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凉心亭序

2011-06-02 16:53 作者:千年寒冰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是我们不听话,只是泪水这小毛孩,太调皮,总想趁你不注意逃出来玩耍。

——序心

明明有一种写点东西的欲望,可打开电脑却又找不到方向,看着屏保一张一张的换场。闭目,静心,何处寄凄惘??

秋风挥一挥衣袖,枫叶都成了它的季节。红叶随风摇曳,恍若欲离开大树的庇护独自去闯荡世界,恰若今时的我们满载着鸿鹄的志向各自飘飞到远方,虽有不愿,又能怎样?只能暗自凄切:缘何前景的路标在海角的另一旁?

曾经的色彩芳华,曾经的迷离牵挂,曾经的恨宇天涯,曾经的风沙影腊。看过了,经历过了,向往过了,期盼过了,迷失过了,断肠过了……彷如现在的一切都是重新组装起来,早已失去本来的颜色;没有了自己的思想,没有了自己的专场,木偶一样,受着别人的摆布。过去激情洋溢的脸庞,不知何时,已爬满鹅黄;曾经悲恻的地老天荒,云卷云舒,早已划落一方;仰望天涯45度的方向,幕潺潺,只听一曲离殇。去年今日,唯唯诺诺,今年今日,不敢想象。经历过生死别离;品尝过嘘寒问暖;承诺过生生世世;坚定过矢志不渝。

本是一张笑的脸,如今已被风沙侵蚀满目朱华。还记得为了逃避,只身在外闯荡,只愿躺在那石板凳上,数着阳光;还记得为了坚持,一个人躺在手术室,真想一个人就此别过,如果不是为了他;还记得为了麻痹,宁愿在雨里呐喊,也不要有丝毫牵挂。亲情友情爱情,三者终究是不能同时拥有的。那一天的那一刻,我果断了离开的家,迈出更远的步伐。花开花落,时钟划过半尺天涯,日落日出,寒风割出道道伤疤,是否已不再记得,是否已不爱眷恋,是否已不再仰望………那乌黑的头发,那坚实的肩膀,那温暖的怀抱,那……变了,都已经变了……不是我们不听话,只是泪水这小毛孩,太调皮,总想趁你不注意逃出来玩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22866/

凉心亭序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