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谁念西风独自凉

2011-10-04 01:08 作者:浔风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寂灭的星空下,明月高挂于空。乔静的山林,沉睡的都市和无眠的旅者。伴随而来,于是乌云遮蔽了明月,凄清代替了祥和,眼眸里秋意不自的弥漫开来。终于寒秋有了些寂寞,最后风雨纷纷散落于满夜苍茫。

秋风晚来急,深夜迟暮雨。我道岁月无限好,岂知风霜不肯饶?风是纷纷,雨也纷纷。佳人倚栏盼谁归,明月橱窗照何人?谁又为谁痴望于窗前,谁又为谁整日梳妆?少年把酒问沧溟,不如沧桑一场醉。是酒愁了心绪,还是心绪诉了离愁,那孤客何曾醉一场?

恍惚,雨渐渐停了下来,偶尔还能听到水滴落地的声音。夜,万物众生都归于安宁。可,诗人却无法安然。或许他属于这无声的夜,他的诗篇注定在此刻开始华丽,他的也在这一刻得以延续。一许寒秋,冷落几多忧愁。寒潭深处,深藏少许柔情。于是诗篇到了终章,华丽也开始没落,是到了分别的时刻。美丽的人也如美丽的般可遇而不可求。或许有的人,注定过而不往。

黄昏,我从酒醉中醒来。掩于枯叶之下,暗淡的斜阳,初生的晓月。身后是衰微的云海,人间仙境中,陪伴我的不过是那一壶浊酒。三百年前,你说要我等三百年。可三百年后你依旧不见芳踪,可曾是我错过了什么?

琵琶有音,竹笛无情。偶有余音绕耳,可是旧恨难消?人道是岁月悠悠,不若南柯一梦。枕有沉香,愿以千年不醒,换得来世一缘。

西风瘦马,鹧鸪清怨。是流年归去,经年复来。不觉间已华发满冠,朝华鬓白。我便老去,这岁月如刀刻得满面沟壑。窗外是黄叶萧萧坠落,满目荒芜。西风残夜,谁人怜我老来孤,谁人念我往事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美酒当前本应把酒言欢,终究岁月不过平添了半分伤愁。伊人远去时,也是雾雨卿卿,直至最后也没有留下半点残念。雾色深重,佳人就此而别,无牵念也无归期。缘终于到此为止,时光流转,至此生死两茫茫。

年少多情时,我道痴情总比无情好。经年此去时,我道别离总比离别欢。不知老来归去时,是否还会固执己见?夜色凄凉,不见星斗满天,不见明月流连。不远处三两点街灯,依旧闪亮。孤灯做伴到不觉寂寥

是旖旎往事,令人低徊不尽。虽深藏暗处,却并不沉默。人总是如此。得到时,再多欢愉亦觉寻常,不知其珍。总到失却之后,方知前事伶俜,终追之晚矣。

空樽无酒,何处诉情仇?也曾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酒醉处,花如故。又是一叶寒秋,却是秋已过,难留。残风已照今夜灯,相伴唯有孤影。何处有佳人,怜我惆怅心?世人皆觉无情罪,不知罪里无情催。泪花鬓白,伊人芳踪难觅,才道是岁月过,情两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18630/

谁念西风独自凉的评论 (共 2 条)

  • 浔风
  • 依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