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Mr.A

2011-08-23 15:22 作者:梦一如年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Mr.A

有些时候,总是怀疑着自己。就像现在傻傻地坐在楼顶。没有酒,却是喝着清风露水。

你总问我,为什么当初要说出那些话。而我,却也总是苦着脸。其实,我也知道,他是明白我的意思的。我不知道他是为了戏弄我还是为着其他什么目的,至少我是不会去管的,没这必要的。

但我挺不悦的是他总是要以“要我解释”的口吻对我说,而我坚决不认为这需要解释。因为“解释”的前提是你需要解释,也就是说,通过解释,可以使那个需要你解释的人打消原本的误解。可我的的确确没有这个必要。而他,也是知道的。

这是高一下学期的期末了。

要评什么三好学生。那考核的标准,就是考试成绩加上体育成绩加上品德成绩。每个班有十个名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过,今年好像有些麻烦了。这前九个是没什么问题,可这第十个却有两个啊——他们的成绩是一样的。学校的规矩是没得变的,也没见过有人破例什么的。以往遇到这种事,老师都是私下里商量一下就好了。可是,这两个人,一个是副校长的儿子,一个是镇长的儿子。这老师是得罪那一边都是不好的。

想啊,虽然老师是想给副校长的儿子,但也不想惹麻烦。怎么办呢?

至于这两个人,我在这里也不便说出他们的名字了。就以他们的绰号冠之吧。副校长的儿子,人家都叫他A,有些则叫他Mr.A。那个镇长的儿子,人家叫他“亲斤”。因为他的名字中有“新”这个字。说来也是的,这位Mr.A挺活跃的,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相处的蛮不错的。而“亲斤”,给人感觉就像一个女的,无论从行为还是相貌上,而他与班上大多数女生的关系都挺好的,所以班上有些男生听看不起他的。但是Mr.A也有令人嫌弃的地方。Mr.A性情过于豪放,所以有些行为就显得有些邋遢了。这个令很多男生和女生不悦。

但说说不悦,时间一久,大家也就渐渐习惯了,除了些要不得脏的女生之外罢了。

这些老师都是知道的。想啊,基于班上男生多于女生的情况,不如让他们投票吧。男生一定会选Mr.A,女生一定会选“亲斤”的。何况女生也不全会选“亲斤”,至于让男生选“亲斤”,想必是少之又少了。

如此想来,这样两边都是有了合理的交代了。这麻烦,自然应当拿学生当挡箭牌了。

“好了,同学们,这节自修课,我们就来评这第十个三好学生了。以免同学们说我有什么偏心,这样,由大家自己来选这第十个三好学生吧。这样,就不会说我什么了吧!”

【其实谁都不会说老师什么的。】

“这样吧,我们让这两位同学来讲些话吧。”或许是因为这样做有些自惭的缘故吧,所以违着心说了的吧。

随着Mr.A与“亲斤”一步步走上去,所有人的眼光都被拉到前方去了。老师的目光也好像在发光似的,这里的气氛也就自然地成了一片厚厚的雾了。那“亲斤”紧张得额头都凝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神情凝重,就连踏下去的步子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气息,一种带着略微的冰冷以及薄薄的湿度,再加上好似枯冢堆里所具有的不安与慌张,附和着这里的调子。毕竟也是事关自身的前程。

相反的,Mr.A则不然了。跟个没事人一般,走起路来跟朵云似的,轻轻个儿又飘飘的。

“你们就说说你们的想法吧。”老师就站在一旁,像一支不偏不倚,对数字情有独钟的圆规一样,很仪式性地说着。

【但那时,我却很讨厌老师的装模作样的。以前老师是什么样,我是不会理会的,就好像我不会天天去研究坐在我后面女生的装束,除非她成了我的女朋友。但到底是有了这样的想法,至于为什么会有,那时的我,想必自有一番道理的吧。】

“亲斤”说了。就像许多演员影星一不小心拿了个什么奖的,就会表现出千篇一律的样子了。那些似乎的确是激动的人,就会一并的带出些眼泪儿,夹杂着煽了情的情味儿。边说边流泪,于是旁边的人就会好心地安慰着。至于那些话,虽不是字字一样,却也是依样画着葫芦,换汤不换药的。无非是什么感天谢地的,感父拜谢的,感师谢友的。

【其实他们的心是很骄傲的,只是因着自家的身份,便一个一个地“从一个洞里钻出来”。那时,我在他身上隐隐约约地看到了有棱有角的样子了。】

但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还并非三好学生。

外面的风儿有些小小的躁动了,草儿也被披上薄薄的纱膜。外头好像要下了,所以天空中混着些不清不白的颜料。Mr.A正要仔细看的时候,底下突然响起了波浪鼓声般的掌声。

【当然,我当时并不专注于他的辛苦说,但还是些许听到的。具体的,我不记得了,再说也过去这么久了。好像是说什么“无论是他还是我,谁当这个三好学生,都没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没有什么关系的,下学期还有机会的”。现在想来,就如同那时想来一样,这些都该是多么好笑啊。而此刻,我也觉得自己也是该有多少好笑啊。都是一样的啊。】

“轮到我了吧!” Mr.A很傲慢地打断了这一阵漂亮的掌声。底下有了些骚动,但终因为老师在。所以不敢太放肆。但他自然是不省会这些的。

“同学们,想想,如今的大学录取,都是所谓的‘择优录取’。凭的是什么?成绩,以及那些‘有的没的’的花花头衔,对吧。”

底下的骚动更加的泛滥了。

“既然这样,情况就很明确了。诚如你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CEO,现在有两个成绩相当的大学生来应聘,你会怎么做?当然会选能力强的,性格活跃的,又具有几分能说会道而又不是很过分的,对吧!现在情况是一样的,论成绩,我临于他之上;论性格活跃,那自是不言而喻的;论口才,我若是差的话,今天怕是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这次,若不是因为我没什么什么职位可当(有职务的话,可以加品德成绩),也就不会在这里给大家讲这些了。所以说,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尊重现实呢?择善而用之吧。”

底下忽然间变成了一片死海,鸦雀无声的。Mr.A犹如马谡居高临下般地看着底下那些人,那底下的人也是茫茫然地望着他。这种不自然的寂静使人不敢做出什么动作。

老师也被愣住了。但毕竟是老师,所以这种出于本能的醒悟自然要比学生强了。她狠狠地白了Mr.A一眼,然后就打破了寂静:“好了,同学们,可以投票了。”

紧接着,又是一阵寂静了。

下课了,老师把我叫去了办公室。

【走去的路上,我在想:我最近也挺老实的,好像也没犯什么事的。就这样,怀着的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办公室。】

【其实是骗你的,其实我那时就知道了老师会叫我去,我也已经准备好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老师的眼里充满了狼一般的可怕。手里紧紧地捏着一叠小小的正方形纸片,“班上只有不到十个人投你,而且我看得出,他们都是你平时最要好的几个人。”

【诚然,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句话无疑是打击。我承认,那时的我,心里也有那么些伤心的。毕竟,我那时也是学生啊。但其实还好啦,那时。因为这个结果我也是预测到的,只是,真正一遇到,心里还是有那么些不情愿的。我也只是个平凡人啊,就算到了现在,我还是能够感受得到,那时的我,有着一种怎样千感万慨。】

【看你好像也不太懂的样子。你看,就好比你明明知道秋天会落叶纷纷,纵使不情愿,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你说什么……大声点……什么“知道落叶”……哦……这个啊……额,怎么说呢?秋天嘛,就会落叶的。】

【什么,你叫我严肃点?我难到不严肃吗?

“你也真是的,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说话注意点就行了,这个三好学生一定是你的。我就怕你说错话啊。你要是随便地说两句,大家都会选你的。我想,你也是知道的。”

【是啊,若是不说那些话,大家也是会选我的。】

“我是想帮你,才说要投票的。我知道,若是让大家选,你选为三好学生的机率一定比他大。可现在,被你弄成什么样了。人家会怎么说你,一个狂妄自大的人。这样的人,注定是要被人家讨厌的。”

【我又何尝不知道啊!】

“你也读了这么多的书了,难倒不知道什么叫‘谦受益,满招损’吗?你不是说什么都比他好吗!就这一点,你就比他差了一截。凭这一点,他就可以评上三好学生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少了他一分稳重,这是你要学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不应该啊。”老师转念一想。

【我的心好像是那潺潺的溪水,绕着山儿跑,从这一头跑去,跑向另外一头。这才发现,跑来跑去,也还只是原点而已。多了一些混杂的黄土,也多了些夭夭如鲜的桃花。】

今天见了儿子领着一张奖状,一不小心将过去的事,一股脑地想起来了。儿子说:“,这奖状给你。”

“为什么给我啊?”我笑着说,觉得这个挺不可思议的。

“因为有你,我才有这个奖状的。”

我停住了笑容。突然心里像是被什么嗝住了。好像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似的。

晚总是给人以美好,一些遐想在这个安静不过的地方里自由着。没有束缚,没有别的人来偷听,因为这一刻只属于你,真的。在这里,屋顶是离天最近的,自己的心事,总是会被掏得一干二净的。

晚上的风儿,过于柔和了。软软的,就像海棉一般。虽然舒服,却总是有种不自在的突兀。

“看来你还在想这件事啊!”

“我——看来还是瞒不过你啊。”

“你在想,当初为什么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对吧!”

“怎么说?”

他看了看他,笑了。他知道他在装傻。

“既然你后悔、委屈,当初何必说呢?”

“这……”

“总是想着别人,你怎么也不会替自己想想啊!你难道就不会替自己感到同情吗?你给了人家,那自己呢?”

“我不需要这种浮云!”

“真的不需要?”其实大家都知道对方的心意的。

“谁叫他父母对他这样严格啊。上去无意间听到他父母对他说什么‘这次一定要给我拿到’之类的话。他父母曾经还打过他。我,我就……”

“哎,……可是这年头这种父母是遍地都是啊,你都这样,那你自己呢?”

“不知道,但我不想人家受伤啊!”

“傻孩子!”

他突然大笑道,说:“既然做了好人,你那怎么又后悔了?你这‘好人’也做得太便扭了吧。”

“你这人,说不过你了啊。”

“哈哈哈……”

“其实有什么就直说好了,这里又没有别人。”

“你不是都知道的,还拿出来戏弄我!”

“对了,就是戏弄你啊,Mr.A!”

“没办法啊,谁叫你是一如年啊,有把柄在你手中啊!”

万籁寂静,连虫儿也都唱累了,倦了,也都回家不做这义务的事了。这样也好,好让我静静地涤荡着淡淡的记忆,慢慢远行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55840/

Mr.A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