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家乡的树

2011-10-01 22:02 作者:渔舟唱晚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老家在安徽枞阳,是一片丘陵地区,在起起伏伏、绵延不断的山丘之中,有一条弯曲的小路,从钱桥镇通到同心村。在小路的尽头,有一个三十多户的小村庄,名叫山边,我小时侯就住在这里。

其实,山边根本没有山。村庄门前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河,从黛熬山发源,直通长江。我的家就住在小丘陵旁边、离小河很近的地方。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诗人向往的“小桥、流水、人家”,原来就是我的老屋。

村里有两口塘,大点的叫大塘,小点的叫小塘。从我记事的时侯开始,村里有十多棵左右参天大树,都在塘边,每棵树的树围,足够三个大人才能合抱,遮天避日。离我家门前只有一百米左右距离的,是一棵古老的枫树,至少也有一百年的年轮了。至今我还记得,被秋霜浸红的枫叶,在风中黯然飘舞的情景。

记得小时侯,大人出去干活的时侯,我就光着脚丫,坐在地上痴痴地看树,看枯叶凋零,看新芽绽放。可能因为天天看树的原因,所以,我从小对树就有着特别的感情

每年的暑假,天是属于我的。常常晚上,在大树下摊开一张竹床,然后躺着,看天空,看大树,看星星,看萤火虫的点点星光。小时侯,喜欢偎在父母的身边,听大人讲天南海北的故事,上小学四年级之后,开始有了思想。我不仅仅是为了乘凉了,还有一个更隐约的目的:想在安静的里,听听一棵树生长的声音,关注一棵树从枝繁叶茂到枝叶零落的历程,然后开始怀念

在我老屋书房的后面,有三棵枣树,枝干曲折遒劲,弯弯曲曲肆意向天空伸展着枝条。枣树下面有几十颗向日葵,这是我父亲种的。向日葵只不过是对枣树的陪衬,用她的繁华衬托着枣树的苍桑、从容和高雅。我每天用心观察枣树的变化:日的新芽,夏日的苍翠,秋日的落叶,日的嶙峋……一年一年,简单重复,却自然明了,不必翻阅日历,便可以由一棵树的姿态识别一个季节。(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出了老屋,往东边走500米,就有大片的松林。我常常坐在松林里或躺在柔软的松叶上,听听松涛,听听松树用自已的语言描绘生长的历程。我发现:没有一棵松树的枝杆是笔直的,它们总是曲曲折折地艰难地延续着生命。于是,我又开始同情树的生命。

我亲手种过树,完全可以感觉到一棵树的快乐悲伤。“昔年移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从亭亭如盖到繁华尽散,然后又枝繁叶茂……这就是树的一生:坦然、豁达、勇敢,总向往着新生。

我到北方以后,很少见到树,特别是家乡的大树,因而更加感觉到树的珍贵。离开家乡很多年了,虽然乡音难改,但很多事情忘记差不多了。唯一难以忘怀的,常常萦绕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的,就是家乡的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18176/

家乡的树的评论 (共 4 条)

  • 慕容雪
  • 剑客
  • 梦天之蓝
  • 疯狂侠客88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