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寻梦(外一首)

2019-02-08 09:53 作者:草根阶层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汪小祥

题记: 节,看着早年外出务工的乡亲大都衣锦而还,他们当年走出去时的矛盾、困顿、沉重与艰辛似还历历在目……

昼与在奶奶纳鞋底的线上滑行

月亮与太阳与奶奶的顶针窟一样晶莹

苦与涩的日子象针尖一样嵌入光阴

一成不变的过往N次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重复着岁月的划痕

.

一声沉沉的雷鸣滚过暗夜的锋芒

让复活的光泽幻化成癔

融入流水的无限线条勾勒的光影

随着风过便不再那么静雅无声

蔓溢到灵魂深处的阳光将心的来路与去处

照耀的澄澈透明

所有被激活的情绪都跳跃着试图找寻春天的初萌

.

没有如来的昭示,没有观音的咒语,没有哥伦布的图腾

只要蛇皮袋里的干粮撑得住干瘪的皮囊

骆驼的骨骼,行走在风里,已模糊了季节的腋温

梦魇里青春的肌肤偶尔燃烧出罂粟的花纹

.

跟随着匆匆碌碌的蚁队,如鱼贯而出的虫子

匍匐于灰灰蒙蒙的森林,一路向东去找寻

梦里的蓝色大海,潮落潮生

于蓝液里戏水,在潮头上弄波

哪怕鱼腹里葬身……

外一首:

走出黄昏的静寂

傍晚,落日往厚厚的云里撒了一把金子

村里不多的老人、小孩都仰着头,眯着眼,看那云被点燃

血一般的红在燃烧,又被林荫黯然熄灭

看的人眼神有些凝滞而木然

林中的不时的扑啦啦一声呼叫,便又归入平静

不知是不是刚刚在那歪脖子树上吊的女鬼

又要拉人垫背好去投胎……

.

一只蟾蜍从草丛里蹦出,喘息有些急促

我的无望与失落似乎与蟾一样的被压抑着显得无奈

挖锄是铁器时代的子孙,狠劲的挖在地里

掀起一堆土,带出些沉睡的瓦砾

不知是哪个年代?

锄头有些得意——说我土,还有比我更土的

至少我没同你们一道被埋……

.

抬起头,眼前到处是撂荒的梯地,就连傍山的梯田

也都长满了树木。我窃笑:

我怎么还在刨这不长进的

一亩三分地

.

立起身,杵着锄柄,土地很干涩,看得见蚯蚓在拼死的挣扎

偶尔也带着些草根,露出些白嫩的芽

天空更加像个大闷罐,知了发出些难以忍耐的哮喘

我有着一种就要被憋死的感觉

黄昏里,草垛显得晕黄,村舍屋顶上的炊烟显得晕黄

林梢上的叶子也显得晕黄……

.

远处传来一阵鸦鸣,眼神被牵引着转向村口

那颗老银杏枝头正在衔枝固巢的鸦

不管老银杏怎么被雷击风摧,枝残叶萎

鸦就是宁抱残守缺也不肯迁离……

鹭鸟却不甘寂寞,干涸也罢,憋闷也罢,什么也压不住

就是要振翅冲天

.

轰隆隆……天空划过一道闪

地上滚过一声闷响,就要下了……

我也该做出决断:要不要将自己

与刚刨出的瓦砾一同埋回土里

.

我用锄头挖一个坑,埋葬好瓦砾

然后扔下锄头,走向黄昏……

我意识到:必须走出这昏暗的静寂

到那有水的浪里去博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hige/virlpkqf.html

寻梦(外一首)的评论 (共 5 条)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点赞,问好!
  • 剑雨飘香

    剑雨飘香新年幸福快乐!万事如意!迟到的祝福,装满一份暖暖的情意!平安吉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