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耕牛的泪水

2011-10-09 21:58 作者:青裳孤客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行走在异地他乡,时常会念起故园渐行渐远的物事,而这其中,最令我难以释怀的,是耕牛的泪水。

当秋风把宛东沃野染成一片一片的金黄与白时,牛的重负也就接踵而至。先是成车成车的拉苞谷棒子、黄豆杆,接着拉棉花柴、耙田草、运土肥,而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头。帷幕的拉开,始于牛的待遇的显著改善。父亲一边大勺大勺地往料缸里倒棉籽饼,一边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老掌鞭们说,这喂牛嘛,讲究个草膘料劲水精神,赶明儿就得犁地耙地了,这可是费大劲的活,不给牛吃好料咋行?”一会儿又看看大口大口卷草吃的牛说:“放心吧,牛不吃白食!”其实二伯父就是村里公认的老掌鞭,但只要活不紧父亲一般不麻烦他,说他活倒是干得很好,就是只会用牛不懂惜牛。但我和弟、妹都还小,帮不上大忙,父亲终究还得请二伯父。

暮色中,父亲前脚还没跨进门就急急地叫我:“快把牛拉去吃草!”我接过牛绳,将仍在呼哧呼哧喘气的牛拉进牛屋,昏暗的油灯下,整个屋里都弥漫着土腥与汗腥混合的气味。当我把用喷香的棉籽饼均匀地浇到牛槽里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如碧空般湛蓝的牛眼中,突然流出两颗澄澈如波、温润似玉的泪珠。这时,新月的清光透窗而入,与牛的泪水交相辉映,幼小的心灵,竟涌出一种别样的感动

那澄澈的牛泪,也成为我童年见过的最温情、最纯洁、最美丽的瞬间之一。可无论牛怎样温良、忠诚、强健、忍耐,甚至我们还可以把更多的溢美之词呈献给它,但牛还是无可挽留地老了,拉不动犁了,不中用了,终究还是难以逃脱它的宿命。在故乡,有的汉子只杀一次牛便终生再也不肯干了,他们说见不得老牛倒地时的浊泪,但也有的人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老人们说,禁得住牛泪考验的心,会变成世间最铁的心!

更多的人会把牛交给贩子。至今我仍记得二伯父卖牛的情景。日的残阳下,头发花白的二伯父接过一叠薄薄的钞票,把牛绳递过去,老牛转弯时抬起头,刚好与二伯父相对,人和牛同时泪眼婆娑。后来,我们家的耕牛终于一病不起,治疗也无济于事。父亲大口地吸着烟,眉宇紧锁。几天后的一个落霜的清晨,老牛居然勉强站了起来,我连忙给它端来半盆放了盐与麸子的温水,父亲的忧郁却更重了。果不其然,老牛并没有去饮水,仰起头看了我们一眼,訇然倒地。冷风扫过,最后的牛泪惨然滑落。

我不知道那眼神和泪水代表着什么,是对主人的感激,还是不能继续为之服务的歉疚,抑或二者兼而有之。但对于乡民们来说,在老牛訇然倒下的瞬间,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到来。在南阳盆地一马平川的沃野上,古老悠扬的赶牛声渐趋消匿,处处是农机欢快的轰鸣,这无论如何都是伟大的福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而我,也走出了故园,将青想播到了远方。碰过几次壁后发现,我的性格竟或多或少地受到牛的熏染。然而我所处的,非但是一个大变革、大发展、大跨越,更是一个大喧嚣、大浮躁、大芜杂的时代,甚至是一个让我们自己都无法辨认自己的时代。忠诚、温良、敬业、踏实、坚韧、奉献等美德,早已成为遭鄙夷、遭抛弃、遭嘲笑的字眼,而如我般从黄土地里走出来的人,竟还抱着众人的垃圾当宝贝,当准则。猛然间发觉,我竟也是一头在农机时代梦想着俯首曳犁的牛。

我们这个时代,传统的感召力已经瓦解,新的规则尚未完全建立。社会转型期各种思潮的碰撞,决定了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必然会有独特的心路历程与成长轨迹。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又何其有幸!每当我快要坚守不住想要随波逐流时,黄土地的厚重和牛泪的澄澈总会令我倍感清醒,于是重新打起精神,再写下一些慰藉心灵的文字。我想,“人间正道是沧桑”,只要坚守住底线,用一颗宽广、坦诚、积极的心态去直面人生,总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19786/

耕牛的泪水的评论 (共 5 条)

  • 疯狂侠客88
  • 剑客
  • 赛飞
  • 羽痕丢丢
    羽痕丢丢 推荐阅读并说 坚持做最真的自己!问好!
  • 青裳孤客

    青裳孤客备注:2011年10月10日发表于中国作家网,11月2日发表于《三门峡日报》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