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战友王青

2011-10-09 08:31 作者:偏说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在连队当文书的时候,王青是连部通信员,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憨厚朴实。中等个头,浓眉大眼厚嘴唇,说话声音略微沙哑,黑里透红的脸上长满了青豆。王青的家乡在贵州省黔西南州,他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据王青说,他们那地方很穷,“斗笠大的地,巴掌大的田,水比油还贵,土比肉值钱。”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干,也难得吃上顿白米饭,平常靠吃洋芋(土豆)度日。王青下面还有一个患病的妹妹,日子过得很艰难。常言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为了挣钱给妹妹治病,王青读初一那年辍学,跟着他叔叔四处打工,出卖体力,但收入甚微。别说治病,连家中日常用度都很勉强。王青17岁那年,他妹妹不幸被病魔带走了,王青悲痛之余,离开了那片贫脊的土地,选择了从军。

据我半年多的观察,王青是个非常节俭勤快的人,他虽然文化不多,但懂得“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的道理,来到部队后,他每月的津贴费除买牙膏香皂等生活用品外,其余都寄回了家,从不乱花一分钱,脚上的解放鞋洗成了白色也不舍得扔。他干工作不会耍心眼,无论脏活累活,都抢着干,而且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一天,王青拿着一个绿皮日记本来找我,沙哑着嗓子小声说:“文书,我没有文化,我想用每天写日记的办法来提高自己,你帮我看看写得行不行”。

我接过日记打开扉页,看到上面写着一首“诗”,题目是“思念小妹”。诗一共四句:小妹已死去,哥哥真痛苦,离家来当兵,家里剩父母。我看后鼻子一酸,差点没掉下眼泪来。字用黑墨水书写,笔划有明显加粗的痕迹,看得出,他很是用了心的。再看他的日记,每页纸都写得满满的,字不漂亮,但一笔一画写得很认真,很工整。唯内容日日重复,看了第一篇,后面的就不用看了。他是这样写的:“1990年7月5日。早上听到起床号我就起了床,先把被子折起来,然后我就打水洗脸,洗完了脸我就去挑水,把水挑回来我就找扫把扫地,扫完了地我就去出早操,出完了早操我就去炊事班帮助打饭,打完饭就开饭了,吃完了饭就去训练,训练到11点半就回来了,回来后我先洗了手,然后到炊事班帮助打饭……看到这里有人一定感到好笑。老实说,如果我不了解王青的情况,也会觉得很好笑。日复一日,他都在做着同样的记录,而且是那么的认真和执着。使我想起了希腊神话中的西西佛,他因为犯了错误受到天帝宙斯的惩罚,让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往山顶推一块石头,非常痛苦。但是西西佛最终从痛苦中发现了快乐,他不但推过了世间最美丽的风景,而且推出了生命活在过程中的真谛。但王青没犯错误,也没有谁惩罚他,他唯一的不足是知识太少,他那样做完全可以视为一种本能的对生活的热,等他有了西西佛一样的收获,也就写不出那样的日记了。

自此,我对王青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给他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王青太纯朴,太忠厚,只知道付出,不知道索取,加之家庭方面的原因,使他始终与机遇无缘。即使机遇找到他身上,他也不会把握,最终还是让本该得到的东西白白溜掉。

和平年代,连队通信员的任务不只是上传下达,还兼着公务员的差事。如为首长打开水、整理办公室、卧室卫生等等。按说王青只要为连长和指导员服好务就可以了,但他不,他把副连长、副指导员、司务长甚至连我这个芝麻大的“官”也一起服务了。我曾私下跟他说,王青你不要这样,你照顾好连长和指导员就行了,其他人不要管,你这样累都累死了。王青嗨嗨地憨笑着说,没什么的文书,我跟叔叔打工的时候比这累多了。别人劝他也是一样,他始终坚持着。连队干部都很受感动,纷纷表示有机会要好好培养培养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当兵的第二年,团里给了一个保送上军校的名额,条件是思想品质好,军事素质过硬,高中以上学历,连队在征求意见的时候,我极力推荐王青,连队干部也大都是这个意思。其它的条件王青都没问题,唯“高中以上学历”一条将他卡住了。有人给他出点子,让他回家托关系办一个文凭。他听了摇摇头说,那不是搞假么?就是办的成,我这点文化早晚也要露马脚,有那么多战友都够条件,还是让别人去吧!我这就挺好了。我也帮他出过一些类似的主意,他都没采纳。最终,王青把这个机会放弃了。

那年仲秋的晚,我约王青到营房西面的丫口山中散步。夜景很好,月朗星稀,奇石林立,溪水淙淙。一到这儿,我就想起王维的诗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我们边走边谈。王青显得有些拘谨,始终在我右边略靠后的位置。我说王青你是怎么想的,你为什么要当兵?他说,部队上可以免费学技术,我来就是想学点本事,回去后能让家里过上好日子,可是……。我打断了他说,可是什么啊?你上了军校,毕业后可以当干部,领工资,不是很好吗?他说,那样我若干年不能回家了。我说干吗要急着回家呀?部队是个大熔炉、大学校,只要你努力,会有很多机遇的。他犹豫了一会,小声说,我父母亲身体都不太好,我想尽快学些致富本领回去照顾他们。我心里有些堵,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就问他想学什么技术,他说最好学养殖,我答应帮他找找人,争取一下。

几天后我去团部办事,特意到后勤处刘处长家打听。他跟我是同乡,部队上很讲老乡观念,只要不违反原则,给老乡办事一般都很痛快。我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他说目前没举办这样的培训,不过可以让他到地方院校培训,费用由团里解决。我一听高兴坏了,赶紧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王青,并向连首长做了汇报。连首长也很支持,而且考虑到王青家里困难,还从生产收入中拿出五百块钱支援他。几天后,王青如愿以偿地去了昆明一所院校学习。按照既定方案,王青要学习六个月,谁知他去了不到十天就回来了。听指导员说,他父亲病重住院,发来电报催王青回去照顾。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人算不如天算,碰上这样的事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替他感到惋惜。

王青走得很匆忙,假是指导员亲自到营里帮他请的,时间是两个月。我把王青送到汽车站,上车前,给他买了一袋水果点心,并将预先准备好的二百块钱也放在里面给了他。可我怎么也没料到,他这一走竟再也没回来。两个月后,他叔叔来到部队,说王青父亲的病一直不见好,她母亲又病倒了,请求部队让王青提前复员。报告报到师里,师首长很快就批准了。

此后有半年时间,我还偶尔收到王青的信。他在第一封信中说,我给他买的水果点心他路上没舍得吃,提回家给病中的父亲了,还把那二百块钱夹在信中寄还了我。说他家里的事他有办法解决,不能要我的钱。半年后,王青就音信全无了,我给他写了好几封信,他都没有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19595/

我的战友王青的评论 (共 13 条)

  • 疯狂侠客88
  • 羽痕丢丢
  • 剑客
  • 浅笔抒写
  • 寒烟冷月
  • 杨远煌
  • 吴弘毅
  • 淡了红颜
  • 青茶
  • 怡帆
  • 紫玉
  • 纳兰
  • 赛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