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可惜号码错了

2013-10-21 13:53 作者:无邪静竹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可惜号码错了

【想你的滋味】

文/朵无邪

梧桐叶在秋风里,沙沙作响。

语祝直接走过去拉过否佳的手,狠狠的甩下一耳光在枫的脸上。几片梧桐叶终于在一股不知不觉的风捣过的痕迹下掉落的凄凉和安静。

枫,顿时吃惊的看着否佳。当否佳被语祝拉过几步后,挣脱了他的手心,三个人就这样在网球的外场,否佳看着语祝,枫看着否佳,语祝失落而生气的目光游离在枫和否佳之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们三个人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怎么样的结束其实是否佳和语祝,枫和一段回忆的画扇。

高中的时候,语祝贺否佳是一所重点中学的同学,他们认识是在高二,那是一个天的西瓜盛宴。

夏季炎热的空气里,老师为了让各位同学都能心境淡然和平静。每周星期六的周考结束后都会在班级与班级之间展开一个吃西瓜交流会。

班级的男孩就被派出扛西瓜回学校,女孩子们就打扫吃西瓜后的场地。

否佳,每周的星期六很快写完试卷就和几个同学跑去吃早已备好的西瓜地带,和几个好盆友痛快的大吃一番,很快肚子就鼓鼓的。懒散悠闲的坐在学校柳树林下发着呆,听听音乐。

这次是这个季节最后一次吃西瓜了吧,否佳告诉她的好闺蜜吉吉。

啪,一块西瓜皮。不缓不慢的落在否佳的脑袋上。

否佳站起来,对着后面阶梯上打闹的一群男孩子说。是谁,这么没有素质随意丢西瓜皮。

枫,跳下阶梯,想否佳道歉:“对不起,姑娘”。

否佳:“你怎么能随意丢西瓜皮,踩上会摔跤”。

“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哪个班的?”

“9班,语祝”。

“为了证明你不是故意的,你一个人把柳树林的西瓜皮全部打扫,丢去垃圾站”。

“这样多,让我一个人打扫??”

“对,你要为错误负责任”。

“也不至于把你们班的全部打扫啊”。

“不打扫也可以,那我去教务处告诉老师,说9班吃了西瓜聚集打闹,乱丢瓜皮...”.

“好,好...你别去告状,我打扫行吗?姑娘”。

否佳,叫上他们班级的所有同学回到了教室。

夏季的总是落的轰轰烈烈,一阵闪电雷声之后,豌豆般大的雨点就沿着屋檐不停的滴落了。

否佳坐在窗前,思绪翩蹴。今晚老师应该会提前下课,如此大的雨点。

忽然,想起什么。

那一片林子的西瓜皮是6个班级的成果。那个9班的人会不会还在外面捡西瓜皮呢?

否佳,想了。还是去看看吧。

尽管犹豫着,但她还是走出了教室,冒雨去了柳树林。

一个忙碌的背影映入她的眼帘,语祝不停的捡起瓜皮,在放进袋子。拖着沉沉的袋子........

否佳,跑过去,叫住他。

“你傻啊,雨这么大,还在这儿”。

“奉姑娘旨意啊”。语祝漫不经心的回。

“先回教室吧”。

“你不想我们6个班级,明早在校园广播集体被通告吧”。

“不想...但是....”。

语祝没有理会否佳,继续捡瓜皮。

否佳也开始提起裤脚,不停的在雨中捡瓜皮。

虽说,夏天的大雨一般雷声喜欢在雨前呼啸,雨落中途和尾声却会渐渐歇息。可这闪电却不会停止,不是的闪闪光,给大地来一张照片。

半个小时后,瓜皮终于挤满整整一袋子。地上也变的整洁大方了许多。

两个人,使劲浑身解数把瓜皮抬进垃圾站。回到教室的时候,学校通知走读生提前放学。

满头雨水的佛家回到教室,教室只剩零星的几个在校生在埋头看书了。

走出教学楼,一阵风拂过来。否佳,看看 黑色空清澈了许些,一个人穿过教学楼前的林荫道。

“那,什么...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枫从后面走上来。

否佳一惊,说道“干嘛告诉你,以后别从后面冒出来,很吓人的”。

“姑娘,也会害怕,你这是回家吧?”。

“蒽,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我也回家,就是想顺道问问”。

“喔...”。

“说不定可以一起,你家住哪儿?”。

“市凡桥”。

“真凑巧啊,我也住那附近...”。

否佳,本来就有点胆小,今晚又是雨夜,想想就和他一起走了。

“你学文科?”。

“对啊,有疑问?”。

“没有,就是问问。你喜欢历史吗?有机会给我讲讲好吧,姑娘”。

“历史嘛,要说讲,其实自己读更有趣味,那段历史你比较喜欢”。

秋...”

.......

“我到了,语祝”。

“白白,有机会下次一起回来,你接着给我讲墨家的兵器铸造”。

“白白”。

看着否佳,进入房屋的背影消失殆尽。语祝回过头,转身回到开始的路,这次只是相反而已。

也只是一个人感受着这段路和影子而已。

因为否佳是3班的缘故,在教学楼6楼,语祝在1楼。

那时候高中,几乎每个学校对待文科班就感觉是满天星光,用来宣召月亮。月亮也就是理科班。

那是,早晨跑步文科生跑6圈,理科生跑4圈。因为这样才能错开食堂的就餐高峰期。

那是,理科班的教室几乎在3楼之下,原因是更好,更快捷的学习。

.......

在后来的日子里。否佳经常在学校看见语祝。

慢慢的 熟悉了。

有时候,体育课会一起打球,晒在草垛上太阳。

有时候,就连去图书馆也会遇上。

后来,否佳知道语祝的成绩很好,物理与数学总是能在每次月考,联考后轰动全校。

偏科是高中生的普遍症状,否佳的数学很差。

语祝常常抱着一叠叠的数学资料和考卷去找否佳。补习到很晚。

语祝总会在每一个雨后的晚上走在否佳的后面,陪她回家。然后看着消失殆尽的身影,转身又一次历经沿途的黑色天空之路。

时光很快度过了一个夏季,又迎来第二个夏季。

第二个夏季的尾巴在高考的最后呼吸中结束。

第一个夏季,他们相识。第二个夏季,他们塑造自己的

渐渐的夏季落下一条尾巴,该是宣告每一个季节里离别的日子。

每一个分数送别每一个学子去大学的路。语祝优异的成绩在家里的安排下去了澳大利亚留学。

否佳的成绩。让她去了另一个城市念师范大学。

8月的尾巴来过。语祝联系着否佳,希望好好的进行一场告别。有时候很多总是错过着...

直到,走的那天。语祝拿着行李去机场,在车站旁看见佛佳走过来。

刚刚好,车过来了。

语祝快速的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写下电话交给否佳。

“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否佳”。

离别总是匆匆,来不及多说任何一句触情的话。

转瞬间,各自奔跑在自己的校园里。

否佳,顺利的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一个陌生城市。

慢慢的适应着大学带给她的新生活

后来在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否佳去了学校的文物研究系,展开自己的喜好研究。

大学的日子在期待着走进,在时光缓缓里思考。

很快将要完成了3年的在校学业,大四的日子悄悄在远处。

语祝,因为优秀的学业,回国进入国家航空集团...

有些事情,有些人注定在某个地点遇见谁也无法预料。

那天。语祝回国,没有直接回家,去他高中想去的城市走走。

否佳和枫在一起的那个画面,让语祝那么清晰的看见,3年的时间。

或许他一直在等待

或许,等待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只是某些人愿意执着的错而已。

那天,语祝首先开口。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佛佳”。

“我打了”。

“我久久的等着,我怎么从未接到一个关于你”。

“因为,我实在猜不到......”。

“猜??....什么...”。

“猜...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知道和他在一起?”。

“是啊,知道...”。

语祝丢下否佳的手,走开了。

否佳没有再次拉住语祝,只是流着眼泪,蹲在地上默默的说了一句“当初,你给的号码是10位”。

“我猜过很多数字在遗失的位置,很多次,很多次对方的陌生和骂名。让我放弃最后的一个号码”。

【和枫的大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89655/

可惜号码错了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