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新鲜事儿

2013-08-26 15:10 作者:妙雪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妙

“哎,你们知道不?村里李孬的媳妇被一个男人开车送家里来了,看样子俩人的关系不一般呐!”

四婶子一边用变了声儿的腔调急促的喊着。一边向人群聚集的西桥北头疾速走来,拐拉腿因步伐过大显得更加夸张,仿佛她的腿是被安在打孔用的旧式拉钻上,一上一下弯曲而高速地旋转着。

这消息果然够吸引人。听得这一嗓子,正在桥上议论村里打井的一群半辈子老婆子,小媳妇一齐围拢来,都想听听这新鲜事儿。桥那头正给孙子剥瓜子吃的,听不真切,什么媳妇男人什么的,赶紧把手里瓜子胡乱的往口袋里一塞,拉着孙子就往这边凑,孩子被拉的斜歪斜歪的,几乎被拖着往前走。正就着小方桌绣十字绣的,把针随意往绣布上一扎,顾不得收好刚展在腿上的彩线,起身就冲过来。还有的,一边向这边小跑打听:“啥,啥也?”一边匆忙拉起睡着娃娃的小推车,连车轱辘撞上一个小砖头使得那车子跳起来,也不回头看看,只想一步跨过来,不甘落在人后,耽误收听这爆炸新闻。

时间,叽叽喳喳打听内情的,孩子被拖倒在地,哭喊的,妈妈奶奶们怕漏听了关键内容,对着哭闹的孩子恶声恶气吼叫制止哭闹的,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好不混乱。十字绣的线被扯的乱糟糟的,在这个那个扣子上挂着,缠着。瓜子洒了一地,谁家孩子的尿片掉在地上被踩来踩去。一时间,这桥上好像兴起了一个小型庙会,大家观风景,看龙灯似的,个个喜气洋洋,精神抖擞。

看刚那嗓子达到了满意的效果。四婶子倒不急了,她的被松弛的眼皮耷拉下来遮盖得只剩下大眼角的小眼睛里闪着神秘诡异的光。扫一眼她招来的听众,把缠在脖子底下褪色的三角围巾慢条斯理地解开,用手把两边跑出来的黑白相间的头发往耳后左一掖右一挂,再把围巾不紧不慢的系好。她那用劣质染发膏染过的黑头发都留在围巾外面了,而长出半寸的白发大都藏到围巾里去了,只是额前的一点白发盖不住,远看着跟谁放个白色的小球在她的头顶上一样。系围巾的手分明带着些面葛粑,看来为了大家都能早一分钟知道这个对大家来说颇为重要的消息,她连洗手都没顾上。至于这消息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四婶子自己也说不清楚,至少她觉得应该把好的东西给大家分享,至于是不是真的是好东西,好在哪里,估计,她也是不知道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等大家都安静下来,大点的孩子给五毛一块的打发到东边的代销点去了,小的也赶紧揽怀里把奶头塞进嘴里,管他是不是饿。四婶子这才假模式样的咳嗽了一声,大家更安静了,屏住了呼吸,拉长耳朵听得四婶子压低了声音说:“恁都不知道,那个村东头李孬家的,她吧……”说到这里故意又停了一下,扭头往后看看,这会子又像是在说着什么秘密了,跟刚才那一嗓子又完全换了一种风格。大家都急得想跺脚,最好打听事儿的二大娘拼命把脖子往外伸着,嘴巴不由得张大,鼻子也皱紧起了好多细细地褶子,仿佛她全身都绷紧,用尽全身力气去做一件特别吃力的活计似的。

先是听得一阵嗯嗯啊啊短促的应答声,接着是一阵唏嘘唏嘘,最后,七嘴八舌放肆的叫嚷声一下子从聚合的人群中间迸发出来。好像刚刚那里正用火一直烧着一锅玉米花,这会子火候到了,有人用手麻利的揭开那密封的盖子,将那受了热的玉米一下子崩开,瞬间变成香甜肥胖的玉米花一样的,那么响亮,那么喜庆热闹。

“真是不要鼻子!”

“就是!”

“没良心,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打工挣钱,啊?”

这个啊字,是带着质询和感叹还有愤愤不平和希望听者能同意自己的意见马上回应含着祈求的复杂语气的。

“听到没,那个男的还把她从车上抱下来的呢。不知道在哪勾过来的野男人,还敢往家里带,脸皮比城墙拐弯还厚!

“估计呀,她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耐不住了吧。俺家的也走了大半年了,哼,我连电话也没打过几个。”

说这话的这年轻妇女骄傲的昂着头,好像眼前就有给自己立好的贞洁牌坊,一抬头就能看到一样。

“这个男人也太大胆了,这不是把咱村里人的脸往鞋底子上踩吗?”

……

骂男人的,骂女人的,各种骂法,各种腔调,每个人都把平生里知道的骂人的洋词儿都搬出来,晒一晒。好像不骂一骂,自己就表示同情了似得,自己就也怀有那样见不得人的心思似的。都骂声响亮,理直气壮,好像是谁给她们的脸上泼了一瓢臭气熏天的大粪一样令人愤怒,不可饶恕!但是,也不是全然的愤怒,因她们的脸上个个带着自豪喜悦满足的神气。

有个别人还把四婶儿悄悄拉到一旁,问:“你究竟看到什么了?你亲眼看到他们俩有事儿吗?”

四婶儿一昂头:“可不,我刚好出门拿柴禾,正撞上,你不知道,她在那男人怀里乖的就像一只小绵羊一样。我眼瞅着他们进了门,我才过来的。”

这句话,引起了新一轮的议论和谩骂。

沿桥的大路上坑边一溜儿白杨树,晃着光秃秃的脑袋,一声不吭。小桥边上村诊所的招牌,愣头愣脑的袒露着被风撕裂的两个大口子,里面的塑料布,丝丝拉拉地滴流着。桥南头那棵唯一的老榆树,也被没人看管的半大孩子,点坑里的垃圾玩儿给燎死了。它们是不是也听到了什么,有没有恨自己不是活物,不能移步前来听一听这新鲜事儿,这就不得而知了。

她们叽叽喳喳的喊声骂声,大都被小桥下的涵洞里冒出来的冷风带到河水下游去了。河水静静的流淌,没有风,也没有涟漪。

桥上兴奋的人们痛痛快快议论着,三三两两继续喷着满嘴的吐沫星,语犹未尽的盘算着待会再到娘家,表亲家去说道说道。她们都在心里说着:这真是一件快人心的事儿。

四婶子也完成了她的神圣使命准备回家喂猪去了

这时候,从村口开来一辆小汽车,在桥头停下来,车窗摇下,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探出头来:“请问大娘,这是小李村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问:“请问李孬家怎么走?”

一听到李孬这个名字,大家一下子都精神起来:“你找他有事儿?他可不在家,只有他媳妇在。”

媳妇俩字儿咬的特别重。

这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泪流满面的从车上下来。激动的说:“我们找的就是他媳妇哇。我两岁的孩子在坑边玩耍,不小心掉进了水坑。恰好这个好心的媳妇路过,奋不顾身把我的孩子救出来。但是,她却在我们送孩子去医院时,自己默默离开了。我们返回来打听,才知道,她没走多远,就因体力不支,昏倒在路旁了。被路人唤醒后,人们要送她去医院,她说惦记瘫痪在床的婆婆没人照顾,坚持回家,这一幕被一个租车司机看到,把她送回了家。我们孩子现在医院已经苏醒,我们一路打听,刚好在她昏倒的时候,有人认出她是你们村的李孬媳妇,我们这才找过来,我一定要好好谢谢我孩子的救命恩人!”

女人语速很快,声音发抖,把来访的原因一股脑道出来,说完,捂着胸口直喘气。

……

短暂的沉默。小河静静的流淌,有风儿轻轻拂过水面,河水开始荡起微波。

随后一片声儿地:“我领你去,我知道她家!”

“走!去看看!”

“那个小媳妇,我看着就是个善良人儿,见人不说话先笑,对婆婆那也好类很!

“哎呀,我先回家带上我家的几个红皮鸡蛋,这东西补身子最好哩!”

“她这是冻着了,这才二月的天……我回去拿上我家新买的电热毯,这东西暖身子可快啦!”

人们的心里都涌动着一种全新的东西,是什么呢?她们说不清,只觉得周身暖烘烘的。

小河在初的暖风里,盈盈亮亮地涨起来,杨树的指尖也添了一抹不为察觉的新绿,像是要探出小耳朵,也来听听这新鲜事儿。

原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71511/

新鲜事儿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