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使的绒毛

2013-10-13 12:33 作者:春雾秋瑟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十月,正是新疆棉花收获的季节。天山脚下到处都能见到一片片白褐相间的棉花地,东一块西一块,拼接起来,像是给大地定做的一件花衣裳。

在烈日热情的感召之下,棉铃在蓄势酝酿,忽然的一天它就崩裂开来,绽放出四瓣白的棉花团。摘下一朵拿在手上,柔柔软软的,极富弹性。我想这应该是大地与日月的结晶了,她带着大地的恩泽、日月的温情来到人间,极像是天使的绒毛,散落在人间,成了一地的秋雪。

这些天,南疆的棉花已经开始采摘了。一家人,有的带着孩子,有的开着小三轮,还有的拖着小毛驴,都来到地里。小孩子或摘或玩随意,毛驴自由的吃草闲游。大人们一边摘着棉花,一边有说有笑,显得尤为的轻松,俨然是一幅丰收时节的喜悦画卷。错觉告诉我,他们不是来干活的,倒像是来郊游的。虽然秋天的太阳还有些火辣,但是对于土生土长的维吾尔族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因为他们的骨子里带着坚韧的性格,崇高的信仰,以及勤劳的品行。

北疆,在奎屯、石河子一带的棉花地,一般多是建设兵团农垦师的,面积很大,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相互连接着,一眼望去,难于望见尽头。到了采摘的时候,四川河南的采棉大军坐在专列就奔将了过来。在采摘的现场,只见人头都分散在棉花地里忙碌,就像无数人在时代的大海里浮沉。热火朝天的场景,极具震撼的场面,足以让人过目不忘,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火红的单纯年代。

我的小姑算是第二代兵团人的家属,在那个岁月里,为了响应号召,连家人都没有告诉,就爬上了西去的火车,最后嫁到了新疆。她年轻的时候也是摘过棉花的,据母亲说,七几年小姑回来探亲,带回来一小包她亲手摘的棉花。显然,这包棉花在她的心里是非常珍贵的,其实在母亲的眼里也是极为珍贵的。在那个凭票购买的年代,想买到这种优质的新疆棉又谈何容易。为此,母亲还宣扬骄傲了一番,最后给我做了一件小棉袄,印象中我记得是有那么一件蓝底带小花的棉袄。时至今日,母亲还偶尔会提及此事。还别说,如今的人选棉花,多数还是会选择新疆棉花的。

工作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去石河子,找到了我从未蒙面的小姑。热情寒暄之余,谈到了她当年采棉花时的情景。那个年代是没有采棉大军的,都是自己动手采摘。太阳很辣,每个人都穿得严严实实的,头上戴着头巾,每天重复无数次机械的动作,一天下来,腰酸背痛手抽筋,整个人都累得不行。这样的日子要持续两个月左右,中途有时还会累病了,有时家人小孩也会来帮帮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棉花采摘后称为籽棉,经过脱籽分选后才是皮棉,最后经过打包,形成一包包的棉花。一包一般有200多公斤,也有四百多公斤的。因为这里水非常少,因而都堆放在露天场地。我有幸去过几次棉花堆放场,看到那场景也是惊叹不已。棉花包堆成一垛垛的竖型长方体,足有七八米高,一眼望去,难以寻到尽头。置身于其中,如同走进了一大片白石林,难免心生好奇,于是东走西串,一个不小心,还真迷失了方向,最后是寻着避雷塔的方位找出来的。

据度娘说,在宋朝,棉花这宝贝是由印度、中东地区传入中国的,从此棉花就在我中华大地上得以生根,且以传播,自然也就成了中国人不可或缺的亲近之物。棉花做成棉袄被褥用以抵御严寒,棉花做成布料衣物用以遮羞显雅……就算到了化纤盛行的今日,棉花依旧是不可替代的舒适贴身之物。不信?寻寻身上或是家里,看看有没有那么些贴身的棉织品?没有!那我服了你!

有这样一种美女,她具有柔美净洁的雪白,让我们不忍心去玷污她;她蕴含着绒绒暖意的温情,让我们的生活平添了几分闲适的温馨;她幻化出百变的魔力,让我们的世界充满着文明而含蓄的美丽。那么她是谁?我想就是棉花了,而我更喜欢称之为天使的绒毛,并为这浪漫的名字寻找到一个故事

相传在远古时期,炽天使“撒拉弗”视察人间,看到世间的人们衣不遮体,难抵寒凉,顿生了怜悯之心。她扯下翅膀下最柔软的绒毛,并把炽热的能量输入其中,播撒到人间,变成了一株株结满白色绒絮的植物。后来,聪明的人发觉,这白色的绒絮可以用来御寒,还能用来织布做成衣物,于是这种植物就得以广泛传播,并取名为“al’qutn”(阿拉伯语,棉花的意思)。当然,他们绝不会知道,这就是天使的绒毛!如果你不小心知道了,请保持沉默!要不……

2013-10-13落笔于喀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87570/

天使的绒毛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