意咏,也有明平拥抱朝阳,在星晖斑斓里放歌的豪情,可这一往之间却有太多过跃不去的坎坷阻障,在可塑的时日里悲怆地度生。

近在一巷之间,可要刺守着遥远的故事,妆容凝重,睹一袭星花飘流,落寞寂寥,揣着一怀踳驳默数长空星晨,顾依这般情愫,恍惚在江湄的堤廊间。

忽记著名作家周国平在《往事》中写到:“人生一切美好经历的魅力就在于不可重复,它们因此而永远活在了记忆中”,我想,或正因如此,常困惑于难解的忆念中,追逐渐行渐远的“花仙子”,真的很难得。

酸楚弱心任一脉暗流涌动,缱绻晴雨,洒落西池横塘,唯俏满怀,在那个没有云彩的黄昏,默承“只应无伴送斜晖”的凄迷,秾华倩影,布花点点,遗印在旷原。

推开窗子,一团寒霜飞进来,冬天,的的确确的来了,不管你愿不愿意,还是裹着时雨浸润的冽风如期而至。浅雾锁城,透着建筑的缝隙,翘望着装轻纱的远山似在隐约流动,起伏的山峦竟也有人脉灵性,不甘蜇伏,昭彰雄心独白,莫不教人静心皈依,出世山之娇子!

回想间,世间有太多的喧嚣浮躁,功利性情把个“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演绎得淋漓尽致,可否还有那份柔柔软软的款款真情么?这初冬的连雨,虽力微而不至,但却以已之力,尽洗尘埃沿华,回归满眼清新的什帘,就有心持一碗香茗,静心享悦这多梦的季节。想起《红楼梦》里终日与青灯古佛为伴的出俗女子妙玉,可谓大观园里的极品,清高孤傲,超脱世俗,即使在冰天地的严冬,也能冒着凌冽寒风,伸开芊芊玉手,收集寒梅花上的浮雪,用以煮茶喝,这是多么动人心弦的一腔胸怀呀!比将起来,宁静致远,恐怕要算是最好的智慧抉择了。

有了这样的梦,心就不再孤独。数次相约,话题总也跑不出现实和曾经的区别,诚信友谊的恪守,共处谋事和聚散离合的是是非非,沉浸在过往的追忆中,感慨万倾,预约发出初冬的遥函,憧憬在冬去春来的美景中……

城池,没有乡村野里的语啾鸣,却有钝器碰撞、各类车辆引覃启动的聒噪把我的梦境吵醒,好不弗念。

安澜心曲,惠畅清宁。期待着雨过天晴的艳阳,怯除潮冷的障气,心存念想,定然就有希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97860/

摇滚在初冬梦呓里的记忆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