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非洲诗人丶巴鲁达

2019-03-19 16:27 作者:黄薛生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哪里去了,我欢乐和青岁月

看啊,它飘然流走是否回还?

那年代已经远逝,更远的

却是时光令稚嫩的童年再现

用对它的忆念萦绕着我吧,我

自从与它离别,终日情思缱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智者一切皆能淡忘,惟有

少时的嬉戏往事永驻心间

但愿我知晓,何时得见那

有枣椰和葡萄的尼罗河乐园

在那里,船儿悠悠荡漾在

宛如熔化的银子般的河面

两岸簇拥着华堂广厦

犹如金碧辉煌的穹顶宫殿

放眼望去,游乐场

五光十色,天堂大观

每当微风和地面的润土晤谈

回来时带着芳香气息如番红花一般

这就是我亲近的草坪,我游戏的场地

青春的硕果,我伙伴的乐园

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不会将它忘怀

你绝不会看到我对它缺情少

只有禀性高尚的人,才把

友情责任牵挂,把往昔岁月眷恋

尽管它已流逝,可我对它的思念

就像我的话语绵绵不断,岁岁年年……

我在锡兰的友人啊,莫要

再把我责难,让我把心中积悃畅谈

我怎能不长歌当哭追忆青春,我

人到中年,萍飘天雅,异乡落难

花白的两鬓染掉了我的朝气,给我

披上破烂的大袍,褴褛的长衫

我的眉毛,蜷曲着垂在眼帘

恍若流苏投下阴影一片

遇到的事物在我眼中只是

迷蒙幻影,仿佛我置身雾中一般

当我被人呼唤时我仍疑惑

似乎那声音传自帷幔后面

每当我向往奋起,衰弱就

把我困扰,我的神经也难以承担

世事的权杖逼我变成

裹在衣内的一腔热忱的碎片

它夺走我父亲和我的亲人

然后又向我的朋友们攻砭

每天都有一位亲爱的人弃我而亡

我的心啊,忍受着生离死别的熬煎!

哪里去了,侯赛因?哪里去了

阿卜杜拉,完美文雅的好青年

他们悄然隐去,永恒的纪念

是一种光荣,延续到子孙后代

我的心没有觅得对他俩的寄托

除了我对他俩的哀伤悼念

哦!我已知悉自己的命运,我回避

那不曾预料的风云变幻

我避免与人为伍,这倒

成全了他们想躲开我的心愿

我对飞短流长不屑一顾,尽管

胸中充满对每句闲言的答辩

我离群索居才足以生存,我

在暗算者缺席时得享平安

让妒忌者随心所欲说什么吧!

我的听觉于恶语永不灵便

万事皆难瞒过我,但是

我装聋作哑,谨慎是大智若愚的伙伴

满足于苍苍白发吧,它是

谨慎的兄弟,坦途的指南

人是一帧图画,终将褪色

生命的结束正是莽荒的起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hige/viwopkqf.html

非洲诗人丶巴鲁达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