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邂逅沈园,谁忆谁?

2013-06-08 12:11 作者:幻影鱼豚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世情薄,人情恶,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钗头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沈园,本该是一座江南沈氏的俊秀园林,尽管沐浴了南宋时清冷的明月,荡漾过了明清时的薄云,也沾染了此时追忆的愁绪,然而那些亘古不变的誓言却始终停留在了一首名为《钗头凤》的词里。

是陆游和唐婉的沈园,也是陆游和唐婉的《钗头凤》。他们被冷酷的现实宰割了命运,做了封建礼教的囚徒,而沈园却给他们制造了另一种别样的生命,让离别得以伤感的重逢,让破碎得以残缺的圆满。纵然一生不得相依,可他们却成为沈园里一道永不言弃的风景,亘古缠绵的见证。

来到沈园,请不要携带悲情的色彩,不要含有伤怀的情怀,亦不要眼含酸楚的泪水。毕竟这里还有过动人的相逢、清澈的别离和对似水流年的追忆。在这里,任何一种无端的情绪,都是莫名的惊扰,这儿的风景,这儿的故事,不会让谁无意地错过,也同样不会为谁刻意地停留。在沈园昨夜残中踽踽独行,你可以感动,却不能悲痛;你可以沉醉,却不能神伤。

当年的沈园,不知何时起早已湮没在了时光的隧道里,是怀古的后人为了寻梦,将历史残留的遗迹重新拼凑起,让世人在可以触摸的风物中重温当年的伉俪。又有谁会计较眼前的沈园是否真实呢?只要你闭着眼睛,就可以闻到花香,就可以听到细雨,这一切的一切无疑都在告诉你这一切的真实,真实的沈园,真实的过去

陆游吟过:“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时光荏苒,陌上春色如许,陆游独倚栏杆,将繁华看尽,但却不见唐婉的曼妙的身影,只有那满园的寒梅,用她傲然挺立的风骨,在红尘葱茏的岸上,默默唏嘘。陆游追忆的,不过是当时的你侬我侬,但此情此景,便纵有才情万斗,襟怀数海,恐怕也只能在春意如丝的沈园,无声地叩问一株梅花芳华的过往了吧?

一个人背负行囊,在沈园古朴的石桥上流浪,蓦地才发现,这座桥的名字原来叫“伤心”。杏花烟雨,杨柳石桥,本是江南最多情的意境,如今在这温柔多情的景致里,竟又多了几分湿润的记忆。陆游在迟暮耄耋之时重游沈园,当他再一次伫立于桥畔,那些沉淀了多年不曾触碰的情思再度涌出,悲伤逆流成河,在心底反复疼痛起来。他无望地吟道:“伤心桥下绿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里花落知多少,可醒来之时,孤独的沈园早已消失在尘世的光影中,不诉离伤。

这样湛蓝深邃的天空,这样诗意多情的沈园,这样墨绿墨绿的春风,这样清润伤感的石桥,却仍旧给不了他想要的温柔牵绊。究竟,这位白首诗人是如何在沈园的石桥上,刻骨地怀想当年镜中的佳人,清寒地等待那缕远去的香魂的呢?

当你来到那块刻着《钗头凤》的石碑前,就会在蓦然间不由自主地惆怅起来。那消瘦的诗行,掩盖了太多的往事悠悠;那千古的遗憾,流经了太多的无言春秋。他们用十余载的离别换来短暂的相逢,又用短暂的邂逅,换来一世的别离。

许多年以来,听过他们故事的人浩如烟海,他们都觉得这样的换取是值得的。可如今的空园里,就只剩下两阕瘦词在寂寥的碑廊上深情对望,一位是红袖添香的佳人,一位是叱咤风云的诗客,他们在尘世拭泪强欢,在词中尽情伤叹。来过的人,会觉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沈园,都刻着一首《钗头凤》,词中酿造的情怀让你久久地沉浸,却不过是“此事无关风月”。

在无关自己情感中离去,没有一片风景会将你挽留。而离去的人,又是否真的可以卸掉包袱、安然前行?

当你一脚踏进这道门槛的时候,你就应该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是沈园中一粒再卑微不过的尘埃,纵然将这里的风景看尽,将栏杆拍遍,可到了最后,终究也不过是过客一位。只因这是陆游的沈园,是唐婉的沈园。

究竟离开沈园时的你,是以怎样的姿势挥手洒泪,那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带得走沈园秀丽的景色,却永远也带不走沈园微雨的情怀。那么,就在沈园湿润的春风中淡淡离开吧,无须辞别,无须回眸,让沉睡的继续沉睡,让清醒的依旧清醒。

多年后,当你转身再看的时候,你或许会猛然发现,另外一个自己又重新邂逅了一遍沈园,重忆了一遍陆游和唐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475033/

邂逅沈园,谁忆谁?的评论 (共 3 条)

  • 婉约
  • 独石塘
  • 纤纤柳絮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