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夏天的风

2020-06-04 15:23 作者:湖南-刘文跃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

前夕那几天,好象是在一之间便进入了夏天。那几天的气温陡然来了一个三级跳,蹦得老高,蹿的老远,最低22℃,最高34℃,疯狂的摄氏度捣乱了芸芸众生,闷热,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压抑,压抑,怎么也平和不下心底无端的躁动。

天气预报说好的小阵雨期盼不到,是否又验证了旧时城关镇的那句民谚,“雨落团团转,不落宁乡县”?人世间有很多的事,真的说不清华也道不明。之后的之后,夏风还没踪影,街道上薄裙飞舞,楼宇间轻衫纵横。

好在,过去的那段日子,每到夜深人静,还有带着丝丝凉意的末微风,在这座城市的空间悸恸轻盈。

回想起来,今年春风的开启模式既温暖又和煦,感动了所有世人,那些黄皮肤、白皮肤和黑皮肤们,经过一场不是异常寒冷却又阴晦剌骨的日洗礼,终于迎来了百花盛开,嫩绿如茵。

春天走了,春风也就走了;夏天来临,夏风也就来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

5日立夏,在凌晨降临,天气预报终于没有再一次蒙骗我们,证据从4日的午夜开始记录,谁也忘记不了,那一曲曲雷鸣翻滚脑海,那一片片电闪耀亮双瞳,那一阵阵雨暴肆虐大地,那一幕幕风狂撕裂苍穹。

这个夏天,又见风自南来,踏着华尔兹的节奏,缓急有度,步履舒张,携手春风的尾韵,圆舞曲循序渐进趋近高潮。夏风来了,预示着这个夏季炎天热暑的日子为期不远,预示着这个夏季激情燃烧的步履铿锵从容。

3日,微信群掠过轻风,本月23日,在宁乡撤县设市后,将举行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一次代表大会,旋卷起喜悦漫天。夏天的风来了,来的是这样热烈,来得是如此火红。

由文学艺术界同仁组合的微信群热闹纷呈,诗词楹联协会率先发作,诗散文协会不甘后人,作协高调发声亮嗓门……有人说,多写出让人民满意、充满正能量的文字,为这个美好的时代代言,我们感恩

在经过长久的等待之后,在春天离去的时节,摧枯拉朽的夏天的风,就这样悄然来临!

(三)

夏天的风来了,有如慈母的双手,拂扬起江边柳丝的清香,慰抚着路上行人的双鬓;有如严父的眼睛,熏风了黄天厚土的血脉,弥漫开铄石流金的热忱。春花秋月,酷暑寒天,季节,从来不会缺席,蹬蹬的步履踏响永恒

夏天的风来了,虽然多了一些燥热和沉闷,依然不会缺乏生命的和煦与温馨。听吧,沩江水面一层层涟漪相涌相生,那是被吹皱的相思在奏鸣。希翼,期望,寻觅,等待,就像夏风一样,只是为了守护初心。

夏天的风,茂盛着亮月湖的草木,覆盖了市民公园的林荫,看吧,入目之处,玉兰的白色花瓣抹出一层层闪亮的岁月,香樟的苍劲枝条撑开一道道斑驳的年轮。原来如此,如夏风一样追求,如夏风一样探索,天下普罗大众都是英雄。

夏天的风,没有春风的万物复苏,没有秋风的硕果飘香,没有冬风的寒冷剌骨,却拥有自己的个性和特色,那就是酷热,那就是阳光!那就是在酷热中张扬热烈与浩瀚,那就是在阳光里起舞壮志和激情!

街头的月季璀璨缤纷,也许没有浓郁的芬芳,但她永远会让人感受到清新,幽雅,隽永,融脾脏,入肺腑,沁人胸襟。

(四)

让人不可思议,也让人大胆怀疑,已经进入夏季十多天了,宁乡这座城市的气候是不是穿越回到了春天?每一个昼夜,总会要抽出一点时间来,又是电闪,又是雷鸣,又是雨舞,又是风旋。

当新冠疫情趋缓解封,一条还没有开通使用的北向延长线,从黎明到傍晚,蛊惑了多少市民走出家门,健身,散步,透气,吹风。当人民北路横跨化龙溪,连玉潭,接东沩,印象里的东门写进故纸,旧城区在规划里彰显新生。

当她从冬的最后日子苏醒,白色透亮的茎杆还只能软绵绵地爬伏在枯萎上想盛开;当她在春的季节稳稳地站立,人们眼中的无名小草仿佛一夜间铺盖荒芜。夏风吹来,格桑花笑成了花海,摇曳着艳丽而柔弱的躯体,要与炽热的太阳竞技灿烂金黄。

天上的云在走,地上的水在流,夏天的风儿,也在走,也在流。蝶恋花,蜂采蜜,夏风戏耍小技巧,微微抖擞花蕊,高兴了蝴蝶,快乐了蜜蜂;蛙不唱,虫无鸣,夏风玩弄小聪明,急急颤栗草丛,惊醒了睡蛙,喧闹了蜇虫。

带着淡淡的幽香,带着爽意的温润,夏天的风,吹拂着金洲湖湿地,流连在宁乡这座崭新的城市上空。

原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hige/vgiubkqf.html

夏天的风的评论 (共 2 条)

  • 江南风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