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这一抹记忆,挥之不去

2013-05-27 20:58 作者:木子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还记得,高考结束时跟张老师说大学我就不再好好学习了。当终于在到四年大学尽头的时候,我终于以把成绩排名倒过来读前十的优秀成绩毕业了。四年,其实并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但自己却怎么也感觉不到是怎样走到的尽头。四年,确实经历了很多,无论意义重大还是十分无聊,总之是经历了。走在了这样的节点,我并不是要刻意提起我的成绩,只是在想当年的那抹淡淡的无知与青涩。

毕业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一种伤感,一种感谢。我是一个喜欢抱怨的人,应该说自从我明白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就开始抱怨,毕业正好是大学抱怨的一种解脱。走在这最后的时刻回荡于心间的最多的还是那离别的伤感。大学,是一个自我发展的大平台,众多的经历中不免会有交几个特别铁的朋友(这里不点名),当然也会遇见一些在我的人生观、价值观里被化为人渣的败类,好也罢,不好也罢,发生在大学中,生动抑或是更为感人的一幕幕,从开始到现在,与我作别了。当然,还是要感谢在这个最后单纯的阶段里遇见的每一个人,感谢每一个因与我有过交集而给我带来成长的人。虽然只有自己才是生命舞台上最真实的舞者,但一个人的派对那不是派对。

离别难免会伤感,伤感中参杂着抹不掉的记忆。人只有在真正经历的时候才会真正懂得前人的“这时候”。以前,总是木然的看着别人在离别中伤感。如今,心中却有了些许感伤,还真的很难说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

过不了多久,就要由这里的“主人”变“客人”了。确实,只有面临真正属于自己告别的时刻,心头涌现的太多记忆和感谢才最为真切。群雁纷飞,散尽天涯客。该散的终究会散去,好在身边所关注和熟知的朋友都有了明朗的去向,而且在四年的大学中经历几次小感伤,所以不会在毕业季像当初退出志愿者时候大发情绪。

前几天,我说自己有修正主义和特权主义。这是我用三年的无知一直“践行”着的,一年的时间参透的。万幸,是透了。人这一辈子你总不能靠理论过活,所以咱在下一个阶段选择当一名工人。至于特权,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为了向光明伟大的理论“套近乎”罢了。其实一年来慢慢想,这更应该说自卑的伪装,试想一个脆弱的人,把自己装在套子里,假装高大是最惯用的伎俩。现在到处都嚷嚷着实干兴邦了,新近就连学校站牌前的宣传栏都改成实干兴市了,站在了新路途的节点,所以是时候改一改了,向组织看齐嘛,自己也要在下一阶段圆个成熟

大学是生命之路上一节节攀越而上的石阶,终究会踏过。不过既然在路上,就不会忘记沿途欣赏到的风景色。错过,就不会再闪现。毕竟,生命与那最近说是骗局火的星移民计划有着太多相似,一旦出发就再也回不到原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长路漫漫,谁也不会料想到,前面的那一个路口才是我们真正的方向,但这一抹记忆却是挥之不去的,若干年后我一定还会记得在年华最美的片段里所走过的。

感谢这里的相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440059/

这一抹记忆,挥之不去的评论 (共 9 条)

  • 婉约
  • 小人物
  • 惜缘
  • 岁月如歌
  • 雪儿
  • 听雨轩儿
  • 叶落萧萧
  • 冷冷心
  • 剑客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