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明散文之《财神庙风云》

2020-06-04 21:12 作者:翁大明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财神庙风云

翁大明

乍看题目,好像是要写一部长篇,比如《隋唐风云》、《甲午风云》和《上海风云》,那可都是一些比较著名的长篇啊,这《财神庙风云》,是不是也要写风云际会,弄出一些风起云涌?

不,不是的,我只是写一个短篇。在这个阅读变得越来越稀罕的年代,我不能再用一些速朽的文字浪费诸君的时间、伤害诸君的眼睛。

况且,我如何能够驾驭得了长篇?

虽然这个财神庙装了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可以演绎出千千万万个故事,但我还是把这些故事暂时放下,只说说这个财神庙的前世今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之所以要用一个长篇的标题来写这个短篇,写鄂陕交界处的这个规模并不算宏大的财神庙,是因为这个财神庙是我的启蒙学校,我的小学一年级从这里开始。

对,这是庙堂,也是学堂。这个财神庙坐落在陕西,却与湖北只有一河之隔。陕西这边有人叫东坪财神庙,也有人叫西坪财神庙或者马家坪财神庙,但湖北那边,却大多称其为马家坪财神庙,因为河那边湖北的那个村叫马家坪村。

那个地方的人,说西坪,便是说陕西;但说马家坪,便是既包含了陕西,也包含了湖北。这俩邻居,实在是太近了。 所以大家还是把这个庙,习惯性地叫马家坪财神庙。

一百五十年前,我的一个叫学明的祖上,筹集了几锭银子和几串铜钱,在一个叫马家坪的地方建起了一座财神庙。这座财神庙依山傍水,坐北朝南,一到过时过节,附近的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纷纷地到这个庙里打卦求签,顶礼膜拜。

这个时候,正是大清同治年间,鸦片战争之后的割地赔款和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使中国社会内忧外患,民不聊生。马家坪作为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贫困乡村的一个缩影,那些黎民百姓便在对神灵的信仰中寻找一种精神的力量,祈求风调顺,国泰民安。

一百年前,战争风云突起,天下仍不太平,一笔巨大的庚子赔款进一步加剧了中国的贫困,军阀混战更加让老百姓不得安宁。战乱年代不得安宁的,不光城市,乡村也是。

马家坪这个财神庙,时而成了土匪窝儿,被杠子队、矛子杆儿反复占领,时而成了避难所,那些“跑土匪”的乡亲不等天黑便卷了铺盖,悄悄地藏在神龛后面的柴草里逃命。

五十年前,我背着一个半新不旧的、上面印有“红军不怕远征难”字样的黄挎包到这个财神庙上学,黄挎包里装的是“领袖像”和“红宝书”。

西坪大队没有小学,这财神庙便做了西坪大队的小学,全大队六个生产队以及湖北二队、三队的一些学生都来这里,晒着从东风垭照过来的太阳,由王老师领着读书识字。这财神庙以前还有郭老师和翁老师两个老师,但我去上学的时候,只有王老师。

以前偷着来玩儿,似乎这里还有财神爷的像,戴一顶金冠,挥一条大棒,很是威严。这时来上学,神像不见了。是王老师藏起来了,还是红卫兵横扫了?满屋里找,却只见几张长桌子围着几条长板凳,前面的墙上挂一块儿黑板,王老师在黑板上写粉笔字,版擦一擦,粉笔灰乱飞;后面几块木板立成一个栅栏,透过栅栏的缝隙可以看见里面的一个灶和灶上的几个碗,飘出一些酸菜的味道。

断了几根窗棂的朽木窗户透进几道斜光,房顶上的大小不一的窟窿中射下几道直光,交织的光环下,粉笔灰仿佛凝固在半空。从粉笔灰里望过去,黢黑的山墙上画的云一般的图案还在,屋梁上画的兵书宝剑也还在。王老师一拍板擦:这上课哩!谁在东张西望?

印象深刻的,还是大殿房顶上的草,天青了,天黄了,风吹草东,颤颤瑟瑟;还有外墙上的“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双体大字,有事没事便在大腿上比划,看人家咋把字写得这么好看呀。那墙上凸出的一个庐,端端地像一间房子,却还没有斗大,想了几天,便问父亲。父亲说:“这是姜子牙庐嘛!姜子牙斩将封神,封了别人,忘了自己,所以每个庙上都有一间姜子牙的住处。要不然,姜子牙住哪儿?”

但是,经历百年的马家坪财神庙已经不堪风雨、岌岌可危了,不仅神祗难以安身,就连学生也无法在这个漏风漏雨的房子里上课。一年后,有了西坪小学,学生便撤离了财神庙,到西坪小学上学。

……此后许多年,每次回故乡路经财神庙,便生出许多感慨。这个曾经做过学校的财神庙,房子还在,却愈发破烂,被人住着,却没有修缮。说不定哪一天,这个小山村里的这点文化古迹,这个见证了马家坪百余年发展变化的财神庙,有可能就消失了……

……白莲教起义马家坪分舵,国民政府议员秦三奶奶,红四方面军抗日反蒋义勇大队,郧商县委根据地,郧商支队游击作战,几户大姓人家的恩怨情仇……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这是一个有风云的庙宇!

忽然有一年,几个马家坪人从外地返乡过年,趁着酒兴,便有人提议:“这些年我们在外地打拼,大家都发了点小财,发了财,就该为家乡做点什么。我们除了应该为家乡的扶贫攻坚做出贡献,还应该凑些钱,把马家坪财神庙再修一修。这个庙,太破旧了! ”

于是,迅速发出了一份关于修建商南县十里坪镇西坪村财神庙的倡议书。倡议书写道:

各位乡亲,各界人士:

商南县十里坪镇西坪村财神庙位于陕西省商南县十里坪镇西坪村东坪组,是一座供奉财神、祈福招财的宗教圣地,也是一座雕梁画栋、檐牙高啄的古典建筑。这里群山环抱、松青柏翠、溪水潺潺、语花香,与湖北省郧西县三官洞林场马家坪村隔河相望,是5A级景区金丝峡的后花园,也曾经是中共商郧县委的所在地,黄龙洞、五里河等自然景观把这里点缀得千姿百态、风光旖旎,堪称天然氧吧、世外桃源,是一个修身养性、强生健体的好地方。千百年来,西坪财神庙已经成为无数志士寄托情怀、怀念家乡的精神家园,成为广大乡亲奋发图强、实现富裕的力量源泉。经过千百年的风雨,加上“文革”时期又把这里做成了西坪的小学堂,使得这座曾经香火鼎盛的庙宇目前已经满目疮痍,斑驳陆离,急需得到保护和修葺。

为了弘扬宗教文化,保护文化遗产,开发旅游资源,实现脱贫致富,我们商议以捐资的方式,发起修建商南县十里坪镇西坪村财神庙 ……

这一年,是2017年。

倡议立即得到回应。那些从马家坪走出去的士农工商、天涯游子,都怀着一颗热家乡、感恩家乡、反哺家乡、振兴家乡、为家乡做贡献的急迫心情,对复修马家坪财神庙表现出了极大热情。一份份爱心汇聚起来,一份份善款汇聚起来,一份份力量汇聚起来。

一个焕然一新的马家坪财神庙,历经两年的修复,终于又光彩夺目地矗立在世人面前。

《马家坪财神庙复修记》里,有这样一段话:

……今有张氏兴旺者,携其子大发、太祥、黄涛、黄政及徐氏堂宏诸贤达呼吁发起,翁氏大钦、大佩、大宏、大国、大亮诸兄弟鼎力相助,马家坪父老乡亲及陕、鄂、云、粤、浙等诸省市信男善女慷慨解囊,集腋成裘,历时六月,于辛酉之在原址建成新庙之大殿。

……大殿既成,大钦兄弟以复兴祖业为要事,复投巨资,并与兴旺父子再次领衔,众善男信女和父老乡亲复又捐款,征地修路,疏浚固河。架跨省大桥一座,做成玉石护栏;修建阔亭配殿两处,皆是雕梁画栋。赫赫然,马家坪之庙宇古迹得以保存矣,马家坪之传统文化得以传承矣。

这座财神庙的上空,飘散着一百五十年的风云。这都是一些什么样的风云呢?且听下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hige/vanubkqf.html

大明散文之《财神庙风云》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雪
  • 飞翔的鹰耿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