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3-06-13 10:31 作者:犁田人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穿越时光隧道,回到千万年前,那里的天很高,很少的云朵;

那里的大树通天,

那里的好多没有见过,好多花第一次看到;看不到恋人在拥抱,听不到机器轰鸣,也没有高楼大厦。

偶尔的一群部落,十多人赤身裸体在游戏。听不懂他们的言语,简短的叫声与手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相处很默契。

这就是我的祖先?这就是他们的人生?我惊讶!怀疑现在的你,多少个轮回,有些人

轮回中丢掉了自己的初性。似乎天空与大地也不是原来的你,天空的易怒,我叹息;

大地的口臭,我揪心。试问,对你这样的装扮,是兴奋,还是心碎?

(二)

那里的田,那里的河,既熟悉又陌生。还有那个小径,多少个来回已记不清,只知道小径边的树苗已参天,每片叶子上曾记载着我的心声。叶子早化为泥,而那些心语在枝头摇晃着,风干了,

除了一阵酸楚,又能奈何!

也许,从哇哇坠地时起,已注定我今生的缘。我也不知道什么叫缘,回头想想,

好象几次站在缘的边沿,总没有抓住一点点。

回头看看那走过的路,前面没有人走,后面也没有人跟着。

走累了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能坐下来歇歇,也就只好走着睡着。风来了,我陪他一起吼,来了,我陪他一起哭。也不懂什么叫人生,

人生是一首诗吗?还是一杯酒?我只感觉自己象一块布,有人拉着,就很平整,

没有人拉着就褶皱。我是否被人曾经拉过,而又撒手?时间拿着一把剪刀,一天一天地剪着这块布,剪完了,

一把火变成一缕青烟,飘向天空变成云,哪朵云是我?

有时候也怕死,很想把时光紧紧攥住,还是从指缝中流出。留下的是追忆,是痛苦,还是惋惜?还是不可磨灭的痕迹?只感觉满脸,被时光雕刻的褶皱,再也无法熨平。试着把心思高高挂起,却被风飕裂碎了,弥漫全身。

曾经试着跳到海里游泳,却被大浪拍下海底,

只好在浅浅的小河塘里卖弄自己的舞姿,就这样也能看到日出日落。晚,

天空偶尔划过流星,许个愿。

离开了养育我的那片天空,留恋的乡情始终没有拉住闯荡的心,像个漂流瓶,

搁浅在一个陌生环境,小心翼翼,怕别人踩碎了瓶。也常常独自站在海边翘望,

眼睛里流下遥遥的乡愁,如风中的乱发。我这个飘远的风筝线,

始终被系在老家门前的老槐树上,风吹得急,线就拉得很紧,拉得我好痛,

似乎嗅到了槐树花香的气息。

我也试着睡在沙滩上,喝着南国的酒,总感觉淡淡的,没有家乡的酒浓。

于是就摘下一颗红豆泡在酒里,呛得我流泪了。

晚上头枕着月光遐想,天上的星星哪一颗属于我,我想驾着流星到月亮上,

看看吴刚,问他那棵树砍倒了没有,想喝他酿的桂花酒,与他一醉方休。

住在山里的人说,城市好,繁华热闹;

住在城市里的人说,山里好,享受大自然。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我只是苦苦一笑。

花开飘几秋,时光刻面道道沟。谁将银丝插我头,心思还留几温柔。

天空变了,大地变了,祖先没有变,我变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476685/

变的评论 (共 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