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在天上看着你们啊

2011-08-23 15:20 作者:梦一如年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在天上看着你们啊

“圆圆,今年中秋你回不回家?”我紧紧握着手里的电话,心里一直都不住地颤抖。虽然,我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子过了,也似乎的确知道对方会以什么样的口气,什么样的言语来回答我。的确。

“那种生在不在?”儿子硬着口气地说。他似乎有些不屑。

我已然习惯了他把骂人当成不屑了。

“我跟你说过了,你不要这样说他,他现在很好,很乖;你们好歹也是亲兄弟啊!”我知道,这样的话,根本没有什么用。对他来说,他对他哥的仇恨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消除的。这话,我说了不知多少遍了;他也听了不知多少遍了。

“他乖?是啊,他很好,很乖!好得去没日没地赌而把阿气得半夜吐血,乖得去欠高利贷写我的名字。这就是你的好儿子,乖儿子!我的阿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知道,他不是在怪我。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阿爷说,今年生日晚一点过,就重在中秋。你还是来一趟吧。”我想也只有这样,这孩子才回来吧。

“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特特意的?”我听得出来,儿子有些迟疑了。对于他阿爷,他是亲不过了。从小他俩兄弟就围着他阿爷奔田里玩,他阿爷教他们干农活、钓龙虾,那时候,是该有多有趣啊……

“这你阿爷亲口说的,你个小人啊……”我有些不住的悲伤,但尽多的是无奈啊。

“诶,晓得了。会来的。那我就先挂了,我还有些事情。”也来不及我说什么,他就迅速地挂了。

其实,中秋一步一步地挨近,我的心也一步一步的紧张。我的心还是放不下这对兄弟啊。我还记得上一次圆圆回家,见到团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还不被桥头阿三砍死”。(桥头阿三是到底有名的高利贷主,而且他身后有黑社会给他撑腰,谁要是欠他钱不还,不是没命就是断手断脚的)那次当真吓死我了,我还真怕他们打起来,于是马上叫团团到他叔家去。但这次,我又该怎么办呢?

圆圆是中秋这天从上海赶来的。这一天天气很好,没有下。团团说,今天晚上不会下雨,我看着他,不禁笑了笑。团团的气象学知识很丰富。他说的,基本不会有差错,我很相信他。圆圆说,他晚上才赶得回,这不禁另我有点失望。

到了晚上,天竟然莫名其妙地下起小雨来了。团团一直冲着天看,而我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好。中秋的月,一直是最圆不过的。只是今晚下起了小雨,让一堆尽是一堆的云挡住了这本应该出现的月。

我们一家都在等候圆圆。晚上八点左右,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我焦急的心。是的,我听得出,这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啊!连雨伞也没拿,我冲进雨中,三步并成两步来到门前,利索地打开了门。是的,站在我面前的,正是我的儿子。一样的面容,一样的亲切。“让雨淋湿了吧,赶紧进来!”边说,便拿起旁边的干抹布,小心地擦拭。“人瘦了,没吃好吧!”

“嗨,你人也是的,刚刚一进门,就说了这么一大堆。”儿子埋怨道。

我笑了,说着:“快去见你阿爷。”

圆圆的手里领着两大袋礼品。走到里屋,看见坐着的阿哥,杵了杵,竟奇怪而且便扭地说了句“阿哥”。我站在门口,早早地望见了。团团是一脸的奇怪,他大概是是想这次为什么没有听到弟弟的谩骂。紧接着,他朝着阿爷高兴地说了声“阿爷”。然后,他把礼品轻轻地放到了墙角根。整个房间充满了诡异与凝重。

“姆妈,好来吃饭了。”儿子的声音是不曾变的,十分的洪亮,在心里都是有回声的。

坐在了一起,圆圆从包里领出一瓶正宗的汾酒。他问我,阿爷还能不能喝酒,我说,他年纪大了,喝不了,你们俩喝吧。他熟练地开了酒,给下座的哥哥小心翼翼地倒了酒,说着:“阿哥,这酒你是没喝过的,味道十分的赞,你吃吃看。”团团听了,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见此,赶忙说道:“没事的,你吃吃看。”团团轻轻地拿起,轻轻地抿了一口。“这味道是赞哦。”说罢,我们四个人都笑了。

随后,就真的像正常的一家子一样,坐在一起讲大道。

酒喝了半酣,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东西,就赶紧地跑向厨房。“姆妈,你干什么?”圆圆端着酒,说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

不久,我就从厨房里端出两盘菜,一盘是红烧龙虾,一盘是烤番薯。“你们味道尝尝看,鲜不鲜?”

“怎么弄这么个东西?”圆圆诧异地问道。

“你们不知还记得吗,小时候你们经常出去钓龙虾,钓来的龙虾,不就是弄成这个样子吗?吃吃看,看看那味道还变不变?”我笑着,细细数落着。

他们俩用着同样的方法夹龙虾,吃龙虾。坐在上座的阿公笑着说“看,这俩人吃相都是一个样的。”说得团团不由自主地羞红了脸。圆圆还在那儿吃。

“阿哥,你不知还记得吗?那次阿拉一起去田里烤番薯,一共三个。烤好了,你偷偷摸摸地藏了一个在怀里,结果起了疱子,你还记得吗?”

“记得,后来不都被我骂了,还说呢,真不知道难为情!”我抢着说道。说罢,我们都笑了。

酒酣饭饱之后,我把东西都收拾了一下。

圆圆马上从包里拿出了些红纸,一只刚刚买来的湖笔,砚台。我问他,这是干什么,他说,这是给阿爷写寿联。“阿爷,今天是你做生,我给你写副寿联。”看了看团团,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终于还是没说什么。

说罢,端端正正地写了副寿联:

体健身强宏开寿域

孙贤子肖欢度晚年

我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我也是没得选择的,恐怕也只有这无尽的夜晚才会懂得。不是我想逃避,而是我太想逃避了。我无法再继续折磨自己。其实,这对他们也是不好的。我想,如果是这样,他们会回心转意的话,那我也宁可就这样。一生也就一次,不成功的话,那也只是让仇恨衍生出更多的仇恨,我不想看到的。但我如果不做,那也是让他们继续着这份本就愚蠢的仇恨,我也不想的。看来,我也只有这样了。

内疚的心,希望换来这份可怜的情谊。当真是希望啊!

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穿透了冷与热两个世界,也带我穿越了两个世界。仍带着我的体温的暖暖的血液慢慢涌动,承载着我的情感,流向刚刚吹落在地的纸条。上头用方方正正的字写着:

“团团、圆圆,你们真的不要再这样了,阿姆看着心痛。团团没有大的样子,圆圆没有小的样子。为什么一直要追究过去呢?过去的已然成了现实。你们到底是兄弟啊。

圆圆,我知道那天你其实是很苦闷的。如果不是我赶到上海拿我的命威胁你,指不准你会出什么事来。而那天你也的确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不要让我放不下你们好吗?

现在,我在天上看着你们啊。”

我在天上看着你们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55839/

我在天上看着你们啊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