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的父亲节

2013-06-19 09:44 作者:BJDZ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父亲节,在清晨五点零七分到来。

那时,屋子安静得像三个月大的我。

我向北看,河北的晨光早已把远处的燕山装扮得层层叠叠,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次接触电脑时那个淡蓝色的有关山的背景图。

我光着脚丫子轻轻走出房间,走过客厅,小心地开门出去,我怕吵醒了熟睡的我。

走廊很静,拖鞋吧唧吧唧的节奏回响。

我拉开窗子,空气凉爽爽的吹进来,一股子混合着青草,树叶,石块儿,湖水以及油料燃烧的味道,是我熟悉的味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在早上三点就已经套好驴车,冲着屋里喊着:“哎,快点儿!”

三岁老驴拉着车,后面跟着她半岁的儿子,车上坐着父亲,母亲,两杆老锄头和一大瓶凉水。

他们一起颠颠簸簸在村里的土路上,颠颠簸簸在烧苞米杆缭绕的青烟中,柏油路上哒哒哒的驴蹄声,合着家伙什儿哗啦哗啦的节奏。

两旁的苞米苗已经过膝,翠绿的叶上泛着微红的光晕,细碎的尘土飘飞着。

父亲,卸了车,拴了驴母子,接过母亲卷好的烟卷儿,叼在嘴里点了火,胳膊一挥,下锄铲下地头儿的荒草。

父亲说:“咋怎么荒!”

早前的那场农药没有消灭他们,荒草成了苞米苗的玩伴。

父亲母亲各把一陇,呼呼呼地,锄板开始在地皮间穿梭。

父亲淡灰色的汗衫儿,母亲白色的短袖,在西路庄稼地清新的晨风里,飘扬……

父亲,迈着微醉的步子,沿着陇沟儿回走百十米,找到苞米苗阴凉下的水瓶子,咕咚咕咚地喝上几口。

母亲坐在陇台儿上抽烟,接过水瓶子,咕咚咕咚地喝上几口。

太阳已经热乎乎的晒着了,我的母亲放好水瓶子,两个人又呼呼呼地,丛生的杂草应声而倒。

父亲,从腰间掏出电话,拢手挡着阳光眯起眼看号码,用力一按绿键。

“哎,老儿子!”

,过节好!”

“过节,啥节啊?”

“父亲节!”

……

我拜托母亲中午整点儿好吃的,母亲笑呵呵地说:“嗯那,天天吃好吃的!”

父亲放好电话,接着铲地。母亲已经铲出三四米了。

父亲的父亲节,只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的一个电话。

父亲想着农忙的季节,自己的儿子不用和自己在地里干活,心里乐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498279/

父亲的父亲节的评论 (共 10 条)

  • 杨科
  • 疯狂侠客88
  • 婉约
  • 绿枫
  • 纤纤柳絮
  • 剑客
  • 歆言文墨文学网
  • 神雨
  • 雪儿
  • 着墨
    着墨 推荐阅读并说 父亲节,我也给父亲打了电话,我说今天是父亲节,父亲节快乐!父亲回:还快乐呢,我都要累死了。父亲可能是随口一句,我却心酸的说不出话了。正是农忙时节,农民父亲怎么会过得轻松呢,读完文章深有感触,我们为父亲做的,是在太少了。这就是父亲的父亲节,比平常更累的父亲节。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