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残年

2013-10-20 12:35 作者:缦罂媛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如果黑是正,那么白昼是反。

如果面对是正,那么退缩是反。

如果记忆是正,那么忘却是反。

——黄宇昆《正反合》

一, 问

如果青是正,那么,什么是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 思

青春,在堆积成山的课本中无声地消耗着。青春是何物?我们何曾细想过,是放荡不羁的摇滚,或是以70迈的速度向想奔去。我的青春,最终埋没在题海里。

青春,更多的是无奈。

谁的青春是彻头彻尾的轰轰烈烈,其中不曾有过伤感之事,百般无奈之时。但是,每个人的青春注定是被繁忙所代。

因为青春路上,一路飞奔,我们仅与青春擦肩而过,我们没有青春,它过于短暂,称不上是青春。

一路低沉的咆哮着的青春,我们狂奔而来又狂奔而去,又留下了什么?

只剩下破旧不堪的残年,那些在记忆中只寻到影子,但在现实中却有血有肉的流光岁月。那些日子早已不复存在,但值得我们缅怀。

青春只是一种回忆,一种子虚乌有的回忆。

在我脑海中能完整的描绘出青春的词不是不羁,不是热血,不是年少轻狂,而是一个字——“旧”。

青春虽是不久前消逝的,但却像藏在记忆的最深处。有人说,所有的人或事物都会纠缠成一条细线汇入时间的流里。那是旧时风物,是如同影子一般跟随你走过那些岁月的证据。但我仿佛没能找回那些人或事物。

青春给我留下的只是从我身上碾过去的痕迹和被碾的疼痛。青春早已不是我做主,它只是一条笔直的大道,没有岔口,没有捷径,我就在这路上,一路狂奔。最终,我喘着气奔过终点,却忘了沿途的风景。

青春已成碎片,遗落在记忆中。

如果青春是正,那么,我只能说:回忆是反。

三, 念

在那些宝贵的日子里,我并没干过些轰轰烈烈,令人惊叹的事,外出也只会形单影只,算得上是朋友的只有两三人。孤独才是我青春最要好的伙伴,与孤独为伴,定会先苦后甜,耐得住那份苍寥的寂寞,才会品到其中的滋味——心灵的空前顿悟。这就像一杯白酒,先是呛鼻的辛辣,再是醇厚的回香。

……

偶尔经过那间咖啡馆,抬头望去,一切都变了,音乐不再是古典优雅的吉他曲,换成了重金属的摇滚乐;墙上挂的不再是那幅静谧且带有一丝神秘的地铁站油画;木地板也换成靓丽的大理石;只有桌椅没变,依旧是两排靠窗的卡座。

刚踏入青春的我常来这间店,每次都一个人,一个背包,一本书。我的座位一直没变,右排的第三个卡座。我来咖啡馆并非有此等闲情逸致,而是发呆,阅读,写作。在那,一杯咖啡就能坐一个下午,我只是需要一种远离世俗的气氛。当时的店主是一位文艺青年,整天抱着一把吉他,对我们的行为只是微笑,并不责怪。

再次走进咖啡店,店主是一位阿姨,阿姨脸上的笑容很僵,并非发自内心。依旧是右排第三个卡座,依旧是一杯咖啡,我依旧坚持着不改变,但有些事过去了依旧是过去了。我合上眼,双手摩挲着温热的咖啡,努力把青春的碎片拼起来,却未能成功。

无奈睁开眼,习惯性的放下两颗糖,当糖“咚”的一声掉入咖啡,这声清脆的声响又唤起我的记忆。正值青春的我,满脑子皆是胡思乱想,而那一个个怪念头都是在咖啡馆成形的,我曾幻想过,卡座窗外那棵老榕树里住着一位种星星花的小树人;榕树根下有一位属于大海又被困在泥土中的深蓝色的神秘精灵;学校的鱼池排水口是一个通向充满奇特生灵的神秘国度的暗道……诸如此类的幻想数不胜数。

整天泡在题海里的青春只能用这种方式去宣泄情绪。

咖啡馆是我能回忆起青春的三个地方中情感最深的,而那两个地方已经被卷入时光的流里,卷得一干二净,咖啡馆也已面目全非。我的青春除去面对书本的日子就所剩无几了,在这些所剩无几的日子里,有三分之一时间是在咖啡馆里消逝的。

四, 情

其实,青春与我那千丝万缕的关联已被一一剪断,与青春的情就开始就模糊不清了。

隐约记得,那时的我发呆,爱冥想,爱耳根清净。夜已过半,满天繁星时,我会拾起伴随我整个青春的玩偶——一只胖海龟,踢踏着拖鞋,走向露台,坐在摇椅上,静静的抱着海龟,抬头望星,且听风吟,漫无目的地坐上半个小时,直到困意来袭,才不紧不慢地走回房间,倒头大睡。

这或许就是我对青春的情:慢热,从容。这种情并非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深情,而像蚕丝,任你千拉百扯硬是不断,却经不起高温,只需阳光再猛烈一点,就会烟消云散。

对青春的情都宅在家里,蜷缩在被窝中。我的房间一向是五味杂陈,只有小说集,散文集,吉他和床是干净的,其他皆埋没在尘埃之中。书香味,香熏味,薯片味,以及我的体味,这一切冗杂成一团,便成了情,一种令人魂牵梦萦的情。

猛然从回忆里醒来,青春的老家两年前就被印上大大的“拆”字;吉他在搬家过程中,一不小心与水泥地吻了一下,也许是在老屋里终日不见太阳,开始腐朽,不堪一击,指板断了,绷断的琴弦像六根针,刺痛着我的心;胖海龟可能想家了,上了搬运车就不见踪影,它一定是去大海,寻找同伴。

海龟,一路走好。

青春的住所不在了,对它的情没有屋檐的保护,在后的阳光下,暴露无遗……

5.散

两年前,就是动工拆楼那天,我假装无所谓,在新家里依旧做作业,看电影,该干啥经干啥,面无表情。硬撑到下午,我再也忍不住,匆匆做完作业,向咖啡馆奔去。

左脚刚踏进店门,就碰见身着黑色马甲,背着蓝色背囊的店主。

“是你呀。”店主放下肩上的背囊,“恭喜你成为本店最后一位客人,我得好好款待你。”

“你这是去哪呀?”我满脸疑惑,“这店开得好好的,怎么就……”

“不是这样的。我刚大学毕业就想到西藏定居。但那时还没钱,就跟朋友开了件咖啡馆,一晃三年,生活还算富裕。我却始终忘不了对草原的热爱。这不,我就要去一探究竟。”店主拿出的是一杯卡布奇诺,“这三年,你来店里只喝最便宜,单调的黑咖啡。最后一次了,换种口味吧。”店主把咖啡向我挪了挪。

“你还会再回来吗?”

“不了,不回来了。”店主从角落里拿起吉他,弹了首《少女的祈祷》。

在黏人,伤感的曲调中,我潸然泪下,心中那块最柔软的地方像被狠狠戳了一下。

一曲终了,店主看见桌上的泪滴,有些意外,嘴角动了一下,却欲言又止。

待我喝完那杯卡布奇诺,店主放下吉他,重新背上背囊,望向远方,双眸在阳光下闪烁着对大草原的憧憬,对我说:“岁月从不回头,你得看清心中的选择。”

我顿悟,回家想了一宿,得出答案。

直至昨日,我仍坚持着……

我一直不肯与青春说再见,但时光一点一点吞噬掉那些伴我走过青春的事物。

过去的一就是过去了,我不得不站在青春的边缘,回首,挥手,说再见。

青春是一场人生中不得不打的仗,一场只会输的仗,当你战剩一兵一卒时,你会选择委曲求全,或是抗战到底。大部分人定会选择后者。我也告诉你,我两年前选的也是后者,但已过的青春终敌不过时光流逝。

那些原本脉络清晰的岁月被时光冲刷得只剩下,破旧不堪的残年。

青春已化为翅膀,向另一片天空以70迈的速度飞去,永无尽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89371/

残年的评论 (共 5 条)

  • 晓梦芳菲
  • 孤帆鸢影
  • 红彤彤的曙光
  • 婉约
  • 剑客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