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山深处的召唤

2013-08-12 09:01 作者: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在城市的繁华里,心里总免不了淡淡的失落,不知为何。一别两易寒,千般都似隔世。在匆匆归来又匆匆归去的时候,生怕被万种缱绻,牵惹得茶苦饭淡。

经过数月的等待,迎来了学校又一次的放假。我拖着厚重的行李箱,急急地想要逃离。在街上,我于前行,而万千的灯火却在后退,我就像个离经叛道的人。我期许待到明朝行时,愿满罩了一天的红霞,光明里,照顾我到远远的天涯

回到家里,一切安然如故。休息数日后,我便决定出门远足。去欣赏乡间田野的恬静与美好,亲临深山老林,体会那远离尘世喧嚣的静谧,在白云悠悠处穿梭,做一回野游人,体验那闲云野鹤般生活的宁静淡然。

背着背包,一个人行走在悠长的小道上。那短篱外牵延着的毛豆叶子,已露出枯黄的颜色来,白色的小野菊,一丛丛由草堆里攒出头来,还有小朵的黄花在热透的风里喘息。

河边、山巅、岩石上、幽谷里,各种颜色、各种芳香的树木杂处一堂,茁壮生长;它们高耸入云,为目力所不及。野葡萄、喇叭花、苦苹果在树下交错,在树枝上攀缘,一直爬到顶梢。它们从槭树延伸到鹅掌楸,从鹅掌楸延伸到蜀葵,形成无数洞穴、无数拱顶、无数柱廊。

我一路行走,一路欣赏。走走停停,竟然忘记了时间。天色渐晚,心里顿生了一种失落。于是准备歇脚,打算就地露宿一晚,但随即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此时正值盛夏,夏日的晚上地面退热太慢,更为要紧的是,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来光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今晚的住宿成为了我眼下最大的问题,我竭力的思索该如何度过今晚,但思索许久也没有结果。就在我心烦意乱时,撇头瞬间,一道灯光刺破色从远处传来。

我心里一喜,有光就有人家。不过高兴的心情忽地又跌落了谷底,脑袋里装满了一壶的疑问。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动身前往灯光传来的地方,寄希望厚着脸皮软磨硬泡能够在农家借宿一晚。我借着手电微弱的光,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走着。不知过了多久,我来到了哪处屋舍前。我顿了顿,理了理心情,上前轻轻的叩响了门扉。

不多时,里面传来一个汉子粗矿的声音应道:“来了,来了。”吱的一声,门开了,从里面伸头探出一个汉子,上下打量着我。我竟然因紧张,忘记了来时的初衷。那汉子突然沉声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在他的询问下,我才缓过神来,定了定气,道明了我的来意。我正揣度着汉子的决定,他却把自家的门全打开了。我见此情景,急忙关切的问道:“大叔,你这是同意了吗?”而回应我的却是一双布满老茧的手,缓缓的向我伸了过来,继而手一划拉唤我随他进屋。

就在我和他进屋的同时,汉子沉声的喊道:“快把家里空着的床铺拾掇拾掇,家里来客人了。”在里屋,一个女人柔声的回应道:“知道了,我这就去,你先陪陪客人。”

此时,而我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野,受到这家人礼遇相待。而回想起城市,却是楼里邻居相逢亦无言,那是一种冷漠的陌生。我于心底感激他们的热情,不安的说道:“大叔,真不好意,这么晚了还来麻烦你们。”汉子回应道:“没什么打搅不打搅的,与人方便嘛。”

经过短暂的认识后,我们消除了先前的陌生,便自在的攀谈了起来。谈话间,为了表示我的谢意,我打开随行的背包,从中挑了几件物品送给他。汉子动容的推辞道:“这哪里使得?”几次你来我往后,汉子抵不过我的坚决,最后决定收下。没多久,旁屋便喊道:“都这么晚了,快带客人来休息吧。”

我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的走着。到了侧屋,鉴于夜已经很深了,主人交代了几句,便轻声的离开了,在出门时随手带上了房门。由于山路跋涉的劳累,刚到床边,我便倒头大睡了起来。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被外面的声响所惊醒。于是,我索性起了床,背上背包,准备向主人辞行。但转念一想,此时他们应该还在熟睡。于是,我从包里掏出纸和笔,写好便条放在桌上。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舍,出门时我轻轻将门虚掩。

此时,天还是乌蒙蒙的,夜色的帘幕还没完全淡褪,朵朵浮云飘散在不远的天空,月儿依旧高高挂在天边,天边还零散的挂着几颗星星。我漫步在农里小径上,细碎的脚步发出沉闷的声响,引得一阵狗吠,惊醒了梧桐树梢上那些不知名的儿,噗的一声全飞走了。

竹篱外,农家的菜园里,种满了各种蔬菜。个大,叶肥,一个个不甘落后的生长着,在这里巾帼不让须眉。我想尽管有风欺凌的日子,它们亦会将自己于菜地深埋。等待着天,等待初春的微初歇时,定会争先恐后的破土、生根、发芽,在那一尺见方的菜地里长出生命的汪洋。

菜地不远处,一颗栀子树,静静的立在那里。蜿蜒复杂的枝干,四处探头;绿叶托着花开,花开却芬芳了那满树的绿叶。闭上眼,轻轻的吸上一口,慢慢品茗。微湿的空气夹着泥土的味道,不时传来几缕花香。经过一夜的凝聚,无数珍珠散落在枝头,婷妍交辉,熠熠闪光。

一个人,静静的走,用心感受山野里的恬谧与静美,尽情的感受着内心的平静。路边的小草上,露珠圆润剔透,散发着逼人的冷光;不知名的野花正在开放,引来了无数的蜂蝶……

美好的事物总会给我无限的美感,此时我的心情是雀跃的。带着雀跃的心,行走在小路上。远远望去,农家小屋恰似眉梢上的痣一点。小屋有着光与影的和谐,在月光的映照下,愈显轻盈,彷如伊豆上的舞女;在青山绿水的掩映下,更加的妩媚,彷如刚出浴的美人。

跟着心的引领,我便来到了一处巨石前,站在巨石的尽头,我凝目吮吸着清新的空气,尽情的伸展着双臂……向下望去,是一片田地。到处都种满了作物,看上去就像一张巨大的地毯,覆盖在田地村落间。

晨风径直的向我扑来,为我送来了清晨的问候。进而爬过了树梢,留下飒飒的声响,如泣如诉,似在倾诉平生的不得志。就在我投入倾听的瞬间,她却像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一溜烟的跑了。就在我四处张望时,却看见她顽皮的和麦苗玩得正酣。生性好动是她的天性,在我的笑意间,偷偷的漫过了山腰……

路在延伸,而我在不断的行进,不多时一条蜿蜒的小河映入了我的眼帘。河水哗啦啦的流着,清澈透明,水面上还冒着水汽,在微风的吹拂下,愈显飘渺。我弯下腰,合拢双手,探入水里,冰冷沁骨,掬起一捧水慢慢浅尝,清凉甘醇。

……

落英总会在晚春凋零,来年却又灿烂一片;黄叶总在在秋风中飘落,春天却又焕发出勃勃生机。于此明白,很多人事是我们无法左右,与其扼腕叹息,不如秉持着一份人生的成熟,一份人情的练达,泰然处之。

花看半开,酒饮微醉。未尝不是一种旷达的情怀,在半开的花中欣赏半开的美,在酒饮微醉时尽情的遐想微醉的妙处。

在这静美的地方,我的心有着从未有过的平静。我想遇一人,择此终老。风雨里,一起度过,在平淡里渐渐老去。每天一起手挽着手,牵着我们喜欢的小狗遍访山山水水,忘情于天地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63985/

大山深处的召唤的评论 (共 5 条)

  • 落寞吴姬
  • 山中树
  • 诗飏
  • 剑客
  • 月光倾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