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可曾记忆的起的当时

2011-08-24 08:24 作者:梦一如年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可曾记忆的起的当时

是一抹仔仔细细的丹阳掠过了静默的心弦,弦声也由此中断。万籁的俱寂,又可曾是多久了的伤怀。也许花开花谢草盛草衰的风景是有,但微小的感情是否变得饱满而欲溢?

掬起一缕带着朦朦胧胧愁意的清凉,余辉显得很无邪而又卑微。愁到了深处,究竟是无尽的释然。只是一步一步地徘徊不前,如幻般的黄昏牵扯了我些许的东西。

花开是愁,只道是花落时谁来为你填上一抔黄土。人生来去,不也都挣不脱这个愁滋味吗?而顷刻间,灰飞烟灭了。点点滴滴流转在心头,柳枝儿时不时地抚起这一片的情节。欲言难赋的迷茫,究竟是一壶喝了就醉的梦啊。记不清几许,只是此后寂寞的心儿,又该如何与影子相互欣赏。

一个人也应该学会寂寞,这是一门必修的课程,这条路应该有。绵绵的丝中,飘落的是哪家的情史。看得愈发清晰了,隐隐作痛而又将苦水一肚子塞下去。一路的菱花空瘦,一路的落英纷飞。路灯光将这条路打得模模糊糊了,黄晕的滋味,好像是特别容易蒸发。剩下的,便只有有意凭添愁的清飔了。

岁月涟漪,如梦当时。咫尺天涯,劳燕分飞。形影相随,更相为娱。我步入应该一个人的生活,黑暗应该将我逐渐吞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怎思得无可奈何的离去。这感觉已经不对了。

没有星辰的是萧条的,黑洞洞的一片旷野。

遥远地祝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55987/

可曾记忆的起的当时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