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1-11-05 00:27 作者:心湖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这样车子开动的时候,她可以看到景物快速的离开自己,你亦不会回头去找他们,甚至不会记得。他们的模样,只是模糊的记忆,快速忘记。她只是喜欢这种快速忘记的感觉,如此清晰,凛冽的感情

把随身的挎包,放在身旁的坐位上。位置选在了倒数第二排,这个位置让她觉得相对安全。如果,选择是最后一排,那么定有其他人,与自己同坐。而你得一直忍受,身旁这个人言行举止。有时,无法对别人容忍,甚至只是一个不善意眼神,她亦觉得难以忍受。一直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心里有着强烈孤傲感。自持,清冷。

她想,有些东西好像与生俱来,你无法逃离。

看着窗外的灯光明明灭灭,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听着喜欢的音乐。心里亦是快乐的,只是有些傻傻的微笑,都是不意让人察觉的。自己离她越来越近了。好像心底里可以开出花来。

蓝蓝,蓝蓝。不能睡哦,很快我们就到家了,我们快到家了。

在野地的草从里,玩得很疯。她把弄脏的小手拿给她看,她快乐的笑。快乐的跑,快乐的跳。捡到两只野鸭蛋,放在荷包里,宝贝着不让她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她玩得有些累了,靠在她的背上,拉过她放在胸前的辫子,闻着那特有的味道。恍惚的感觉,自己离家越来越近了。羊场小道的黄泥路,坑坑洼洼。她的脚步,一高一低。一阵风拂过时候,听见小路两旁的马尾草,发出嘶叫。而她们俩被淹没在这比人头高的马尾草里,灰色压低的云层,很厚很重。没有儿,飞过这暗色的天空。

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开。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她对她说,她看到眼里的失望,和隐藏在心底里的泪水。一直以来,她都是让人失望的。所以,她并在乎周围的人如何看待自己。她长大了,长成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女孩

其实,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厌倦了这个家庭,不被关,尊重。她似乎可有可无,常常在里独自哭泣,那种寂寞好似已经把她吞噬般。那场场如魇的恶梦,一直缠绕着她,她无法呼吸,思考。在外界看起来,她是很乖的孩子,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心里隐忍着的那个自己。

其实,她更喜欢心底里的那个自己,不被束缚,不压抑。可以拥有心灵上的自由,公正平等的待遇。她想她的忍耐限度,终是到达根限了。或者说,终于她已经有这个能力可以离开了,永远不在回来。可以无牵无挂,一去不回。有时,她想。家庭与自己倒底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好似一个细胞,被分裂出来。慢慢被分裂出来的细胞,完成了个体转化,成为一个独立的细胞。而与母体已经不产生任何的关系。唯一能有关系,只是基因。就算基因已经异化成为独立的细胞,可追溯到最后,你仍然无法剥夺你从母亲分离出来的事实。

她以为,离开。就远离了那种寂寞,远离了她的那个场。她哪里知道,那种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有时,面对一个人可以毫无顾及的敞开心扉,对他们倾诉所有。可是,她想倾诉了,又怎么样呢,那个人还是会走,还是会离去。而你又得去找下一个值得你倾诉的对象,信赖的对象。也许把他们放在心底里是最安全的。只留给自己。

感情,也许可以让我们释放那个最真实的自己。她相信着世界某个角落有那么一个人,是可以让自己释放那些天性的,是可以彼此心灵相合的。也许,那是她唯一有所要求,和值得期待的事情。

她已经很久不在对别人进行倾诉了。曾经,有过倾诉的对象。最好的东西,丢了。不见了,就算你用尽了十年的时间去找,他也不能够回来。

孤单一人,在陌生的异乡生存。有时,她只想证明没有他们,她也可以自己生存下去,她已经不需要他们。独自承受着艰辛,长大了然后你可以离开了,必需去面对自己的生活了。就是如此。可,年纪越大的时候,逐渐开始明白,家庭的重要性。她想,其实她一直都是固执而任性的,她知道自己心里想找寻什么。

可,从来不敢去正视心里的想法。有些人,隔得如此之近,却永远没有办法靠拢。血脉带来的有什么呢,好像只是一个证明。血脉只是血脉,证明你们存在某种联系。而现在,知道了,血浓于水,是一种如何的感情。

当她踏上归家的路途的时候,她知道了。那里,是她花了半生的时间,找寻的东西。也许那里曾让我们感到压抑,愤怒、逃离。可里面依然有我们找寻的平静,安宁、温暖、还有不能割断感情。

2008-10-2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25871/

归的评论 (共 2 条)

  • 依儿
  • 大神鸟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