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往事依依(母亲篇)

2013-09-16 10:58 作者:林雨叶笛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好久以来,就想为你写一首诗,但写了好多次,还是没有写好;母亲,为你写的这首诗,我不知道该怎样开头,不知道该怎样结尾,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就像儿时面对你严厉的巴掌,我不知道是该勇敢接受,还是该选择逃避。母亲,现在我又想起了你,我决定要为你写一篇散文,哪怕写得不好,哪怕远在极边小城的你,读不到......

——前言

夕阳下,悠栏独倚;风飘动,柳叶飞扬。今天是母亲节,我凝眸沉思,想起我故乡的母亲,任时光的舞步从我耳畔飞旋而过。思绪纷纷扬扬,穿过遥远的时光,我看见,那些与母亲有关的记忆,也串联成一个个故事,于是,心便触动了......

一缕炊烟,在晚风中悠长而又寂寞,,我仿佛又看见,村边的繁花古树旁 ,静立着母亲。手搭在额头,在痴痴的望,等待她那淘气的女儿回家吃饭,“燕儿,回家吃饭了”,等得急了,会喊上几声,她的女儿便是幼小的我,暮然回首,我认出了童年自己,歪扎着两条羊角辫,天真的目光,,完全是个纯真的小女孩,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落日的余晖下,依稀看到她穿着花裙子,在河对岸的碧绿的麦田里掷下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如今,晚风又起,回家的归从空中掠过,顶着夕阳涂抹成的粉红胭脂。小草遍地,踩上去很柔软,好像此时此刻不胜凉意的心情。我好像又看到,小女孩听到母亲的呼唤,在河对岸用稚嫩的童音应道:“哎,妈妈,就来了”。于是,像兔子一样踩着青石板铺成的小桥,往母亲的方向跑去,母亲看到那幼小的女孩,便张开怀抱,那小女孩一眨眼的功夫便扑入母亲的怀抱,母亲这时候总会责备两句:“燕儿,又调皮了,下次不准你吃饭了。”但眼里却是笑意盈盈,于是,母亲便带着幼小的我回家了!这便是幼年时对于母亲最深刻的印象。

天高云淡,阳光明媚,花园里,蝴蝶轻舞。院子里,母亲在铁丝上晾着清洗干净的衣物 ,暖暖的阳光中,母亲静静的站着,手先把衣物抖开,展平,然后放在衣钩上,轻轻地挂上去,幼小的我,便在一旁的小凳上静静的坐着,手里把玩着一个大白兔糖,看着这一个画面,“妈妈,蹲下”幼小的我喊道,母亲在这个时候便会转过身来,对着我微微的笑,于是,我便把手里的大白兔糖掰成两半,剥掉糖纸,把奶糖用笨拙的小手塞进母亲的嘴里,“妈妈,吃,甜不甜?”年幼的我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嗯,甜,小燕子剥的糖很甜。”母亲笑靥如花。此时的我便得意起来,围着母亲,蹦蹦跳跳的,在母亲晾好的被单中间穿来穿去,捕捉阳光的香味,特别喜欢闭上眼睛,站在被单中间,轻轻的嗅一种淡淡的香。以至于多年以后,都有这个习惯,喜欢嗅阳光的香味。那天,我化成一只翩翩的燕,飞到了你的身边,转个弯,绕个圈,飞来飞去好几遍,你注视着我,眼光跟着我回旋。母亲,现在的我,又想起了远在故乡的你,可是,你能感受到我的思念吗?

转眼间,我上小学了,那时候,父亲每天都在教我背唐诗宋词,到了晚上时候,父亲 总会清算我白日的功课,要亲自听我背书,很严厉,桌子上放着一根两指阔的竹板。我背向他立着背书,背不出来的时候,他提示一个字,便叫我回转身来把手掌展放在桌上,他拿起这竹板很重的打下来。我吃了这一下苦头,当然失声地哭了,但是还要忍住哭,回过身去再背。不幸又有一中断,背不下去,经他再提一字,再打一下。呜呜咽咽的背着那位前世冤家李白的诗。我自己呜咽着背,同时也听见坐在旁边缝纫着的母亲也唏唏嘘嘘泪如泉涌地哭着。我心里知道她见我被打,她也觉得好像刺心的痛苦对我表着十二分的同情,但她却时时从呜咽着的、断断续续的声音里勉强说着“打得好”!她的饮泣吞声,为的是她的女儿;勉强硬着头皮说声“打得好,”为的是希望她的女儿上进。如今想起母亲见我被打,陪着我一起哭泣,那样的母爱,仍然使我感念着我的慈爱的母亲。背完了半本唐诗,右手掌打得红肿,母亲含着泪抱我上床,轻轻把被子盖上,向我额上轻轻吻了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般,到了上初中的时候了,某天回家,说冷,母亲便打算给我缝一床棉被,忘了说了,我的母亲从年轻时候起,就是个裁缝,大部分衣物被子都是自己做 。至今仍然想起,那是一个深,我从中醒来,看见母亲在窗下给我缝被子,用操劳的针穿起了牵挂的线,我歪坐床头,静静的凝视着她的身影。我想起母亲的劳苦,辗转反侧睡不着,很想起来陪陪母亲。于是想出一个借口来试试看,便叫声母亲,说是做恶梦了睡不着,要起来坐一会儿。出乎我的意料,,母亲居然许我起来坐在她身边。我眼巴巴的望着她额头上的汗珠往下流,手里一针不停地缝着棉被。这时万籁俱寂,只听到滴答的钟声和可以微闻得到的母亲的呼吸。我心里暗自想念着,为着我不冷,累母亲深夜工作不休,心上感到说不出的愧疚,又感到坐着陪陪母亲,似乎,可以减轻些心里的不安。当时一肚子里充满着这些心事,却不敢对母亲说出一句。现在我的母亲在彩云之南那个极边小城的故乡,她还是不知道她这个女儿心里有过这样一种不敢说出的心理状态。母亲的爱,多么绵软,多么悠长,我是她最惦念的那个女儿。

一路走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我已经身在异乡念大学,母亲,依旧像儿时那样,牵挂着她的孩子。出门在外的人总是忍不住想家,而家里的人,却更加牵挂他们。母亲,或许,每天也在想念她一手带大的女儿吧,记得每次放假回家,母亲总是笑得很灿烂,才到家里,她便会为我端上我喜欢吃的可口的饭菜。母亲的手很巧,能做一手好菜,每个假期,母亲都会在厨房里指导我做菜,这也是我最享受的时刻。能与母亲有这样的相处时光,确实幸福。在学校,我也经常会给母亲打电话回去,问问家里的情况,与母亲聊聊天,对于母亲来说,这也是她幸福的时刻吧。写到这里,眼前又浮现出母亲的微笑,母亲,我的母亲,那样平凡,可是,她的可爱的性格,努力的精神,却让我时时感动着,倘若母亲生在现在,有机会把自己造成一个教员,必可成为一个循循善诱的良师。

往事依依,此刻的我,又想起了我远在故乡的母亲,眼角盈盈有泪光闪动,就让我再像幼时那样,化为一只翩翩的燕,在这个节日里,飞到她的身边,转个弯,绕个圈,飞来飞去好几遍;东看看,西看看,悄悄停在她眼前......在她不经意的时候,说声:“母亲,您辛苦了!”

谨以此文献给我远在故乡的母亲!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80632/

往事依依(母亲篇)的评论 (共 3 条)

  • 婉约
  • 梦之语
  • 孤帆鸢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