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重庆脊梁

2011-11-06 10:35 作者:^_^大山的孩子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重庆有我太多难忘的记忆,我曾在我以往的文字里粗略的提及。然而在我的眼里,重庆却有一群时刻牵引着我心的人群——山城棒棒

上个世纪一部名为《山城棒棒军》的电视剧进入荧屏,因为独具地方特色因而深受重庆人的喜。记得小时候村里唯有表叔家买了一台熊猫电视机,我常常半跑到他们家看这部电视剧。虽然电视模糊得荡起一层层波纹,但是我们这群孩子还是为角色的本色出演而捧腹大笑。若遇到雷天气,电视的电流声像发电机轰隆隆一般,我们形象的称为“炒菜”。

还记得梅老坎、方老壳这些熟悉的名字,直到后来上学之后才慢慢淡忘了这些儿时的欢乐。我常常喜欢一次又一次去看这部带给我童年欢乐的电视剧,与其说是一部反映重庆的电视剧,不如说是重庆人自己生活的真实表露。

今天我又看到了,看到了这些牵引和影响着我人生的山城棒棒。我提着行李下了车,耀眼的阳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转身放下行李尽情地伸了一个懒腰,望着涌过来的棒棒瞬间呆住了。棒棒里有年轻健朗的小伙,有满头斑白的老者。他们手持一根粗壮的竹棍,竹棍一头系着大拇指粗的麻布绳子。他们很热情地走向人群,很快就和自己的顾客搭上了话。

一位四十出头的老棒棒远远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眼前这些年轻的棒棒我竟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莫名的自卑和沮丧。他脸上微微地挤出几丝笑容,显然心里有很多难以述说的情愫。他望见我跑了过来,大腿间的骨骼显然没有了年轻时的那般灵活,僵硬得像田埂上翻滚的铁犁。脸上顿然散开了笑容,他用地道的家乡话问我是否照顾他生意,我告诉他我的目的地就在这里,他低头转身回到了原点。双手紧握着竹棍,静静地等待着生意的到来。我望着他斑白的头发被汗水浸透,那发丝像日里萧条的树条横七竖八的摊在头皮上,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汗的味道。我试着靠近,在这三米的距离里我看到了棒棒的真实生活。他那暗黄的额头被凹陷的皱纹霸占着,汗珠在消瘦的脸颊一股脑地滚落,这一瞬竟让我想起了游乐场里玩耍的孩子。

不一会儿,他盯上了一位差不多二十出头的姑娘。他急忙追上前去问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去哪儿?来,我帮你拿,你这么多行李一个人拿着多累啊!”他流利地问道。

女孩只埋着头拉着行李,继续跨着吃力的步子向前走。

老棒棒一边加快脚步,一边用被汗水浸透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女孩时停时走,老棒棒始终露出那两颗暗黄的门牙,脸上流出淡淡的微笑。

“妹儿,你去哪儿?你让我帮你挑一下,快得很。”

女孩看着老棒棒纠缠不休,头也不回地答道:“不用了!——我自己拿,我能拿动。真烦人……”女孩叽里咕噜的唠叨着,脸上爆出异样的烦躁和不安。红彤彤的脸蛋,似树头熟透的柿子。老棒棒用渴望和乞求的眼神望着女孩,手里攥着竹棍胡乱地打圈。

女孩拉着行李继续向前艰难的前行,那娇小的手已经被厚重的行李勒出一道道深深的印迹。老棒棒停在站牌旁,左手胳膊夹着吃饭的家伙,右手里摸了摸裤袋。他把右边裤兜翻了个空,抖动几下,只见几丝残留在裤边的碎棉絮飘了下来。显然今天他还没有揽到生意,干瘪的裤袋里装满的尽是空气。

七月的重庆简直成了热流,天高挂着炙热的太阳。老棒棒望了望天已经是晌午时分,大半个天竟不剩一朵残云。天渐渐暗了,空气也没有一丝凉意。

他没有气馁,继续跑上去跟在她的后面。显然和所有棒棒一样都是“谈判专家”,能言善辩充分体现出重庆人的口才。

他迈着大步,注视着女孩开始泛红苞的手。继续问着女孩的去向。女孩没有搭理,只是一旁翻看着手机。突然,她停了一会儿,望着行李叹了口气。

看着她有生意的成功性,于是老棒棒加大了攻势——“妹儿,你拿这么多好累嘛,来,来!我帮你一下就挑走了,我给你便宜点,你看……”

女孩站住了,放下东西和老棒棒盘起了价钱。经过了好几次的调价还价也未果。老棒棒说去朝天门很远要八元,女孩却只愿给六元。最后协商了好几回,终于七元成交。

他弯下腰装着行李,我远远的却能清晰看到椎骨把衣服撑得很高很高。日里的山城就像火炉,汗水很快就在他的脸上跳了出来。汗水在暗黄的脸上滚动,很快就汇成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那汗珠竟晶莹剔透起来,隐约的泛着亮点挑逗着我的眼睛。

不一会儿功夫,老棒棒装好了行李站了起来。他仰望着天片刻,用颈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老棒棒招呼着客户走在前面,自己慢慢地蹲下身子去挑起行李。我本想向前帮忙,但又害怕引起不必要的事端。我站在他的后面,看着他张开圆规式的双腿,暗蓝的裤脚还残留着泥土和汗渍。他慢慢地弯下腰去,就在那一刹间我听到骨骼里发出的“咯吱”声响。高高的脊背虽然有衣服遮掩,但是我却能清晰地看到一节一节的背骨。行李在他窄窄的肩上挑起了秧歌,在他的大手下摇晃着的行李渐渐平稳下来。我看着那黝黑的双手,隆起的血管在皮肤的包裹下竟像欲喷发的火山。黝黑的手背只留下岁月打磨下的裂痕,没有一丝血丝,恰似家里堆放的枯木一般。眼前的一切让我顿然想到了小学课文里学到的《挑山工》,我看着眼前的老棒棒眼泪再也忍不住,一下涌上了眼角。

老棒棒咬着牙低着头走在街头,慢慢地走远了,渐渐消失在人群中。

我想,挑山工挑起了泰山的重量,那么棒棒们却挑起了我们这座城市的什么?他们过着贫寒的生活,付出着无数汗水和艰辛。他们行走在繁华的车水马龙间,他们的肩上承载过无数人的欢喜和幸福,他们得到的虽只是微薄的收入,但是他们却成为了我们重庆最美的风景,成为其他城市无法媲美的风景。

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我对脚下这片养育我的土地有着浓浓的情谊。离别了数载的我终于再一次踏上了我日夜思念的故土。

重庆,我回来了!你总在里浮现,你在我眼前跳跃。我看着窗外起伏跳动的山峦,激动得险些流泪。这种心情只有离别的游子才能体会,这种心情就在这个宁静安详的晨曦出现。

我对这片土地的思念与热爱是难以用简单的文字描述,因为那份情就像一块糖果停留在我的心头。淡淡的甜慢慢融化在身体,以至于一辈子也渗进我的骨子里。

山城棒棒,你就是我心里的那块糖果。我为你的淳朴勤劳而感动,我为你在风雨里挑起的无数份力重量而感动。谢谢你们,是你们挑起了重庆的脊梁,是你们让我懂得重庆人的幸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26247/

重庆脊梁的评论 (共 2 条)

  • 疯狂侠客88
  • 寒烟冷月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