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忘的新兵生活

2011-10-09 20:02 作者:偏说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989年3月21日下午,欢迎新兵的仪式结束后,我被分到新兵三连二排五班。班长姓和,云南丽江人。他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子,小鼻子小眼睛,属于不被人正眼看的那种类型。得知整个新兵生活要在他手下混,我的心当时就凉了半截。记得出发前,当过兵的叔叔告诉我,新兵训练很关键,是实现从社会青年向合格军人转变的基础,对以后的发展影响很大。而这个基础能不能打好,关键看带兵班长的素质。俗话说得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我打量着这个既矮且黑、说话跟打机关枪似的顶头上司,内心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我该怎么办?我的想、我的抱负、我心中早已绘就的宏伟蓝图,仿佛一下子离我远去,变得遥不可及,弄不好就得稀里糊涂混三年灰溜溜地回家了。但我心里却又响起另一个声音:不,事在人为,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一定要从‘没路’的地方拼出一条路来……

因战区未撤,我们的训练被强化,其严格程度让人不可理喻。训练场东侧有一个臭水塘,水深没膝。第一次搞队列训练,和班长说:“军人必须做到令行禁止,今天我先给大家做个示范”。接着他去请了排长来,他站到我们队伍之首,面向臭水塘。排长威严地下达命令:“五班长!”“到”,“目标,臭水塘,齐步——-走!”和班长响亮地回答“是”,便迈着标准的步伐向前走去,走到塘前,丝毫没看出他有犹豫的样子,扑哧一下就迈了进去,在水中仍然按照“齐步走”的动作要领前进,每抬一下脚,水塘底下的黑蓝色的淤泥就泛了上来,几十米外都能闻到臭味。我吃惊地望着这一幕。和班长的这个举动,使我最初对他的看法有所改变,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敬意。

一天上午,排里进行全副武装低姿匍匐前进训练,训练地点是一条三百多米长的石子路。我们背着背包和4枚教练手榴弹,用双手托着冲锋枪在路上爬行。但我们穿的衣服不多,爬了不到一百米,有人就坚持不住了。排长严厉地说:“无论是谁,就是爬到半也得给我爬到头”。一开始,我一直默默地坚持着,爬了不到二百米,我的胳膊肘实在痛的受不了,就趴在地上想休息一会,我悄悄地看了看肘部和膝盖部位,衣服已经磨破了,胳膊上血迹斑斑。在我左前方的和班长回头给我打气:“坚持,要知道你练的不光是打仗的本领,更重要的是锤炼永不服输的斗志,一定要坚持,我相信你能够胜利”。我冲他笑了笑,调整了一下心绪,又咬紧牙关向前爬去,当我在规定的时间内爬到终点时,一下子把脸贴在路面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部队上有句俗话:老兵怕号,新兵怕哨。尤其是紧急集合哨。那种低沉、短促的哨音,听上去使人高度紧张和慌乱。我们睡得是通铺,底下用砖垒半米高,上面铺床板,全排近40人一溜排开。记得第一次打紧急集合,因不准开灯,我的一只鞋找不到了,别人都跑出去了我还在找鞋。排长打着电筒进来清查,厉声说:“你在这磨蹭什么?快点!”。我吓得一哆嗦,穿着一只鞋跑了出去。队伍在训练场上跑了三圈,然后开灯检查,大家顿时都笑出声来。有的新兵被子没打结实,长长地拖在地上。有个新兵上衣穿反了,两个上口袋吊在胸前,口袋里面还装着东西,鼓鼓囊囊的,就像女人的乳房吊在那儿。还有个小个子更神,他的裤子让别人穿去了,他上身只穿着件背心,把上衣系在腰部,跟穿着裙子似的。

因为语言的差别,紧急集合中经常闹笑话。记得有次深夜,我们紧急集合后一直跑了五六公里,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在水库边,排长命令就地休息10分钟,然后把我们带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大山。和班长在前头带路,排长在最后,其他班长夹在我们中间。走得全是沟、坎、坡及沼泽地。涉溪水,钻丛林,有时还要攀登数米高的山崖,跳入两三米深的坑洞,惊险又刺激。我们边行进边训练应变能力,和班长在前边出情况,依次向后传,排长在最后下决心,再依次传到前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和班长出的第一个情况是:注意,前边发现一个人。

排长命令:停止前进,注意隐蔽。

队伍停下后,和班长找排长一问才弄明白,原来有的兵(比如我们山东胶东地区的)说话“人”“银”不分,而云贵川一些地方的兵说话又“云”“营”不分。和班长说前边发现一个人,传到排长那儿竟变成“前边发现一个营”。

路过一个小山村的时候,村子里传出了狗吠声。和班长这次出得情况是:注意,前边有狗。传到排长那儿却成了:注意,前边有鬼。排长下达的命令是:屁话,给老子继续前进。

一个半月后,我们转入实弹训练,战友们的情绪都很高涨。从踏入部队那天起,连吃饭睡觉都搂着枪,却一发子弹也没打过。和班长说,现在不光能天天打枪,还要打迫击炮、火箭筒、投炸药包、真手榴弹等等,是显露真本事的时候了。

冲锋枪实弹射击共分一至六练习,开始训练的时候我打得水平时好时差,到后期稳定下来,基本都在良好以上,新兵集训结束考核,我一至六练习全部都打了优秀。和班长说,在老连队一至六练习都打优秀的就是特等射手,你其它科目都很好,下了老连队肯定进尖子班。我听了虽然表面上保持镇静,说话也谦虚,但心中却是美滋滋的。

三个月的新兵生活,我感到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当兵之前,总觉得自己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思想单纯,无忧无虑。现在完全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站在这个层次上回顾以前生命轨迹,一切都变得很遥远,很陌生。仿佛是做了一场梦,梦醒后一下子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浩瀚而神奇,诱惑我不停地去探索,去解读。以前看身边的人和事,总觉得好像隔着一层膜,一团雾,现在却觉得就像我眼下的一盘棋,想怎么走,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想到这里,我由衷地感到惊喜,感到自豪,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集训结束前,部队为我们换发了新军装,授了列兵军衔。在授衔仪式上,连长声音洪亮地宣布:从现在起,你们已经完成了从一名社会青年向合格军人的转变,成为一名光荣的边防战士了。在庆功宴会上,全场一百多号人先是精神百倍,开怀畅饮,继而相互拥抱,泪流满腮。一百多个日日夜夜啊!我们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同睡同训同学习,培养起了深厚的兄弟情,战友谊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分别了。分别是痛苦的,但留下的记忆永恒美好的。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脑海中时常浮现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孔,威严的排长,坚定的和班长,胆小的小、机灵的小黄……也经常浮现出我们如火如荼的训练场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19766/

难忘的新兵生活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