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夜雨

2013-10-03 13:06 作者:妙雪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终于来了。

它轻轻敲打窗子上的雨搭,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生动而拨人心弦。藉着屋里的灯光,看到那蓝色铁皮上溅起一层白色的烟雾,好像有人小心敲打一种有着发光粉末的大鼓。接着,雨声以张开你所有毛孔的愉悦速度,蔓延开来,往更远更宽广的远处,奏响千瓣屋瓦,灰色和黑色的按键,被谁的纤指瞬间划过,把沉静的夜一下子幻化成了神秘而空灵的境。

不想打伞,我只想,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自己,行走在雨里。

乡村的夜,静的让你不敢呼吸,每个窄而深,宽而长的大小巷子,都空无一人。雨抚摸着这安宁的夜,这乡村里所有的一切。那用蓝砖砌成的院墙,一排排整齐的屋脊上灰色的瓦片,还有夕阳每天都会挂在那里的一棵高大生着繁茂叶子的老榆树。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夜和雨的怀抱里,安详地做着秋天的第一个梦。这细细冗冗绵绵的节奏,真像母亲哼着柔和的催眠曲,轻轻拍打将要入睡的孩子的脊背,动作温柔,充满意。

这令人心疼而温暖的感觉。

这样的雨,应该在风流人物与英雄辈出的晋代下过,不然,晋代的张协不会留下“腾云似涌烟密雨如散丝”这样的诗句。然而,那个时代的文化灵魂的悲凉,也像是丰收的时刻遇上了一场狂风暴雨,成了中国古代文化历史上让人不愿正视的伤痕。这此时的雨声,这唯美的绝响,只有天地相合,万物静听才能寻觅依稀痕迹的天籁,是不是嵇康临终弹奏之后,那首渺不可寻神秘的“广陵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样的雨,应该在余光中的日式庭院里下过,所以,才有那篇意象博大深沉的《听听那冷雨》。今天这乡村里苍茫的屋顶上,那张古老的琴,又被重新奏起,这乐音比那日式的屋顶发出的如何?该是更有韵味吧,因这毕竟是中国大陆的乡村,这里的瓦片上刻录着几千年的记忆。岂是日式的屋顶所能比拟的。只是遗憾,余先生不能来听听这里的雨,相信他也会喜欢上这里的每一片瓦的,可惜我没有余先生那样博深的才华,也不曾尝过他所经历的乡愁。写不成像样的句子来,只能胡乱的凑出几个句子罢了。

好在,我有幸能听到这音乐,这古朴典雅的演奏。乡村独有的树桩,草垛,乡间小路,小院里丝瓜秧上单瓣的黄花,家禽的窝棚,草丛里的蟋蟀,树叶深处的秋蝉,都尽在我的世界里与这瓦片上的音乐和鸣。这恐怕是那些在城里寻梦的人们,在高楼林立的都市所不可企及的了,他们只能在高楼后的某个窗子,在车子的喇叭和喧闹的人声的缝隙,极力追寻到的一缕雨声里,怀念少年时代,头枕着双臂,在父母亲劳累的鼾声中,听过的那场,故乡的雨用土墙砌成的老房子的灰瓦演奏的音乐会了。

雨水在地上越积越深,将一些枯草飘起来,也将流浪者的心飘起来,流向那间低矮的小屋,流向梦里那个贫穷落后却又魂牵梦绕的小村庄。

眼前的雨缓缓的调子慢慢加速,渗透了更多的深情,淋湿雨夜里所有窗后不眠人的记忆。

雨是浪漫的影子和催化剂。

很多故事都和雨有关,雨这透明的精灵,是能够洗涤心灵的,它也最能触摸到人的心底最深最柔软的位置。一件宽大的雨衣,握紧一只冰凉的小手……雨衣挂起来的时候,或许,那只小手就会一直被那样握着,定格下来,雨已然停了,那只手,却再也不想放开。又或者,只是一把普通的雨伞,在一个无助的雨天,变成一朵突然开放在你头顶的太阳花,挡住一世界的雨,为你撑起一片晴空,一个美丽故事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然而,这些温暖的画面,绝对不是那些窗后听雨的不眠人的回忆里所闪现的全部。因为,有人将眉头紧紧锁住,嘴角向下不易察觉地弯出一个哀伤的弧度。是这深夜里的雨声,唤起他们那些藏在生活笑脸背后的哀伤吗?一定有个影子从渺远极近的地方溢出来,在雨的哀婉的节拍里,踏着若干年前的褐色的岩石,趟过青勃发的小河,仍然带着年轻的黑色头发,明亮的眼睛,脸上的笑意也那么鲜亮生动……那或许是一段青春热血时光里路过的热情,或许是一段难以言说的苦痛,或许是不得不放开的一双在梦里总想握住的手,还是多年前的遗憾,已经被岁月的风雨吹打凋零到只剩下的一抹微思念

雨,不回答,只是飘洒。

石子小路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在夜色的微光里,闪闪烁烁,在脚下仿佛铺了一条用月光做成的时光通道,由窄变宽,拉长你的视线。乡村里的红砖瓦房,新式楼房,大小各异四四方方的小院,榆树槐树上缠绕着层层叠叠的玉米,远的近的高低不同姿态各异的树木,村口那条小河,小河上那座古朴的小桥,村头无边的田野里一排排茂密生长的庄稼,都在雨里静默着。把这宁静朦胧的雨夜,打印成一张让你愿意摩挲一遍又一遍的带网状有声有色的黑白图片。

我在这有声的图片里行走,雨顺着脸颊流进嘴里,舌尖凉凉的,这是雨的味道,它一定从几千年的唐诗宋词里划过,我品出了“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的清甜,”不愁屋漏床床湿,且喜溪流岸岸深“的浓香,”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薛荔村“的酸涩。呵,这正应了余光中的那句,听听那冷雨,看看那冷雨,嗅嗅闻闻,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是的,雨是有味道的,雨的味道,只有喜欢雨的人,才知道。这初秋的夜雨,味道自然更为奇特。

但是,这初秋的夜雨,谁又来和我一同品味呢?我向着那灰黑色的雨幕问道。

雨,不回答,只是飘洒。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85008/

夜雨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