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平安是回家最近的路

2011-10-11 15:05 作者:麦香小农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中午的时间太紧了。十一点四十下班,一点半上班。还要回家做饭,无论如何也想自己眯会儿眼。就开车有点急,而前面一辆车像在爬,真闷,这么宽的路,它在路中间爬。跟了一会,还是耐不住性子了,就想超车,结果刚把车拐出来,迎面飞驰一车,我吓得急忙回打方向,噶叽,跟刚想要超的那车刮了。

现在好,怎么也快不了。停下车,看看自己的车和别人的车怎样了,打报警电话,打保险电话,等着。对方也是一女的。一会叫了自己老公吧,还有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想用蛮力解决吗?我不管,她怎么说,她老公直着脖子威胁,我只等警察。警察半天才来,拍照,认定责任。保险也过来了。我跟她协调,想用保险赔付,那直着脖子吼的男人和已经不再淑女女人都不答应,就只得叫来嫂子借钱。其实那处理事故的是嫂子的同事,他们互相认识。但嫂子也是息事宁人地给我钱,赔付她。哥哥与嫂子在政法部门,但他们是纯粹的书生,从来不可能以势压人。

本来是想快点回家,但那一中午,根本没有能回家,等处理下来,我好回单位上班了。那时,终于明白:平安是回家最近的路。

一次次去事故科处理,再去保险公司,找地方修车,那时间加起来,不是几个小时就能计算了。本来只想快几分钟,不但没能快了,还浪费了时间,金钱,口舌。

小心点,再小心点。

前些天看见路上一辆救护车一辆轿车横在路上,本来没在意,觉得是救护车与轿车刮蹭了。后来听同事说,是轿车撞飞了一位中年妇女,我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觉得那女人肯定没命了。她又说,那女人让人扶着才起来。哎呀,谢天谢地。她还活着。不管怎么说,她还活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因为她一说撞飞,我一下想起那年晚上马路上的一滩血。在暗淡的路灯下,那滩血是令人那么触目惊心。后来听说那是位中学教师。他们三人开完会,到单位对面吃了点饭,正要再回到单位看学生上晚自习。一辆车毫无征兆地飞驰而来,一个大男人的身体,在猛力的撞击下,轻得像羽毛,飞起来,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同事过去看时,就没有了气息。那没有走回单位的一步,成了他人生最后的一步,永远地回不到学生中间了,永远地回不到妻儿身边了。学生们用泪水和哭泣表达自己的伤心悲痛。全校师生追悼这位优秀的老师。

我不认识这位老师,但能想像一位好老师对学生意味着什么;一位好丈夫,对妻子意味着什么……

但永远地失去了……

开着车的时候,小心一点,再小心一点。任何人的命都不可再生,不能代替。那在马路上跑着的孩子,那是父母的宝贝,那颤颤悠悠过马路的老头老太太,那是孩子的娘。那在马路上奔忙着去工作的人,跟我一样,上有老下有小……瞪着眼,盯着马路,不敢有一丁点的疏忽和闪失。

但自己小心,不见得别人也小心。那次我确实在小心翼翼地过环岛。那辆车想超车吧,把我的车刮蹭了。停下车来。他居然说我碰了他的车。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我觉得还是报警,警察来了,协调,他还是不依不挠。当时我就想,如果我长得是一个黑大汉,满脸络腮胡子,一下车就揪起他的衣服领子来,他还敢不依不挠吗?

一会老公来了。谁告诉他的?老公搂着他的脖子说好话,塞给他钱,他还嫌少,在警察的劝说下走了。

我真的觉得郁闷。我撞人家,我负责,我认。可这次,明明是人家撞我,为什么还是我赔钱?老公息事宁人地说,好了,你没看他像个“好孩子”吗?(好孩子,我们这里社会混混的称谓)即使你争来理,让他赔你钱,他以后还可能找事的。你忘了那件因为车祸而刀子捅人的事了吗?

那是几年前,一辆摩托车跟一辆轿车刮蹭。本来是小事,两人争执不下,摩托车主叫来自己的哥哥帮忙,而那轿车主叫了一个好孩子,那好孩子拿了一把刀,一下子捅到了劝架哥哥的肝脏上。哥哥从家里出来,在自己的家门口,倒下来,再也没能回去。

天晴,下午,太阳很好。在那个晴朗的天空下,很多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悲剧发生。那是老公亲眼所见,现在说起来还心有余悸。

而对我来说,那位被杀死的人,从来就没死。那是很帅气的男人,既不像干粗活的人那么粗壮邋遢,也不像商人那么精明市侩。他更像位傲气的知识分子。干练,清高,傲气。我几乎没跟他说过话。那次,手机的时间不对,自己不会调,别人就告诉我,他会,很多东西,他一拨弄就会。现在,他给我最后的印象,就是在夕阳下,拿着我的手机,专心调制的神情。

现在,那位穿着乳白色西服帅气的男人,早已入土多年。

能平安回家就是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20161/

平安是回家最近的路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