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归家之路——我的父母亲

2011-05-18 21:34 作者:柏如雪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在卫生间小声地洗漱,她看了看手表,五点还差6分。回家已五天了,已古稀之年的父亲依然每天迎晨曦去郭公山打太极,在江滨路散步。她总在想,自身之中的那股子韧劲是传自父亲吧。父亲对工作、对生活一直抱着热情的态度,抱着坚定的信念。就算晨练这件事,从五十来岁开始,父亲一直坚持到八十出头,除非是特殊的日子,没见父亲长时间的间断过晨练。

她想再眯耷一会儿,可感觉父亲在窗外的水泥板上压腿,时不时地吐痰,并没出门,她不知道是何原由,心里有一丝丝烦躁。今天要离故土回工作地去,已一未眠,她很想逼自己,哪怕是闭上眼睛也要再休息一会儿,可窗外父亲的动静,是她无法忽略的。

掖好女儿的被子,她决定起床。卫生间还有几件昨晚父母亲换洗下来的衣物,她想趁离开前替他们洗好,除了替他们打扫卫生,自己似乎什么事,都无法为父母亲做。

等她晾好衣服,父亲已从外面拎了早点回来——糯米饭、煎包。他在那里泡奶粉,叨叨地说:“这个比外面的牛奶好,你要甜一点?还是淡一点?”“太早了吧,希还没起床呢。”她再度看手表,六点二十七分。“我知道,所以才现在去买,我把它弄好了放在锅里,用热水温着,雨希起床后,你们吃刚刚好。早上我还没晨练呢,这里现在交给你,我去甩甩腿去,孩子今天要上幼儿园的,不要迟到了。”“嗯。。。。。”她的声音已哽咽了。她原本还在埋怨,父亲影响了她休息,此刻才知道父亲没有出门是为了给她和她的孩子备早点。备早了怕凉了,备晚了怕影响孩子上学。回来的这四个早晨,父亲总会在前一晚问第二天的早点要吃什么。她已不惑之年了,可在父亲的眼里,却还是孩子,他牵挂的孩子。

昨晚和朋友通话,他说:“我知道你在享受天伦,所以,这几天都不打搅你,很幸福吧。”很幸福么!每晚父母亲挨着她的床沿坐下,她就紧张,害怕看他们看她的那种怜惜又无奈的眼神。相对而坐,却不知该说些什么,父母亲就叨叨些自己的身体状态,孩子们的状况,而她自己能对父母说的就是:“我很好,不用担心。”事实上,她很想抱着他们大哭一场,但她知道这不可取,太矫情,更怕让父母亲担忧。父亲说自己有时起床后,都迈不开步,要先动动胳膊腿,才可以站起来。她听后,心里在流血,象刀划开一般。可她不知道怎样宽慰,只好说老了总这样,自己切记要注意为好。

五天里,她总是趁父母不在意时,关注着他们的身影。看二老看京剧时,相互讨论,她就会开心的笑;母亲走路不小心一个磕碰,她就想伸手扶;看父亲戴着老花镜看报纸入神,她会很欣慰……她将父母亲的身影深深地印入眼帘,装入脑海。能远离故土坚守这份工作,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让父母亲宽慰。丢失了那么多,她想抓机遇再拼一次,最后一次。最终的结果不重要,她只是想弥补些什么,证明些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临走,父亲在身后不停地叨叨着一句话:“今年过年要回家,一定要回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19254/

归家之路——我的父母亲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