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打墓(上山下乡散记之二)

2013-08-06 10:04 作者:痛并快乐着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968年的天特别冷。

转眼间,下乡已几个月了。东北的冬天,天寒地冻。空旷的大地,北风呼啸,一遍银装素裹。数九隆冬下大,更是冷的蝎虎。冬季里大地里的活停下来了,但生产队的壮劳动力得打土肥往地里送,为开种地用。打土肥时三个人手拿十八磅重的锤子,锤子是铸钢的,形状象面小鼓,木头把,。打肥时,一个人手扶钢锛,三个人交叉地,一个接一个,手抡铁锤砸在木头做的锛友上,钢锛将土肥堆胀开,一块块掉下来。在农村壮劳动力都得会干,于是我和另一位青年净很快就学会了,很快成为一把好手。

数九不长时间,给我们做饭的贫协代表刘大爷老父亲去世,三九天里下葬可不是简单事。数九寒冬,冰冻三尺,只靠抡大锤,在地上砸开一个墓穴,费时费力,当地人叫打墓。于是,我和另外七个人去帮助打墓。墓地在村子外5里外的大地,到了地方一看,为了实现农业机械化耕种,其母亲的坟已平掉了,只见到地上有一条微微隆起的地方,大爷用脚在地上量量,说就是这地方。于是,我们八个人分成两伙,轮班作业。但是地冻的太厉害,打上去一下一个白道道,没有效果。刘大爷怕我们饿着、渴着,特意回村,顶着寒风给我们送来热茶、蛋糕。这时,风越来越大,天气越来越冷,打了一阵子,木头锛友也打坏了,没办法,只好又一次回村取来锛友与工具。打锤时脱下棉袄,只穿秋衣满身淌汗,待命时穿上棉袄冻的满地走,有时还得跑两圈。轮了不知道多少班,不知不觉到了中午,这时终于打开了一个洞。一看冻层少说有一米多深,真是冰冻三尺!冻土打透了,再打就容易了,就是扩大成果。

午饭,是在大地里吃的。刘大叔从家中送来了玉米面饼子、肉炒咸菜、热茶,边招呼我们边说:“对不住了,天太冷,离村子又远,送什么都是凉的,凑合吃点吧!”听着老人朴实的话语,看看老人冻的通红的脸,想想老人每天为我们做得可口的饭菜,我鼻子发酸,泪珠含在眼圈里。

下午,虽然天越来越冷,但活好干些了,进度加快了,不长时间就拓展出一米见方的坑。大爷跳下去看还好,地方选的挺准,紧挨着他母亲的位置,他长出一口气。这时,我才知道打墓很有讲究,一旦动土,是不许另找地方,只能由此拓宽,找不准得多费力气。地方确认后,我们抡起大锤干起来,冻土打完又用铁锹挖,傍晚时终于完成了,一个深二米、长二米多,宽近二米的墓穴。

晚上,刘大爷招待我们及帮着忙活的乡里,不满18岁的我被让到炕里边,炕桌上摆满农家菜,喝着供销社打来的散装苹果酒,大爷说了很多感谢话。从未见过这样场面的我,不知所措,坐在热炕上,吃着好吃的饭菜,喝着果酒(那时白酒开始短缺)人生第一次吃宴席,第一次受到别人的尊重。席间乡亲们说:老刘大哥你有福啊!老人家积德了,刚刚领来口粮就去世了,余下的粮食够安葬了。那年头,农村每年每人500斤口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星移斗转,转眼40多年过去,当我老年时,才读懂个中滋味,人在遇到事情时,才能体会亲情、乡情、人情的可贵!设身处地,数九寒冬,老人故去,入土为安,情急之时,有人相帮,当做何想?

这次经历刻骨铭心,历历在目,每每想起,泣人泪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61407/

打墓(上山下乡散记之二)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