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此去经年

2011-09-30 21:46 作者:蔷薇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如今

只见故人来,不见故人心……

一个在我年少时第一个慕的人,一个在我年少时最爱慕的人,有一天突然离开了我的生活。只因为年少,所以并没有爱入骨髓的疼痛;只因为我知道他去了哪,所以也没有发疯似的去寻他。如此我以为今生再不会相见,于是深埋心底,好好珍藏着,在寂寞时慢慢回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然而让我始料不及的是阔别九年的重逢。在这九年里我爱过别人也被人爱过,但是脑海中始终有一个关于他的影子。我曾无数次想象我们重逢是会有怎样惊心的模样,是热泪盈眶还是无语凝噎。然而现实告诉我,什么都不是。

再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哪一张熟悉的脸,只是多了关于岁月的痕迹,青青的胡茬,笋般的痘痘,身材还是瘦瘦的只不过长高了很多很多。

简短的寒暄后是热烈的畅聊。在交谈中我嗅到了完全陌生的味道,我不禁疑惑起来,这还是小时候的他吗?眼前这个人竟是如此的陌生,少了小时候的纯真可爱多了世事的浮华与自傲。我僵硬地笑着,我明白这是时间和距离带来的变化,不可否认的是我也有变化,然而这个小地方和北京相比,他是见过世面的人,我只是一只丑小鸭。我总觉得心中的那份本真还在,而他呢?我不知道。

也许因为是女子吧,心中总会有那种小女人的情怀和无由的淡淡闲愁。此时此刻我开始怀念小时候那一份纯纯的爱,而不是现在客套的寒暄。不知是不是所有的女子对初恋都有一种特别的怀念或情节。于我,那只是昨日黄花,于他,我只好把美好记忆留在童年了。

我甚至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冲淡,任何的心伤都会愈合,曾经刚正不阿的倔强会被打磨的和珍珠一样圆滑。面对改变,我真的害怕了,我不知道此时我遇到的人下一秒钟会在哪。有人说:“人的一生就是无数过客与过客的交集。唯一不同的是有的人呆的久一点,有的人转瞬即逝。”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17951/

此去经年的评论 (共 4 条)

  • 赛飞
  • 剑客
  • 疯狂侠客88
  • 梦天之蓝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