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回家的路

2011-11-20 23:51 作者:西风吟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回家的路

西风吟

七岁之前都不曾有过离家的记忆,最早的离家生活应该是在七岁那年上幼稚园的时候,背了妈妈专门为我缝制的书包,那是一个黑底白花布做成的单层、单肩挎包,我又窃又喜地去了学校,这是我人生离家的初次记忆。在幼稚园的生活有喜也有泪,跟朋友做游戏的时光可能会很开心,但每当跟别的孩子有了争吵,或者受了老师的批评,甚至被桌椅撞疼手脚或者肚皮,都会莫名的想家,想妈妈,在以后小学六年的日子,这样的感觉都一直跟随着我。村小离家大概一里的路程,所以放学了我总不会在路上贪玩,而是急急忙忙的回家。

上了中学,我便随爸去了城里,说是因为城里的教学质量总是比乡下要好一些。那时虽然跟爸爸一起生活,但没有了从小萦绕着的气息,没有了我最最喜欢仰望的蓝天,没有了家门口的果园和高处的老柿树,没有了眼前那些熟悉的看着我和伴随我成长的身影,总是缺少了些家的感觉,所以每个周末回家就成了我这一周最高兴的事。那时候成熟又幼稚的心理,总认为自己长大了、进城了,回家的时候总喜欢要给家里带点什么,也是因为妈妈买东西总是要到城里来的,而她匆忙的脚步却不一定能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所以一元钱两个的勺子,两块钱一包的草莓,我总是会买的。坐在回家的班车上天高气爽心旷神怡,悠然地欣赏着路边的风景,总觉得树木也变得有了灵气,花草也开始有了话语。

上大学去了外省,回家的机会一年只能是两次。清楚地记得,第一个寒假回家的时候心中的狂喜一个月前就滋生膨胀着。自制一个倒计时表,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去划掉一个最大的数字,为了感受这样的喜悦,那些日子我每天都会早起几分钟。终于要回家的那个晚收拾东西到半夜,抱着同行的室友肆无忌惮地大叫,心在胸口砰砰地狂跳,一夜不停地做着回家的……

常年在外的日子似乎已经习惯了漂泊。后面的几年,每周打一个电话回家也成了一种惯例,不到周末打电话的日子可能很少想起妈妈那张皱纹渐长的脸和父亲慢慢驼下的背,因为我似乎有了属于自己的排除了父母在外的生活。现在,我离家很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就能到家,但是我回家的脚步却慢了很多,似乎最近每逢放假,电话里我总在推迟归期,我知道老人会很失落,但我还是晚归了,我总是想把一些事情安排到前面来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生的规律似乎如此。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的一次作文课上跟学生讨论“感恩父母”的话题,我们学校的学生大多来自乡下而在学校寄宿的,每到周末学生回家领取生活费,换洗衣服。高中的课程很紧,同学们回家的日子也仅限于此。为了响应学校团委“感恩父母”主题活动的号召,周六放学之前我给同学们布置了家庭作业,每人回家做一件感动父母的事。第二周的作文课上,同学们激烈的讨论着如何感恩父母,何时来感恩父母,大家意见分歧众口不一,回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我忽然有感给同学们说了这样几句话“高中之前,你们天天都能回家,而现在大家一周只能回一次家,等你们上了大学大多是一年回两次家,然后参加了工作一年可能只回一次家,并且是接近年关跨进家门到初五、初六就匆匆地离开,再到你自己结婚成家,一年休一次假却要讨论回娘家还是回婆家,回自己家还是回丈人家。”事后,我反思良久,感伤良久,总觉得这就是社会为我们每个人设好的人生步履和轨迹。

太多的不得已逼迫着我们一步步远离着家,纵使你有太多的不愿和无奈,作为个人也无力改变时间和社会推动着你不停转移的社会角色和使命。人生的脚步总会变得越来越匆忙,在这飞转的社会里,短暂的停留已是那么的奢侈和难得。每个人的心灵在疲惫不堪时,总是会有一种被架空的感觉,不知道我从何处来,不知道我将到何处。在找不到家的地方人似乎都会去寻求新的精神寄托,这也许会带我们走向另一程的辉煌,也可能带我们走向下一步的颓唐。越来越觉得家之最初的感觉是多么的重要和不可或缺,也许你已经体会到了,也许你还不曾察觉,但,如果你累了,如果你困了,如果你遇到困难了,如果了你受了委屈了,请踏上回家的路,家不但会包容你的一切,家更会指引你前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30042/

回家的路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