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出黄昏

2011-08-28 17:11 作者:昏昏道人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方僧

走路与散步,我看不出有质的不同,只是速度有快慢之分,乡里人说的那个浪啊逛呀的,却包涵着更多的情结。

我喜欢用自已的脚步丈量光阴,可是,我却一直没有机会。我的家住在怡悦坊旁边的高楼上,离我劳动的地方近在尺尺,也就乡里人常说的:“牙长一截路。”

每天下楼又上楼,单调地在住所和职埸之间穿梭,途中经过那漂亮的长街,却不能长久驻足欣赏,因为要按点上班。这街的丽姿,宽阔的官马道,两旁栽满了的银杏树,那树荫正随着阳光伸向视线远方,每次,都是在匆匆中一瞥,瞅上两眼……。

夕阳把一抹黄色涂向街上的树木和马路时,正到了下班时分,出了楼门,一眼便看见楼门口和楼前台阶上洒满了夕阳的余辉,象铺着金色地毯的皇宫,这时,天上挂起了晚唱的云幕,人和车子也遂渐的静寂下来了。我常常在下班后,沿着林荫道向远处走去,老想避开街市的热闹,去寻觅避静的土巷土路,可惜,现在这种地方己经不多了。我要走很远的路才走到皂河湾,或清凉寺,或者去少陵塬上。一到黄昏,便约来朋友,走着聊着,聊着走着,顺道说些绘事的长短,也偏点家常的是非。每次,我都遥想直走到路的尽头,走出黄昏的那边,其实,这路始终就没有尽头,只是走到心里觉得是尽头的那一段地界和那一刻时辰,就认为是尽头了。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在这个交通发达的汽车时代,走路的人反道越来越多了起来。路旁的树叶,绿了又黄了,黄了又绿了,生命便在黄绿的变化中老去。树木顺从风摇曳,我觉得树是低调的,有人说:“人是有思想的树,”医生说:“那是有氧运动!”我仿拂觉得树是在风的错误中活着,走路、摇曳、叶落、生长,其码是不赖。(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常说:“三十六计,走为上。”其实,人生来就是走路的,听说人类在进化时,光从地上拾起腰来直走,就费了一万年功夫。所以不走路,对不起老祖先哟!

落日黄昏,路灯初照,邀一二知已,走在林荫道上,看田野景色,听朋友絮叨,或负手行吟,或低声浅唱,与朋友更近,与自然更亲,好象能听到地球的心跳声,舒畅宁静便倘祥在心灵里了。血液在体内循环,肌肉在运动中消除疲劳,紧张了一天的心弦得到调节,食物便随之舞动,这是生命的最好将息。

不由得想起一群人,他们白天在职埸里打拼,承受着各种压力,为活命挣得两个辛苦钱,也许他们的心正被欲望所占有,但一下班,他们又早就忘了生命的骄敖,打起了麻将,玩开了电玩,电脑,网游,在盈尺的斗室里,吸着污浊的空气,挥汗如雨,熬得两眼通红,困乏难当。当时代的雨滴浇湿了热血,抹平了责任与斗志,彻底的平庸了。

走路和平庸,一走之分,终会有人从你不停歇的脚步和甩动的双手上看出坚定和不凡。

那街、那色、那银杏树,动人之处就在于她无比的悠闲切意,那人、那脚步、那黄昏的走路,平和静穆,宛如逸静的散文,撒落在林荫道上,这种走路的散文,便常出现在傍晚黄昏下的夕阳里。

这只是走路,别的什么都不用想,却可以让心情从平庸的烦,俗事的燥中脱颖出健康。

走出黄昏,超越平庸,尚有空闲,我必去走路。

辛卯年立秋方僧于余曲老街七亩地庙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66869/

走出黄昏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