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甜美的回忆

2013-10-28 18:23 作者:哪一臉的悲傷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记忆中孩童时代的乡村家家户户院落里总是栽着几棵果木树,枣树、无花果树、桃树、石榴树这几种树木最为常见。我们家院落里就有棵枣树,但碗口一样粗了都没有收获过枣,那时候听大人们说是因为前面的几棵槐树遮住了它的太阳,所以不结果实。每当枣子收获的季节总是邻里的五姥娘送点枣子,填满了我童年美的记忆。

五姥爷排行第五,所以我称呼她为五姥娘。记不清五姥娘是那一年生的人了,但她那三寸金莲足以说明了她出生的那个年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里,五姥娘很少走出过村落,去的最多的地方也就是她的娘家又或是镇上的集市。五姥娘很干净,童年对他的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他在院落的阳光下,坐在一把小木椅上洗脚,旁边放着一把光亮的杨木棍,一层一层的脚布缠啊缠啊,那时候贪玩总是没有耐心看完她把脚缠裹好的全过程,只是玩累了再回去时她已穿好了她那瓜子似的鞋在一个高板凳上梳头发了。

那个年代的妇女生活总是离不开厨房,纳鞋绣花,和一些缝缝补补的事了,而最多的莫过于厨房了。五姥娘也是一样,厨房成了他一生的主战场,包括她那最美的青年华,因此也就造就了他精湛的厨艺,简单的柴米油盐酱醋在她的手下总能做出花样来。经历了那个年月的人都知道食物乃生命之本,就是在那个年月里五姥娘把地瓜秧、马蜂菜做成了饭团子,把地瓜干磨成了面度过了那个艰难的天。后经她回忆那些能吃的草啊什么的在我们这多一些这是好的状况了,但河堤的榆树还是被扒光了皮的。后来年景好了,每当五月槐花开的时候她总是让人去摘很多的槐花,蒸成了饭挨家挨户的发给邻里,把其余的做成粥或晒干了保存起来。

五姥娘的餐桌上总是伴有她自制的咸菜,西瓜酱,冬瓜酱,豆瓣酱,酱黄瓜,最为深刻的还是每当冬天的来临她总是要腌制两大缸的萝卜过冬。五姥娘能做出各式的面食,高粱面,玉米面,地瓜面的窝窝,她会把死面(未发酵)做成锅贴,把活面(发酵后)做成夹杂着韭菜的,马蜂菜的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野菜儿的花卷。最为让人称赞的是她做花糕的技艺,每逢过年都要做几个摆放上贡,谁家的女儿出嫁了嫁妆的贡盒里的花糕总是她的手艺。五姥娘是个心灵手巧的人,一些妇人们持家的活计在她的手下总能生出花儿来。听长辈们说五姥娘是地主家的女儿,传统的大家闺秀,虽然不识字但她绣出来的花在姑娘的脚上娇艳欲滴,成对的鸳鸯儿活灵活现。童年放学归来的路上总是能看到她坐在高板凳上,旁边放着个纸糊的筐子,里面有各色的线,她戴着老花镜一针一针的穿越。

后来离家远了,生活中渐渐缺少了五姥娘的影子,直到那年五月的一天,我回家看到桌上放着她那活着的时候就经常擦拭的黑白照片,四周是闷沉的哭泣。在那个目睹了春暖花开的日子五姥娘是安然去世的,详年八十三岁。

十一回家听嫂子在往家打电话说是家里桌子上有七八个石榴,她拿了两个,她问道怎么会有石榴,对面是我侄女和侄子的姥娘她说是让亲戚留的,还没放到翁里,到了冬天把石榴的汁涂在小孩的手或脸上专治冻伤。听到这儿我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写下这篇文章怀念童年中给我甜美记忆的老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91580/

甜美的回忆的评论 (共 4 条)

  • 李清照
  • 江枫
  • 婉约
  • 剑客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