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又想起家乡的龙眼树

2013-08-29 15:53 作者:山之松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年一季一果腹。期待了一年,我终于盼来了龙眼果上市的喜悦。每年农历六七月,在我们这座南方城市的农贸市场和一些小街小巷,到处都有摆卖龙眼果的摊点,龙眼璞果的独特风味,香飘街头巷尾,进入市民的家庭客厅。

每逢这个季节,傍晚下班后,我隔三岔五都要直奔农贸市场或街头摊点买龙眼果。摊位一个紧挨一个,有固定的贩子摊位、有农民运进城的临时摊点,有改良嫁接的石硖、储良等优质高产新品种,也有极少数土生土长的本土龙眼,琳琅满目,美不胜收。10元2斤、一斤5. 5元,摊主不停的吆喝声与买客的讨价还价声,一浪高过一浪,热闹非凡。

凭经验,我急切寻找农民摆的摊点,一摊一摊地品尝,选择又圆又大的龙眼,称上二三斤,就打道回府。晚饭后,和家人围坐在一起,边看电视边吃龙眼果。每次我都轻轻剥开龙眼的外壳,看了又看里面白里透亮的果肉,再细细地品尝,甜津津的,让人回味无穷。每当我看见那粒乌黑发亮,既像黑珍珠,又像龙的眼睛的果核时,都非常想念家乡的龙眼树,怀念儿时爬树摘果吃的情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我家乡,家家户户都种有三五棵甚至一二十棵土生土长的本地龙眼树,有些已有三四十年甚至一二百年树龄,树冠庞大,遮荫直径二十多米。每年暑假,恰逢龙眼成熟飘香时节,我们这些顽皮的孩子,尽是做些对不起大人的“坏事”。不是借着月光爬上自家的龙眼树摘果吃,就是几个小孩结伙爬上邻居的树上偷吃果。偶尔,白天游泳时,还抓阄派二三个小伙伴偷偷爬上塘边的龙眼树摘果,饱腹后又摘上一把跳到水中,游到岸边给其他同伴分享。

很多时候为了吃龙眼,我们几个小孩子就凭身轻技高,帮助家人或村里的叔伯爬上大人因体态重而不敢高爬的树枝上摘果实去卖,在快乐非凡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暑假。虽然自觉好玩自得,但所做的“坏事”,却使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常常在家人和叔伯的臭骂中慢慢长大成人。

在我们村有一棵又高又大的龙眼树,算得上是老祖树,七十年代已经有几百年树龄,高三四十米,直径一米左右,几个人手拉手才能合围其根部。这棵龙眼常年绿绿葱葱的叶子折叠更替,永葆景色。可惜,就因为它归集体所有,所以文革期间被砍伐作农具用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记得那个时候,全村树龄在五十年乃至一二百年以上的龙眼树有几十棵。但是随着年代的变迁,那些大一点的龙眼树,大部分已经被人们送上“断头台”。

龙眼树是很有价值的种质资源。其木材结构细致,坚重,极耐腐,无异味,不受虫蛀,为工农业强材,适作车、船、桥梁、农具、家具等用材。就是因为这个身价,龙眼树成为村民最后一棵摇钱树……在六七十年代,先是村里砍伐了集体所有的龙眼树,制作榨蔗机的石轱辘轮牙,以及花生榨油机的木榨槽的垫板、木签和大磅锤。

与其它乡村一样,九十年代之后,农民尽管依依不舍,但各家各户还是把自家祖宗留下的龙眼树砍掉,卖给私营作坊制作沙发、茶具等家具了。如今,全村就只剩下几棵树龄不足三十年的龙眼树,上百年的只剩下一棵……

这棵龙眼树,种植在特别显眼的地方。如今的它因失去同伴而显得更孤独,尤如一位形影孤单的老人,迎风顶傲然屹立在村头,好像是在叮咛身边的子孙快快长大成材,更像是在期盼远游的儿女常回家看看。它虽然岁暮苍苍,老态龙钟,却不易龙眼的品格和气质;它并不因为同伴的消失而消沉,还是继续承担传宗接代、开花结果、造福于人的重任。每年春天,细雨绵绵时,它就贪婪地吮吸着春雨的甘露,一片片椭圆嫩红的叶子在雨雾中欢笑着更替成长。在阳光沐浴下,适时开着一束束带有一丝丝香味的小黄花,孕育着果实。末秋初,龙眼树上挂满的一棵棵龙眼压弯了枝头,用黄灿灿的色彩点缀山乡村舍,以甜蜜的果实供人们品尝,带来芳香与福气。在每年盛夏,又成为人们遮风挡雨,纳凉聊天的好地方。

现在,村里房前屋后、村头路旁还有一些树龄一二十年的本土龙眼正粗壮成长。但愿它们长大成材时,不再被人们砍伐出卖,而继续承担开花结果的重任,用龙眼树的特有风格绿化山村,以甘甜与芳香福泽于民。

龙眼树为中国南方的常绿乔木果树,多产于两广和福建等地区。与荔枝、香蕉、菠萝同为华南四大珍果。其树高二三丈,叶长而略小,开着淡黄色的小花,成果于夏秋。其果累累而坠,外形圆溜且微显小粒状,如弹丸却略小于荔枝,皮有淡黄和青褐色。去皮晶莹乳白,吃肉后显露黑色果核,极似眼珠,古人以“龙眼”名之。龙眼的栽培历史可追溯到二千多年前的汉代。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云:“龙眼一名益智,一名比目。”古代列为重要贡品。魏文帝曾诏群臣:“南方果之珍异者,有龙眼、荔枝,令岁贡焉。”

龙眼的成熟期在农历八月,由于古时称八月为“桂”,加上龙眼果实呈圆形,故又称龙眼为桂圆。

龙眼树全身都是宝,具有很高的经济和药用价值:龙眼果除鲜食外,还可加工制干、制罐、煎膏等。有壮阳益气、补益心脾、养血安神、润肤美容等多种功效,可治疗贫血、心悸、失眠、健忘、神经衰弱及病后、产后身体虚弱等症。现代医学实践证明,它还有美容、延年益寿之功效。

龙眼树的叶、花、根、核等均可入药。以前,在我们家乡的壮医药中,人们常用龙眼树皮来治疳疾、疗疮等;用龙眼树根来治丝虫病、利温热;用龙眼树叶子或嫩芽来泻火解毒,治感冒、疟疾、痔疮等;用龙眼树花来温肾利尿,治淋症等;用龙眼果皮壳来散风邪风,治心虚头晕、耳聋、眼花等;用龙眼肉来补益心腰、养血安神,治疗气血不足、心悸怔忡、健忘失眠、血虚萎黄等;用龙眼核仁来止血、定痛、理气、化湿,治创伤出血、疝气、疥癣、湿疮等……

旧时,凡是有人患上述某种疾病,家人会第一时间求助于龙眼树,依病取材回家将其煎汤或研末服用,煅研粉末调敷或干撒,疗效显著。在看病无门的祖辈看来,龙眼是福星和救命树。可惜,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龙眼树的这些特有药用价值,却随着前人的逝去而逐渐失传。现在知道使用龙眼壮药偏方来治病邪风的人少了,就像龙眼树被砍伐出卖一样,本土龙眼树已经逐年消失在村头村尾。

这,也许就是人们在市面上,难买到正宗的本土龙眼果的原因吧!

前人早认为,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也不应以减少物种的多样性为取向。

尽管本土龙眼树在减少,但是龙眼树的恩赐、芳香与甜蜜,在我脑海中早已经烙上了深深的印记,使我终生思念着家乡的龙眼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73175/

又想起家乡的龙眼树的评论 (共 6 条)

  • 若水
  • 小雅
  • 飞翔的鹰耿彪
  • 孤帆鸢影
  • 涧谷幽客
  • 风语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