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相约无期

2013-08-24 21:38 作者:煦颜歆畅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日悄然离去,秋天的季节款款而来,明天就是立秋的节令了,显然我的思绪或是因了季节的变化,又回到从前的那个秋了。

总是琢磨着能释放出更多的热量和激情,来润色粉饰现实的生活,但一直悬着的心如断了线的风筝,没有办法把持它飞行的方向和尺度,只能看着它的影子,而终不能放回心田加以很好地把玩和赏悦,然后细心地尘封,保存起来,直到变为自己的独偶。终有一天,就是为了这点异事而闹得身心疲惫,气短心悸了,看了医生,告知心郁使然。

常言说,生命在于运动,我也就耐着性子坚持着起早晨练的习行,疾步中可乱七八糟地想些奇怪的事情来,有时还抑禁不住而叫出声来,算是对经历之事的谙然释怀。

上班在室时的每天下午,开着较低的空调,迷迷糊糊地忆念起过去的事,下班同事都离去后,悻悻地扣上门,与早已拉上的遮阳的窗帘一齐把残阳热浪拒之于门外,而将自己严严实实地封闭在这十几平米的小屋里,向着墙壁,还有室内的摆设进行着无言的沟通,满腹的心语也就以各样的文字写满浅居的陋室。每当此刻,大脑都基本播放着同一片名的视频,点点滴滴,追逐着一种圆合。

我无法解释这挥之不去的一米阳光,造成那样一种不可思议、尚且落后的根基,详品之后,原来这也是有相当丰厚的渊源的。那近三年的时节,是风、是雨、是霜、是,都叫人暗自神伤,自此往后的季节都演绎成多事的秋愁,想自明天的立秋,是否给我带来自觉消受的一天。

如果从开始都能成就的话,将会是多么的幸运,也必将是峨眉敲钟一般永无烦恼。但自打识别之时,业已铸成近二十年的遗憾了,尽管那时已备较好的“容颜”了,但最终还是“潜能”的缺失而从此地走到彼地了,直到行到了终点,才发觉落幽娇燕已筑巢雕梁,无从迁移了。幸存意会也随世事长河渐渐远去,但相知相识的感觉却把一路如风的景致保存了下来,与日俱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动感地带,应该是心旷神怡的时刻,我现在尚且不能很好地优越起来,孤声独呜。

就这样,外强中干的心程下,无意于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慢慢撕下裹着的面纱,诠释内心的独白,想必今生今世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过了这个秋天,还会有秋天再来,只好把这一季的意象潜藏在我柔柔的心印里,任由流光放大或缩小。

日子一天天开始,又一天天结束,总想寻找一种好的心情,却始终找不到那久经渴望的香格里拉,乌托邦式的情感依恋,寄托快要竭斯底里的呐喊。

窗外那只叫不上名的小,在储藏室的房顶上信步觅食,空调溢流的细水滑过雨棚,颇有节奏的滴嗒在平顶上,围成潮湿的“沼泽”,就多了蚊虫的繁殖。室内的空调翁翁翁地响着,把人吵得昏昏欲睡,劳累的心拖着疲惫的身躯重复着作息的行程,总在那一种若有所失的恍惚中忧然度过。

我的一颗纯美之心从未想过要贻蝎平度,与世无争,恪守真诚低做墙角的花草,但我还是毫无顾忌地行进在胸无大志的路途上,去争取我唯一的自由,大可不必把满地丛生的荆棘视为逾越不过的拦路虎。

孤独无助的我,也等不来颜玉的瑶函和安抚,只手摘一粒百味果放进荒芜的心田,还要亲手耕耘这舍弃不得的一点点收获,而此时,我这身泥做的骨肉早已不堪一击了。

多少次在城墙的阴影下徘徊,暗淡到倾听自身的呼吸,待到华灯初上时,爬上城堤,踩着青石板路,悻怛前行,精心而努力地在大脑中搜寻先前的迹点,其结果只发现在朦胧的幽光下,自己的脚步一前一后的韵律挪移着,与周围的行人并无二致。似烤熟的河岸垂柳叶片卷曲着,唯随风摆动的枝条显现生命的力量。很久时间把双脚浸入微凉的河水中,在光怪陆漓的江湄,静听被彼岸彩灯染红的亲水哗哗啦啦的流淌,一颗弱心如若这日奔腾的细浪,渐行渐远,恰悦此时的惬意、欢愉。

深知人生苦旅,自主沉浮,哪有那么多的如意相伴,生存密码,或需自身破解,可开启心锁的钥匙在哪里呢?

时令滑过荷月,即将滚落在首秋的阴雨中,披着退缩的阳光,冲着秋署的热浪,注定要仍然行进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荒路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70665/

相约无期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