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影子

2013-08-14 13:57 作者:随心随忆 佳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场景一:-2013-8-12

一副轻瞥的笑脸,深深的酒窝梦里再次出现,似乎是某个人的影子。白衣,高瘦,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黑色的镜框,熟悉的脸颊,在梦里却近似模糊。曾经的你,出现得却不再是你。时间流转,楠玲心里有暖暖的热流再流动,她知道她鄙视他,正向她鄙视自己一般。她熟悉他,却依然只是模糊的印象。他不再是医生,好像是大学的老师,在不是很敞亮的教室里,说着什么。四周就像落日后的暗室,没有新鲜的空气流通,却有令人窒息的潮热气息。楠玲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看见他的笑更加肆无忌惮,此时却让自己更加厌恶。

转景:一个不是很大的海洋馆,楠玲在拱形的海洋展览厅里,仰望着那清透湛蓝的玻璃,她并没有细细地观察那些海洋里神奇的动物,在最边缘的角落里,楠玲看见他进了一扇门里,此时他是海洋馆里的一名海豚驯养师。楠玲只看见他进去那扇门,并没有再走出来。海洋馆的一个角落里,那树一直再慢慢成长

场景二:2009-某日

地点咖啡厅,望着他坐在靠近角落里的落地窗附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边喝着什么,一边回味着什么。楠玲知道或许是她自己再回味着什么,一样的装扮,白衣,素裤,黑色的眼镜。她没有走近,只是像树一般的站立,她一动不动,似乎自己停止了呼吸。

场景三:2009-某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楠玲与两个同事走出幼儿园,走过当地人群聚集的广场。那时,他从她们身边擦肩而过,楠玲佯装自己很洒脱,她依然蓝色羽绒,那时她还是瘦瘦的小腰,近乎垂腰的长发,只是挽成了一个发髻。她放肆地大笑,明明远远望见,她却当自己什么也没看见。他依然是日里薄薄的黑色过腰皮衣,他说过他不喜欢臃肿的羽绒服。当他从她们身边走过,楠玲又默默地沉寂下来。她的两个同事什么也没有察觉,她只是挽着其中一个手臂继续向前,心里感觉五味杂乱。因为这是在现实世界里,最后一次邂逅、最后一次遇见,却没有任何言语。

场景四:2010,2011?不知某日

这是哪一年,楠玲似乎忘记了时间像流水一样流动,她只记得梦醒时分那个梦中的形象。一个中年男人,个子矮矮,依然白衣素裤。他们默默地走在无人的大街,但依然没有言语,他们的心似乎在说着什么。不停地走,不停地朝着灰暗烟雾缭绕的路的另一头走着,楠玲发现梦中的他变了样子,变得陌生、变得矮小、变得沧桑。心里没有欣喜激动,没有痛苦难捱的错觉,没有思念的滋味。楠玲告诉自己,原来他在他生命中的一处相遇,一切都源于她内心的一个梦。恰如其分的错觉,恰如其分的喜欢,但那不是。他只是一直居住在她的梦里,不是现实的世界,一切都是理想化的世界。梦的起因是好奇,是怜悯,是斯文、是一种漠不关心、嘴角微微翘起的一抹笑。

场景五:2009-元月

漫漫长路,楠玲和他走在午夜无人的大街。他问楠玲:冷吗?楠玲流着鼻涕违心地说不冷,却从兜里拿出一块纸巾擦拭要留出鼻涕的红鼻子。他笑,双手插兜,低着头一阵沉默。他和楠玲说,他兜里没有打车的钱了,楠玲没有嘲笑这样一个男人的窘态。她只希望这条路可以无限延长,那就像她心中的梦。默默地一直走,和一个喜欢的人一直走,永远没有终点,永永远远,不需要终点。那便是完美!他穿着黑色的皮夹克,在这样的花烂漫的冬夜里,他一定很冷,楠玲想。在楠玲心里,她一直认为年龄问题是关键。她永远对比自己大四岁的人感兴趣,她认为他们一定很成熟,心里有感伤,有青的伤疤,她一直想以母性的温暖想去融化这样一颗心。但是楠玲太胆小,太懦弱,她害怕结果爱得太凄惨。她想到了很远很远。而他告诉楠玲你太缺少勇气,他告诉楠玲人有时会自己欺骗自己,他告诉楠玲他喜欢抽烟的女人,因为他的妈妈也会抽烟,他告诉楠玲的一切只有一个想法,他想告诉楠玲,哥不是你的菜,说楠玲以后会受欺负。楠玲只是沉默……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辆疾驰的出租车飞跃而过,他用奇怪的眼神问楠玲:你过马路不知道看车吗?楠玲理直气壮地说,身边有个人,她不需要看疾驰的车!楠玲心想或许如果,身边站着另一个女人,她会牵住她的手,一起面临疾驰的飞车。楠玲很单纯,她当时什么也不想,却又什么都想。从那时开始,楠玲的脸上开始有了光泽,一种错误弥漫的光晕。事后有人告诉楠玲,恋爱的女人脸上都有光泽。也有人告诉楠玲恋爱的女人都会日渐消瘦,但却很美丽。而后的几个月里,几年里,楠玲告诉自己,原来失恋的女人会很饥饿,会变得臃肿不堪,会喜欢黑夜,会喜欢感伤的情歌,会喜欢日日夜夜写文字,她们是脆弱的女人,也是暗夜里妖艳的小草,她们的心像一颗疯长的草叶,在星光璀璨的午夜,用青春换取所有的情感抚慰。

场景六:2009正月-不堪的回首

他和楠玲说你可以把头发放下,于是楠玲每日对着镜子梳理头发时,她开始关心起整日被自己扭曲的长发。她开始用灼热的烫板一下下烧灼她的长发,使它变得足够直,或许这样……她心里总是默默地想着。楠玲或许缺少自信,所以在心里总是喜欢姐姐的那种刚柔并进的性格,她和他总是说着她的姐姐,她和很多人提着她的姐姐,她似乎把姐姐提到了神位。她忘记了自己的心中最中间的位置该留给自己,她没有自信,她没有勇气追求自己的喜欢,让一颗漂浮的心变成自己的欢喜。于是,一次尴尬的四人聚会诞生了,也是这次聚会,楠玲对姐姐的话有了足够的认识。她认为姐姐的话全部是良言,她开始决定放弃这次追爱。她觉得自己像一棵被自己践踏的小草一般。甚至无数次告诉自己,他太浮,你无法驾驭,你必须放弃。于是楠玲真得放弃了对爱的追求。一个外在活泼内心果决,一个内在羞涩的两个姐妹,妹妹相信你了姐姐全部的话。他浮,他会花,他不是和他们站在一个水平线上,他自卑,他自负,他怨世。总之,放弃就是对的。事到如今,楠玲也这般想,没有任何悔意。

场景六:2009年底,2010?不知某日—失效的邀约

那是一个失效的邀约,楠玲一直认为离开便是一种成长,头发的转型便是一次成熟。她离开了属于她记忆的城,她便舍弃了一段无果的感情。在异城的她,遇到了小城的他。不是真的遇见,是网络中的不期而遇,他告诉楠玲回来时他们可以见见,楠玲恳切、洒脱地说好,没问题。春节来临,楠玲回到小城的家,他又再次出现荧幕的一方。他再次邀楠玲见一面,楠玲脸上起了鼓鼓的痘痘,微微肥胖,楠玲告诉他:不。

过了春节,已是2010年。异地,网络,删除,她把他删除。从此从记忆删除。她希望这样,一切消失不见,那些黑夜的习惯,那些黑夜敲击键盘的习惯。错,一切都是烟花,他告诉楠玲的话,楠玲记得,只是当时她不清楚,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一段记忆。或许没有对错,或许这就是他所说的命运,无法改变的命运。

结语:某年某日

梦醒时分,一切都很清晰,只是眼泪不再如潮水般汹涌,因为梦里的一切都变得不屑一顾,甚至没了影像。喜欢到厌恶自己一般。谁能给心做一次彩超,看看那里装着什么样的梦,看看楠玲现在心里的秘密,他是谁,技工、医生、老师,或许心里没了一个人不易,有一个人却很难。楠玲正在做一个现实的梦,就是继续用文字代替所有的所有,所有的悲欢离合,所有的青葱岁月,所有的无法释怀。以及所有所有的顾虑、猜测,请不要随便走进这样一颗心,请不要这样随便懂一个人。因为他不懂你,你不懂她,这就是距离!

佳的小练笔,继续写,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不知道以后的故事里会有谁,楠玲、付强、或是某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65555/

影子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