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安化杨家,少年武师杨丰华(组诗)

2020-03-05 11:11 作者:独上西楼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独上西楼

题记:安化圳上杨家,祖传武术世家,其代代手口相传的治疗跌打损伤,更是留下很多传奇秩事,今天,以叙事的方式只记录关于这个大院里,少年习武的日常细节,这一页正在慢慢翻过去,只有文字让流逝的影像,变得温暖而清晰。

1

大宅门大院子

青石台阶青石路

一直延伸到堂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青瓦木柱飞檐

厚重的横樑平行

堂屋樑上的四个角

四个巨大的铁环

吊起四个沙包

每个四百斤

八个彪形武师

两两一组

向堂屋正中

猛推沙包

巨大的撞击力

撞向站在堂屋正中间的

少年武者

空气在震荡

啪啪巨响

那个武者

大吼三声

沙包退回去荡过来

少年纹丝不动

下盘稳重

他是我的师傅

名叫杨丰华

2

邻村大力士

天生臂力过人

号称千斤大力王

口头禅

大力王在此

谁敢受我三拳

我便拜他为师

某日

踢馆上门

大喊,侄子丰华

受我三拳如何

叔叔,你是大力王

万万不可出手

侄子学武不精

少啰嗦

石安兄,要你儿子陪我试上一试

我保证不伤他便是

默许之下

少年站好桩

轻声说

得罪叔叔了,请出拳

侄子

这一拳你小心点

我用六成的力

硕大的拳头直直打来

嘭的一声

如泥牛入海

大力王鼻息如牛

不服气不相信

嘟嘟囔囔着

这怎么回事啊

愤愤间抢起粗大的手臂

大喝一声

侄子当心

这一拳八成力气

只见手臂如撞钟之木狠撞过去

轰的一声

如打在烂棉絮上

飞絮四溅

大力王气得怪叫几声

岂有此理

侄子再受我一拳

有多少力我就使多少力

少年说

叔叔手下留情

力不可使尽

只听先是嘭的一声

再是咔的一户

大力王后退六七步

几个踉踉跄跄

四脚朝天仰后摔倒

哎呦哎呦

大力王左手握着右手腕

痛死我了

输了输了

服了服了

3

在偏舍的白墙上

密密麻麻的

尽是鞭痕

在偏舍的木拒子

遍布鞭眼

少年举起软鞭

影如流星

4

双腿与肩并列

抬头挺胸收腹

九十度站好桩

顶一碗水在头顶

练三九

凌晨四点起床

穿一件单衣

任北风刮皮削骨

站十分钟

双腿开始麻

二十分钟

双脚成木

三十分钟

已经不属于自己

四十分钟

汗如泉涌

所谓的功夫

分明是人体极限的突破

5

少林棍齐眉

连环腿上墙

凳拳护体

离脚进脚

一砍手一洗手一彪手

两位少年

从地坪的两个脚站位

相向打拳

无数次交换场地后

左手为拳,右手抱拳收场

天边微亮

露出鱼肚白的光

5

用长的毛巾扎紧腹部

反反复复练习呼吸

把呼吸炼成一股气流

一束剑气

一堵气墙

气沉丹田

气守丹田

气蓄丹田

气运丹田

两位少年相互出拳

胸膛与腹部

成为主战场

每一拳如打铁

锻造出一把好剑,一把好刀

6

这个大宅门

以前,平常是不开门的

只开侧门

侧门只允许老者幼者妇者进出

杨家的成年男子

必须从院墙飞越

安化杨家

乃祖传武术世家

传男不传女

更加不传外人

而我,是个例外

四岁时

被杨石安老师傅相中

当场要带走

奶奶舍不得

这么小怎么吃得了那样的苦

十多年后再续一段机缘

曾经在杨家大院

留下的拳风棍法鞭影

曾经的连环腿

时间慢慢隐去

有一个少年

从武者渐渐转化为文人

大宅门大院子

几年前已拆除

青石板路与台阶

已成为回忆

老师傅一而再,再而三

谆谆教诲的武德

却清晰明亮

里是明月

白天是阳光

2020.03.04深圳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hige/vacobkqf.html

安化杨家,少年武师杨丰华(组诗)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