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封“情信”

2011-08-10 14:30 作者:庄海君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盏宿舍楼前永不熄灭的昏黄的路灯,深情的上映着一段又一段的感人故事,见证着、记录着、怀念着真情的恋。

风儿一过,仿佛是爱落了一地,一切都悄悄地在发芽,蕴育着一个新的生命……

——题记

“把最衷心的祝福留在这里,让歌声带你飘荡于风中,穿越每个人的心灵,甜甜的濡睡。”这是校园黄昏点歌栏目的一句开场白。

惜朝凝望着教学楼悬挂的两个大喇叭,深深地聆听每一首歌、每一句祝福。徘徊于宿舍楼下一会儿后,便倚着某棵小树,时不时地开始思索起来……

“明天我也点一首给晚晴,点一首她最喜欢的——《两只蝴蝶》。”惜朝摸着下巴刚长出来不久的胡子,心里暗暗地决定。(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果然,第二天,英语课。)

这对于惜朝有点厌倦的课程,偶尔听听罢了。不料任课的老师却常常表扬惜朝有较高的英语功底,每当如此,他便会想他只是在高中对英语有点兴趣,而比其他人认真了几分,但他最喜欢的始终是文学,甚至常憧憬可以做一名作家……

于是,惜朝便开始昨天傍晚的计划

“两只蝴蝶”,惜朝有点成就感的写完了这四个字,却有些紧张起来,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点歌,而且是点给他最爱的人。心想:“一定不能马虎,要好好的对待,就如对待高考一样,真情的付出。”

坐在旁边看着漫画的晚晴,见惜朝有些手忙脚乱这状,便好奇的问:

“你在做什么呀?这么紧张,做了亏心事啊!”晚晴边问边缓缓地把身体侧近惜朝。

“没有没有!Thisissecret!”惜朝说着便把手盖住了纸条。

“在写情信呀!”晚晴噘着嘴,有点生气的说。

“哪有!待会写好了再告诉你哦!OK?”惜朝抚摸了一下晚晴的头发,微笑的说。

“惜朝,请你翻译一下这句话的意思!”英语老师指着黑板刚写好的一句英文。(好巧不巧,又被抓住了!)

“……”

“Good!Allright!Sitdown,please!惜朝的英语功底……”

“又来了!”惜朝坐了下来,舒了口气,心里暗暗地想。忽然想看看晚晴有没有还在生气。可这时,晚晴又沉迷于漫画世界之中,哪去管天会下还是刮风。

晚晴不仅是个漫画迷,还是个文学迷。喜欢创作,她最近就在忙于写一部小说,名叫《缘份的距离》,它是写她和惜朝的相遇、相识、相爱的故事。惜朝只看了其一节,就大夸其不凡,还支持晚晴继续写下去。而惜朝最喜欢的则是诗歌。晚晴常会对惜朝说她最喜欢看惜朝的诗歌,清新而自然;为此惜朝还给晚晴写了不少的抒情诗歌,表达其爱恋之意。

“把心中的最爱都给你,我亲爱的晚晴,以后的日子有我相伴,平凡也是幸福。”终于完成了,惜朝伸了伸懒腰,吐了口气。把纸条折了折,又找了另外张纸,做成一个小小的信封,小心翼翼地包扎好后,便夹在英语书中。

“晚晴,我一定会给你个惊喜的。”惜朝望了望晚晴,微笑的、傻傻的想。

“铃……”终于熬完了上午的四节干燥无味的课程。有时候,惜朝总会埋怨的想:大学的教学模式为何还如中学,照样是课程满满、考勤紧紧……

曾几次埋怨后,就会去泡网吧,把心爱的文章一字一字地敲进键盘,或评论一些匪夷所思的文章;偶尔会有几个MM在上闪响,然而惜朝却从未理会。有几次心情不佳,晚晴就会带他去附近的公园,看看无花果树、数数樱花落瓣。

有一次,惜朝携着晚晴的手,踏着枯叶;这时,有两个小孩追着粉蝶,欢快的跑呀、玩呀、笑呀。晚晴便叹息童年似水流年,随着欢乐消逝于歌声中。

“以后我们就生两个小孩,陪他们一起捕蝶捉蝉,你说好不好呀!晚晴。”惜朝见晚晴有股忧郁感伤之感,便猛地握住她的手,微笑的说。

这时,晚晴早已抱住了惜朝,默默地点头。

(午饭后,惜朝和晚晴正想各自回宿舍。)

“晚晴,给!把这个给佩洁。”惜朝犹豫了一会,把夹藏在英语书中的小信封递给晚晴,郑重的说。

“是什么呀?真的是情信啊?”满脑疑惑的晚晴,紧紧的目光盯着惜朝。

“没什么了!你拿给她就是了。”惜朝搔了搔头,微笑的对晚晴说。心想:“一定要给她个惊喜,一定不能告诉她。”

佩洁是校园黄昏点歌栏目的成员,也是惜朝的妹妹,与晚晴更是同宿舍的;惜朝还有一个妹妹叫晓凤。两个妹妹的性格可是各有特点,别具一格;一个是活泼开朗,一个是文静可爱。

而晚晴更是充满了青的激情,让惜朝爱而无悔。正是这样,他俩才会走到一起,虽历过误会坎坷、爱恨两难,可真情永远伴随着他们,一起走到现在、走到未来、走到永远永远……

“哦!”晚晴勉强的笑了一下,做了一个鬼脸,便离去了。

“情信?哪有哥哥写给妹妹的情信呀?”半信半疑的晚晴,边走边想,越想越是好奇,刚上宿舍楼便拆开那封小小的信。

“……”

“呵呵呵!你点的歌我收到了,谢谢你!”惜朝回到宿舍不久便收到晚晴的短信息。

惜朝傻傻地看着,越想越觉得不对。心想:“难道我的计划被她发现了???算了,下午再找她理论吧!”

“谢谢你呀!谢谢你点的歌,惜朝。”下午两节课下来后,晚晴拍着惜朝的头,微笑的说。

“你是不是已经拆开了那封信,那你有没有拿给佩洁呀?”

晚晴点了点头,还是默默的微笑着。这时,晚晴还没回过神来,惜朝已抢过她的书包,开始翻找。

诚然,惜朝找到那封小小的信后,把书包塞还给晚晴,便往外跑去。晚晴愣愣的捧着书包,呆站着凝望惜朝,直至他消失于教室,才回过神来,便向他喊了一声,可他早已远去。

惜朝来到点歌台,见佩洁在整理点歌箱的稿件。

“哥,你怎么了,跑得这么急啊!”佩洁见到气吁喘喘的惜朝,笑着问他。

“我来点歌呀!”上气不接下气的惜朝好不容易说完过这句话后,才把手中捏得紧紧的、像块纸团的“点歌信”递给佩洁,之后便笑着离开了。

“接下来的这首歌是由庞龙带来的《两只蝴蝶》,惜朝将这首歌点送给晚晴,并想对她说:‘把心中的最爱都给你,我亲爱的晚晴,以后的日子有我相伴,平凡也是幸福。’幸福的你们,祝福你们,我的哥哥,晚晴姐。”

“是佩洁的声音,谢谢你!晚晴,你听到了吗?”惜朝又站在宿舍楼下,凝视着大喇叭,自言自语地。

“听到了,呵呵呵!谢谢!”晚晴一见到惜朝就投入他的怀里,惜朝也紧紧的抱住晚晴。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庞龙《两只蝴蝶》

这个季节里,校园的木棉花开了,绯红的花朵让人沉醉,花香更是让人神往不已呀!惜朝和晚晴踏着令人沉醉的花香,手牵手着的步过每一次的“那盏宿舍楼前永不熄灭的昏黄路灯……”时分!

——后记

作者小记:庄海君,男,1983年12月生,广东省陆丰上英人。教师,笔名志雄,汕尾地区性杂志《石帆》编辑。曾在《诗家》、《红海潮韵》、《石帆》、《蓝风》、《汕尾日报·教育周刊》、《卫城文苑》、《东岸·汕尾乡情》等发表过作品。E-mail:zhuanghaijun08@163。com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navy2010网易博客:http://zhuanghaijun08。blog。163。com/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52970/

一封“情信”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