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秋事乱弹

2013-09-24 17:02 作者:煦颜歆畅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时常被一种恐惧笼罩着,感受世事艰难,心情特别地不愉快,每到伤心处,独自一人紧闭陋室,默默地数落着如麻的心事。

这段时间,天色总是阴沉沉的,失去了往日热烈的阳光,中秋刚过,就给人一头冷峻的雾水,竟下起丝丝细来。时值壮月,本是秋雨连绵的季节,渴望雨露滋润干渴的大地,可一但来了,却又勾起雨季里来自这样的、那样的、甚至是潜意识里蕴藏的是是非非,林林总总纠结在一起,抽绎不出被秋雨淋湿的心声。

似已放弃的聚合,应了孩提时的游戏一般,尽失规则,心仪相悦的挚友也象马路上的匆匆过客,一不留神,就汇入人流不见了踪迹,众里寻度,只留下满眼飘落的一地清秋。当真找到,可否牵佽同途?忧惙中,一种数年难逾的过去时终将难成的现在进行时浓浓恣生,或因这其中最为紧要的是缺失新潮前卫的那样一方绣台,继而演绎出曲婉曼妙的和声。但这需要经历,一种秉承物质力量的激情。

守旧的思绪长久积累,如一粒受潮发霉的檀香早已挥发不出幽绵清香的气质了,最为欢愉的基点业已移置在另一方土壤中,适了那种环境,总觉风习习,惬意舒心。现实的一切眷念和行动也只不过是应景而已,不知不觉间已失去真正合约上的意义了,终让人遗憾的是在那三、五之年未能完成一件伟大的作品来,供后品析和享用。

抑或就是这个原因,为此洒下的浓墨已为数不少了,可总不近理的言辞宽敞不了相约的天地,孤单一人行进在失去墨绿的广漠上,连相伴的家什也没有了。

医院里所瞧见的一少妇的小肚鸡肠,终又在今日显露出来,失了敬老之心的生灵好是让人寒心,其实作为子女的究竟承担了多少责任呢?顽疾的医费这则年轻并未负担,可五尺男儿略表一点敬的心情也遭扼杀,真让人难过。(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或许这样的一种情感随着一个个带血的文字闪烁在渐渐模糊的泪眼前,如若秋风吹散的落叶,坠入泥土,回归大地的怀抱,洁净整个身躯,厚实足下的丰沃,似又减轻着内心的沉重。逆袭往日的境遇,以至淡忘了不算风平浪静的青春岁月芹有情葬落红,我却无心焚枯叶,遥想那样的一场别离,凄迷低落,竟没了一点“云海、天涯两渺茫,何日功成,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的英气豪迈,就这样十分简约的告别了青春了。

“一行白雁遥天暮,几点黄花满地秋”,片片飘零的枯叶,倾注满腹的秋愁。想下,也是,心情,总与秋相关。

上周末,忙里偷闲,与妻攀登好久好久都未曾去过的溪山,过闹市、越福道、跨荷池、登天梯,不曾有过的懈怠,一口气抓上山顶,喘着微张的粗气,试去汗珠稍息,一揽众山,皆在脚下,抬望眼,满山翠绿,一派青葱,一时恍惚了季节的变幻。再向前行进一小段路,俯视近景,一丝惆怅袭上心间,光秃的树干,倥偬如我。根下落叶层积,佛如腐质经年,满地落黄,被扫至路边,形成一条绵长的软墙,不禁钩沉心底一线线淡淡的秋思。想必有一天,花发生,青丝落,也如这枯叶一般,或被路人践踏,或被轻风吹散,无人记得有行者林海寄苍生呢,正如宋玉在《九辨》中所叹:“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 ”

心况愈下,拾路回转,妻说桂月时节,何不进桂园转转呢?穿过滑道,老远就嗅得桂花飘香,进了园子,却不知身在其中,左奔右拐,还在寻觅,踩着阳光影射下斑驳陆离的小径,似乎听见了桂花落地的声音,我想,花开花落,自然之性,可这鹅黄桂花是否真的羞作无情死,殁了自己,而香遍了整个溪山呢,却不得而知。

听说山底早已修好一条下山的路,就有兴致走走新路。这条由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的小路,随山就势,蜿蜒崎岖,头顶不时有小盘掠,路边长满叫不上名字的六瓣小白花,一畦一畦的,如装饰一般,甚是好看,即使单人行走,似也不会寂寞,道旁的灌木疯长着,指引着前行的路。不知咋的,总觉得少了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可是我心中所期待的那条溪流哪里去了呢?直到快出山的时候,才见一汪不大的绿潭,我如久行沙漠之洲的旅人仆向潭水,掬一棒清泉,亲抚面颊,久持不下,任由泉滴从指间滑落……是呀,这嵯峨溪山,有了这溪水,才有灵气,古往今来都把这溪妮称为香溪,想必自有道理所在,如今香溪不再,好生叫人惋惜,好生叫人伤心哟!

对自然的伤心,败节了一名男子的持重与洒脱,但我与生俱来如强迫症似的多愁善感,总与命运多舛的时节相连,春华秋实只是心存意象而已,就象放射性元素一样,不管拥有多么大的杀伤力,最终消磨的仍然是自己,终不见滴水中的太阳,发光的不一定是金子一样。

回忆过去的苦难,体味现在的隐痛,在循环往复的行程中送走一个个的秋,诚又不知天到底要有多长。那新植的白掌,在我逃遁中原二十多天后,无人照料,于紧闭的陋室里悄然枯萎,我以一颗虔诚之心,救赎尚存一线希望的生命,补水、修剪、抚慰,第二天绿叶就挺拔了起来,真的好感动于生命的力量,区区花草竟也有这么强大的生命力!好不羞愧,惭悟之际,不由想起了清代才子蒋坦在《秋灯琐忆》里记述秋芙的故事来。

秋芙所种的芭蕉,已叶大成荫,树荫遮蔽了室内的帘幕。秋天时,秋风飞雨“嘀嘀哒哒”地打在芭蕉上,蒋坦在枕上听了。好像打在心上一样的烦躁。有一天,蒋坦就在芭蕉叶上戏题了一句诗:“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第二天看见芭蕉叶上续上了几行诗:“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字写得很柔媚,无疑是秋芙的戏笔。细想起来,倒也有一定的道理。人这一生,或如秋芙所言:“昨日胜今日,今年老去年。”可惜悯悲秋的殇愁总也消落不下来。很多东西并非心绪凝重,迷团不开,只是希望有那么一点点的阳光照耀,冰释心结,持注勇往的源泉和动力,就象这秋,虽少了繁花似锦,却收获了累累果实一样,机缘、谐和、善报。

伫立城郭,借这一脉清秋,抽绎漂泊的思绪,静静发出心灵的呼唤。

仲秋的细雨荡来,我浑身擅栗。

还是想念那惠如春风的那间“小木屋”,它给我的浓情,不禁让人时时追忆。只有在这个时候,倍感轻松、欣慰,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寻求时来运转的勇气,给我以全新的希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82953/

秋事乱弹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