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错,错,错

2011-03-05 20:58 作者:闲人嫻语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从一出生就注定会犯错,一错再错,错了还错。说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感到后悔,或是遗憾,只是两年前的我从没想过标准路痴的我竟会选择背起行囊一个人旅行。

这些荒唐事是要从刚进大学开始说起的。那个从我一下火车便帮我提行李,带我去办手续,然后还帮我清洁刚分配的宿舍的学长,在目光交缠的一刻便注定了是一个纠结的错。我知道,自己即将摆脱上一个错,然后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另一个错。而这些错都与荒唐和任性有关。

上一个错是一段缺少女主角意的爱情,她只不过是输了一个赌约而赢了一个死心塌地的男友。听起来的却太骇人了,没办法,事实的确这样。可是,现在的我意识到那颗寂寞的心在不安分的荡漾。于是,我找到了一个华丽丽的理由来结束历时一个月又十八天的错。我说,分手吧,他问,为什么,我说,不想浪费你的青,我说,你是个好男人。呵呵。老土的对白竟然出现在我的分手戏里。理由很烂,却是我在转身离开前一直在意的事。

大学生活总是五光十色的,但对于平常放肆惯的我来说也只不过是自由的时间更充裕了。某一个阳光恶毒的礼拜天,听说艺术大楼办了画展,想着在宿舍里呆着是在太浪费青春的汗水了,还不如到外面蒸发一下。于是在舍友吃惊表情的目送下我出门了。

拖着心爱的单反,对这一幅很奇怪的风景油画猛摁快门。

突然,肩上一下轻拍,我故意忽略骚扰源,仍然专心地调整者角度拍那幅奇怪的画。“苏雅雅。”从背后飘来一个男声。我想我有必要礼貌的告诉他打扰别人的兴致是很不礼貌的事。当我回过头,却发现打扰我的竟是那个学长。学长是建筑工程系的大三学生,他的画总是画得很漂亮。而这个画展是他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为什么一直拍这幅画?”

“不能拍嚒?”

“能。”

“因为奇怪。”

“呵呵。苏雅雅,你真的很有趣。”

我一直相信搞艺术的人都是有点神经质的,所以他才会觉得疯子很有趣。我常常翘课,而他们这些靠灵感交作业的学生十分自由,于是我们总能在某处相遇。后来,我们一起去图书馆找资料,一起去公园写生,一起混到书局翻一整天的图册,一起去异地采风,一起画画,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有一天,我发现我和他说的是“我们”,喝的是同一瓶果汁,吃的是同一条巧克力,用的是同一个颜料盒。后来,我有发现我和他总是牵着手逛书局,总是靠在一起看电影,总是打闹着去采风。

“学长。”

“嗯。”学长正在他的画上忙碌着,专心的勾勒着那栋建筑物的轮廓。

“是在拍拖嚒?”

“嗯。”学长还是在他的画上忙碌着,嘴角稍稍上扬。他永远都可以把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同时进行,而我却不行。

第二个错就这么奇怪的被盖上了章。距离上一个错不过是三十天的光阴。我不在乎那是不是错,我对自己说。

接下来的日子我依然翘课,依然和学长混在一起做点什么,依然交出很有质量的作业,日子只能用快活来形容。我以为我爱上了学长并将爱很久很久,渐渐也忘了第一个错的寓意,也渐渐消磨了那一份愧疚。

就这样过掉了一个学期,寒假的时候,我帮学长把画稿送到广告公司,那是他在大二时就开始兼的工作

那天有点寒,还飘着,虽然不大却把我的头发打湿了。绝对不能让画稿湿掉,更何况也有我第一次要发的画稿呀。我一边想一边提步往电梯跑去,没想到再转角处和别人撞了个满怀。我的画从画筒里掉下来了,很委屈的躺在地上,我瞪着眼睛看着水点在画稿上一点点的化开,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我狠狠的抬起头对那个人说:“你赔我画!”

我窝在软软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眯着眼睛看着电脑前因为工作而皱着眉头的男人,脑海不断放映着我们相识的情形。杨梵,执行长。我从没想过冷硬的他会因为一个小女生倔强的狠劲而心软,他递给我名片的时候说过有什么事可以找他,也许那时候他若知道我是个麻烦精的话就不会这样说了。

关于我和杨梵,我忘了很多细节,也忘了我与他从陌生到熟悉的过渡。学长升上大四以后变得忙碌起来,而一如往常翘课的我越来越多地往杨梵的公寓跑,他忙的时候,我会画画,会在厨房做甜点,研究一下他们的杂志,偶尔他会询问我的意见,与我分享他对画稿的看法。我喜欢他家的单人沙发,我喜欢他家的开放式厨房,我喜欢他家的热可可,我喜欢他家淡蓝色的浴缸,我喜欢他家的单人床。我喜欢他。

这算是无限的警告嚒?迷糊的思考着学长与我,杨梵与我的关系。我是爱着学长的,很多个晚上我都不停的告诉自己。但我仍然喜欢着杨梵,就像我喜欢端着热可可在杨梵的床上边喝边看书,常常抱着书睡着了,热可可却倒了一地一样。杨梵曾经生气的说过,再请他的床单喝热可可的话,下次困了就让我睡在地板上!但他那宠溺的口气实在不像在责备我。

错误总是在不经意之间累加而成的,如果一开始就发现了,那就不是错误了。任性的我总是不能思考这些高深莫测的问题,避开那些错误,总是随意生活,在大家的眼里我就是一个荒唐的孩子

熬了一个礼拜的通宵终于把作品交给了挑剔的教授,本想倒头大睡,无奈宿舍里那群漂亮的小姐们是在是太亢奋了,我只好悻悻的去杨梵的公寓补眠了。睡得天昏地暗的我最后被饿醒了,扁着嘴,抱着枕头,光着脚丫走出来。杨梵在沙发上看报纸,他看着我,笑着,“睡饱了,到饭厅吃饭吧!”我转身准备向饭厅走去,身后的男人又说,“把枕头放回房间里,”男人顿了顿,继而又补充了一句,“穿上拖鞋。”当走到房门的时候听到身后的男人清朗的笑声,我回过头去瞪了他一眼,狠狠地。

车停在宿舍楼下,我盯着窗外的宿舍楼,突然很不想离开。

“我爱上你了。”我扭过头狠狠地堆杨梵说,那口气就像是土匪。

“雅雅,你真像妹妹。”杨梵宠溺的笑容荡漾在脸上。

“我知道。”我骄傲的说。

看着他脸上璀璨的笑容,我突然很想拥吻扬帆。我把唇狠狠地压在他唇上,狠狠地深深地吻着,在我自尊即将跌成碎片的那一刻,杨梵宠溺地轻轻地回吻我。

“这是妹妹对你的爱。晚安。”我带着我的骄傲有些狼狈的说。

“晚安。”杨梵嘴角上扬,笑容灿烂得刺眼。

我带着混乱的脑袋走到宿舍楼下,突然被一双带了点松节水味道的手拉了一把,紧紧地拥在怀里,一瞬间,我的心疯狂的颤抖了一下,脑袋像灌了高级水泥浆,无法思考。

“学长。”

“嗯。”

……

“学长。”学长很少像这样深深的拥抱我,现在的他就像是丢了糖果的小孩子。

“我等了你很久,你忘了我很久。”

我不知道学长是不是察觉了什么,我开始捉不住学长的心思,想不明白他说的“等了很久,忘了很久”是什么意思,只是在学长的拥抱中我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我刺伤了这个优资生。学长用一种我从没看见过的目光看着我,仿佛这样能看到我的灵魂里去一样,失望,痛苦,宠爱,包容,纠结在他的目光里,无声的控诉着我,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学长用指尖温柔的挑去我脸颊上的泪。他深深浅浅的亲吻着我。我承受着由他唇齿间传来的复杂的情思,眼泪又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苏雅雅,你这个坏孩子,我该拿你怎么办?”

拥抱,亲吻,没有责备,没有争吵,最后,学长将所有的一切化成了一句我忘不了的话。

我继续画画,翘课,吃饭,睡觉,却再也没去过杨梵的公寓了,也没有再约会学长了。我狠心的断了一切的联系。没有人知道我又犯了错,这一次,我错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错得遍体鳞伤,在很多很多个晚上我都告诉自己那些都不是爱情,纠结在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心也从没一刻是平静的,从没一刻是不痛的。

我办了休学,静悄悄的背起行囊坐上一列不知开往哪里的火车。就以这种静谧的离开来结束所有的错误,所有的爱吧。

往后,谁都别再犯错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00497/

错,错,错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