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夜

2011-11-30 13:19 作者:北京现代  | 4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已是更深阑,窗外大纷纷扬扬的飘洒着,独自坐在电脑前欣赏着一篇篇意境优美散文,心中顿生一丝凄凉,一丝悲伤,一丝失意。立志写作的我有几分心灰意冷。我用心努力地丈量着我与他们的距离。

如果她们是花中的莲、兰、菊、牡丹,月季、百合等等有名字,蕴藉深邃意义的名花,我只不过是一朵开在深山中,最寂寞处的一朵没有名字的小花,既没有象征意义,也没有沁人心脾的馨香。如果她们是树中的松、竹、白杨,胡杨、梧桐等等象征意义深远的名树,我只能算得上墙角处,那一抹叫不出名字的衰草。

温暖的屋里已容不得我冰冷的心,那就出去走走吧。

独撑一把小伞,走在寂寮的街上,路边的霓虹依旧闪耀着迷人的色彩,厚厚的积雪把松树的枝干压的很低很低,似乎马上就有折断的危险。我终于领悟了落叶的心,它们是怕天的积雪把养育它们树枝压折,才慷慨的离去。手中伞的分量越来越重,我的心已无法举起如此多的忧愁,抖了抖收了起来,任大片大片的雪花击打在我的脸上,然后化作悲伤的泪,随意的流淌。

突然间想起了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那是腊月廿九的晚上,为了报达佛祖对妹妹的恩赐,我和弟弟妹妹一起去爬泰山,来到泰安才知道,那里下了好大的雪,而且还没有停,盘山公路和索道已经封闭了,徘徊在进山的路口,弟弟开始打退堂鼓‘咱回去吧哥’‘不行,爬上去’我意志坚定地说。弟弟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我,没敢说话。买进上票的时候,售票员说的一句话叫我永远不能忘记,‘别后悔啊,既然选择了就要爬上去’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我们是唯一一支上山的小分队。登山对我们这些在平原住习惯了的人是一种考验,又穿着笨重的棉衣,每登十几步台阶就得喘着粗气歇上一会,而且台阶又很滑。一开始的时候,爬上十几个台阶还有一块平台,可以叫一直高高抬起的脚,做一下平衡运动,一下一下弯曲的腿,也可以小憩一会,随着山势的越来越陡,平台的距离越来越短,台阶的密度也越来越大,最难望的是‘十八盘’,说路在脚下倒不如说路在头上,人弯着腰往上爬,头几乎可以碰到台阶上,雪光映照下的南天门似乎是头顶的云。腿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一会抽筋,一会腿肚子转到腿骨的前面去,强忍一阵阵撕心裂肺疼痛,稍微休息一下,咬紧牙继续往上爬,凛冽的寒风一次次擦拭着脸上的汗水,身上的内衣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最后我们胜利的爬完了12公里的6666个台阶,登上了海拔1545米五月独尊的泰山,领略到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意境,我也是平生第一次欣赏了人间最美的腊梅花。

一股无名的力量凝聚我的心头,举起手中的伞,狠狠地抽打了一下路边的松树,积雪呼呼地坠落下来,一次美丽的回忆拯救了我要折的树枝,意志坚定地向回走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37251/

雪夜的评论 (共 4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