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庆兔兔日记》3043我的快递来了没有

2020-07-04 07:24 作者:庆兔兔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3043-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四日星期一阴天转小22℃~12℃客厅早晨温度22℃ PM2.5-55

早上起来透过玻璃窗往外看,窗外的晾衣架上挂着一滴滴水珠。

我说:“里下雨了。”

外婆说:“夜里下那么大的雨你不知道呀?”

我说:“我一点也没有听到。”

外婆说:“你睡觉真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说:“外边的地上没有很湿嘛。”

外婆说:“雨就跑了那么一阵子。”

快到八点钟了,我打开喜马拉雅。

庆小兔喊道:“我要妈妈。”

我说:“妈妈上班了。”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来。”

我说:“你要找妈妈,你就去找妈妈吧。”

我从屋里出来。

庆小兔喊道:“我要外公。”

庆小兔的纸尿裤里已经有尿了,这两天庆小兔睡觉的时候偶尔尿不湿里也尿了尿,可能是天突然变冷的缘故。

我把纸尿裤扔向客厅卫生间。

庆小兔说:“不能随便扔东西。”

我说:“尿不湿不能用了。”

庆小兔说:“不能用也不能扔。”

抱着庆小兔去卫生间尿尿。

庆小兔说:“我要看电视。”

外婆给庆小兔洗屁股。

庆小兔问:“外婆,我的快递来了没有?”

外婆说:“你的快递还在路上。”

我把庆小兔抱到沙发上。

庆小兔摸着自己的腿说:“好冷呀,我要穿衣服。”

庆小兔问:“外婆,我的快递在路上吗?”

外婆说:“快递还要坐汽车坐火车才能到呢。”

庆小兔说:“晚上我的快递就来了。”

庆小兔在看《太空娃娃》。

庆小兔说:“好疼。”

庆小兔一直两个手拉着领子,我以为是衣服的扣子碍事了,我拉了一下庆小兔的领子,庆小兔的领子没有卡在脖子上。

我说:“没有事的。”

庆小兔两个手继续拉着自己的领子。

庆小兔说:“脖子好疼。”

外婆也过来看什么东西卡疼了庆小兔。

我让庆小兔松开手,我把手放在庆小兔的衣领上,我这才发现一个又尖又硬的薄片扎在我的手上。

我抬起手看,原来是骨折绑扎带上边的塑料垫片从包布里面顶了出来。

骨折绑扎带是为了防止胳膊过度运动,实际上骨折绑扎带对成年人还可以,对孩子就有一点力不从心了,庆小兔受伤胳膊抬起来,骨折绑扎带就会往上滑出来。

骨折绑扎带起不到固定作用,现在骨折绑扎带里面加固的塑料片又顶了出来,我只好把骨折绑扎带拆了下来。

昨天夜里下雨了,外边有一点冷,给庆小兔把外套穿上了。

庆小兔的受伤胳膊裹在外套里,把外套扣上扣子,庆小兔受伤胳膊就不能再动了。

把庆小兔受伤胳膊的手腕从上衣下边两个扣子中间穿出来,庆小兔的手臂也用不着专门用纱巾吊起来。

庆小兔说:“外公,我把电视机关了。”

我推着童车准备下楼。

外婆说:“今天小九要去医院拍片子,出去还有一点早。”

我把电视就打开。

我说:“外婆说今天晚一点去姨妈家,我们再看一会新闻吧。”

童车走过了经常走的路口。

庆小兔说:“怎么往这边走呀?”

我说:“我们今天去医院拍片子。”

庆小兔说:“我不要去医院。”

我说:“我们是去医院看看你的胳膊是不是好了。”

庆小兔也就一声不吭地跟着来到医院。

姨妈穿着工作服站在门口等着。

姨妈说:“小九,你来了。”

庆小兔愣愣的望着姨妈。

姨妈说:“小九,你傻了,今天怎么不认识姨妈了?”

庆小兔这才喊了一声姨妈。

姨妈把庆小兔抱了起来。

庆小兔说:“我不要起来。”

姨妈说:“又不是要你走,姨妈抱着你。”

姨妈抱着庆小兔走进影像室,我的心也跟着吊了起来。

我对外婆说:“庆小兔一进去,我的心就嘭嘭嘭地跳,我怕庆小兔的胳膊有什么不好。”

我不停地在大厅里踱着步子,一直到姨妈把庆小兔抱了出来。

外婆问:“小九还乖吧?”

姨妈说:“这一次小九很乖,小九一声不吭,小九也没有不愿意。”

外婆问:“小九的胳膊怎么样?”

姨妈说:“底片在我的手机里,我要找专家看一看。”

于是我们带着庆小兔回姨妈家。

外婆说:“妈妈幸亏有一个这么上心的姨妈,如果换一个家,妈妈就要上班请假,还要排队看病。”

紫小兔迎面走来,紫小兔一脸严肃。

外婆说:“峻峻,你这么快走干什么呀?”

紫小兔头也没有抬一下,紫小兔继续往前走去。

紫小兔妈妈问:“小九,你怎么了?”

我说:“他从沙发上摔下来了。”

紫小兔妈妈说:“好遭业哟。”

说着,紫小兔妈妈往前去赶自己的儿子了。

外婆回到妈妈家拿东西。

远处传来震耳的轰隆隆响声。

庆小兔说:“什么声音?”

我说:“这是搅拌机在搅拌水泥呢。”

庆小兔说:“我看看。”

小区的一角空地平整一新,许多地方都铺上平整的水泥。

一个很少见到的搅拌机在轰隆隆地旋转着。

一个人在往搅拌机里戳鹅卵石,一个工人在往搅拌机里戳河沙。

搅拌机巨大的圆嘴里腾云驾雾,灰白色的灰尘缓缓升起,一会功夫搅拌机就笼罩在云雾中,几个工人捂着嘴跑离烟雾。

烟雾渐渐地散去,空气慢慢的恢复原样,只剩下搅拌机在隆隆作响。

工人在摇动一个像方向盘转盘,搅拌机口一个滑道倾斜下来,搅拌好的水泥从搅拌机里流了出来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出来了,出来了。”

我说:“这就是搅拌好的混凝土,把它们铺在地上就是水泥地。”

出了侧门就是四期。

庆小兔用手指着四期大门说:“喂鱼。”

外婆说:“今天有一点晚了,我们明天再去喂鱼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好,今天要喂鱼。”

我们没有四期的门卡,今天进出摩托车的小门没有开。

庆小兔说:“这个门没有开。”

这时候另一边供行人进出的门打开了。

庆小兔用手指着说:“那边的门开开了,外公推。”

等我们走的跟前,大门已经快要合拢了。

庆小兔伸出脚,庆小兔用劲地用脚蹬着门。

庆小兔说:“外公,快一点,门要关了。”

我伸出手把门推开,我们这才进到四期。

来到第一个小桥上。

庆小兔说:“好多鱼。”

庆小兔伸出手说:“鱼食呢?”

庆小兔从瓶子里拿了一块鱼食。

外婆说:“扔呀?”

庆小兔说:“鱼太小了。”

外婆说:“小鱼不是也要吃呀?”

庆小兔把手一杨,鱼食落入水中,水面泛起一圈圈的波浪,许多鱼一拥而上,鱼食瞬间消失在鱼嘴当中。

庆小兔说:“走,去喂大鱼。”

来到大鱼塘的小桥上,庆小兔敲击着童车,可是水里看不到鱼游来。

庆小兔说:“鱼呢?大鱼呢?”

我也在桥面用力踩踏着。

庆小兔说:“鱼怎么没有来呀?”

外婆用手指着水面说:“你们看,鱼在下边。”

庆小兔高兴地说:“鱼来了。”

许多大鱼从水底浮了上来。

鱼塘已经没有了昔日轰轰烈烈浩浩荡荡的景象了,也可能这些新来的居民还没有适应集体的生活,也许是天气渐渐转凉的缘故。

一瓶鱼食一点一点地落入水中,鱼儿毫不客气看见鱼食张开嘴,鱼食马上消失的干干净净。

庆小兔把剩下的鱼食抛进鱼塘,水面一阵翻腾,鱼食很快和鱼一起消失在水里。

庆小兔说:“滑滑梯。”

我说:“你看地上还有水,昨天夜里下雨了。”

庆小兔说:“滑滑梯上有水,今天不能滑滑梯。”

我说:“你的胳膊还没有好,等你的胳膊石膏拆了,我们再来玩滑滑梯。”

庆小兔说:“我不能滑滑梯了。”

我说:“我们去姨妈家吧。”

庆小兔说:“我明天再来滑滑梯。”

我说:“你明天最好也不要滑滑梯。”

庆小兔说:“我明天还来喂鱼。”

庆小兔指着喷水池说:“怎么没有喷水呀?”

我说:“喷泉要到时间才能喷水。”

庆小兔说:“这个没有到时间。”

庆小兔用手指着远处的喷水池说:“这个也没有到时间。”

庆小兔把手往四周挥了一圈说:“它们都没有到时间。”

院墙里传来轰隆隆哗啦啦的声音。

庆小兔问:“什么声音?”

我说:“这是搅拌机的声音。”

庆小兔说:“我看看。”

我们来到搅拌机院墙跟前,搅拌机正在往外倾倒搅拌好的混凝土。

庆小兔说:“搅拌机在倒泥巴。”

我说:“这个不是泥巴,这是混凝土,也就是平常是的水泥。我们刚刚在里面不是看到工人在往搅拌机里戳鹅卵石戳沙子吗?”

庆小兔说:“还有戳沙子。”

回到家庆小兔没有要看电视。

庆小兔说:“我要搅拌沙子。”

我说:“我们在屋里玩玩具。”

庆小兔说:“外边才有沙子。”

庆小兔现在爬高上低我都要扶着,庆小兔的一个胳膊不能动,庆小兔的平衡能力受到影响。

庆小兔在大铝盆里舀沙子。

铝盆里面的沙子经过日日夜夜的干燥,已经尘土飞扬,我拿来喷水壶给沙子喷水。

庆小兔接过喷水壶说:“我来浇水。”

庆小兔放下铲子,庆小兔开始给花盆浇水。

庆小兔来到放工具的地方。

庆小兔说:“找工具。”

庆小兔拿来一把铲子,庆小兔在花盆里戳了几下,庆小兔就把铲子放下了。

庆小兔看见一个板刷。

庆小兔说:“刷子。”

庆小兔拿着刷子看了一眼。

庆小兔自言自语地说:“刷地板的吗?”

庆小兔打开水龙头往水桶里放水,庆小兔拿起大勺子舀起一勺子水,勺子刚刚脱离水面,勺子已经歪倒下来。

庆小兔说:“外公,拿不动。”

我帮着庆小兔把一勺子水端到外边,庆小兔用板刷蘸着水在阶梯上刷。

庆小兔兢兢业业,庆小兔仔仔细细,庆小兔把几个台阶刷的干干净净。

大毛躺在窝里望着庆小兔,庆小兔看看大毛的狗碗,大毛的狗碗里装着满满当当一碗狗粮。

庆小兔说:“大毛没有吃饭,大毛等一会再吃饭。”

庆小兔放下板刷说:“我要吃饭。”

庆小兔回到屋里。

庆小兔喊道:“外婆,我要吃饭。”

庆小兔坐在折叠凳上。

外婆问:“小九,你要吃什么饭呀?”

庆小兔说:“我要吃面条。”

我说:“我们回来还没有洗手。”

庆小兔来到水池旁,庆小兔看见一个鸡蛋。

庆小兔说:“外婆,我要吃鸡蛋饭。”

外婆刚刚把水放在放在炉子上,锅里还没有来得及放面条。

外婆说:“幸好外婆还没有放面条,你也变的也太快了。”

外婆端着鸡蛋饭过来了。

庆小兔说:“我的鸡蛋饭。”

外婆说:“小九饿不着,他只要饿了,他就会要吃的。”

庆小兔说:“外公,看电视。”

我问:“你看什么电视?”

庆小兔说:“机器人。”

这是一部英语科普片《机器人时代》,庆小兔看着一动不动,庆小兔眼睛一眨不眨,今天庆小兔看的是第三集《未来世界》。

我说:“看完了这一集,我们就看新闻。”

庆小兔说:“我要看猫。”

我说:“你这不是在看吗?”

庆小兔说:“这是新闻。”

我说:“也对,这个应该属于新闻范畴,我们看猫和老鼠。”

外婆说:“这个我们只能看一集,我们要把眼睛休息一会,过一会我们再看。”

庆小兔说:“外公。”

我说:“看完了,我们看新闻。”

庆小兔马上就喊了起来。

我说;“看电视让你看,但是我们要适当地让眼睛休息一下,你的眼睛受伤了怎么办?”

我把电视机调到CCTV13,庆小兔也不喊了。

庆小兔说:“我的消防车呢?”

我把那个小消防车递给庆小兔。

庆小兔说:“不是这个。”

我说:“你的那个消防车在妈妈家。”

庆小兔说:“我的大消防车呢?”

外婆说:“你的消防车还在路上。”

庆小兔说:“我的消防车马上就来了。”

我把茶几推到沙发跟前,这样庆小兔在沙发上玩,安全系数就相对高一点。今天一天我的电脑也没有离开餐厅,我在餐厅里可以看见庆小兔的一切,我也可以听到庆小兔的声音。

庆小兔说:“屙巴巴了。”

外婆连忙跑过去

庆小兔说:“我不要外婆。”

庆小兔坐在马桶上。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巴巴臭。”

我从卫生间里出来。

庆小兔说:“关上门。”

庆小兔喊道:“外公冲,有巴巴了。”

我进去把马桶冲了。

庆小兔说:“外公出去。”

我把门关了。

庆小兔说:“外公不要站在门口。”

我说:“你要叫我怎么办?”

庆小兔说:“外公去外边。”

我躲在角落里。

庆小兔说:“我屙完了。”

外婆午睡。

庆小兔说:“外公我们玩汽车吧。”

我还没有坐下来。

庆小兔说:“我的怪兽汽车呢?”

我去屋里找怪兽汽车,其实就是一个可以变形的恐龙汽车。

屋里很暗,外婆正在睡觉,恐龙汽车有那么大,但是不知道恐龙汽车在哪一个盒子里,现在庆小兔的玩具都堆放在我们房间里。

我不敢开灯,我也不敢努力地翻箱倒柜,我还担心庆小兔一个人在客厅里。

我随便摸了一下,我没有找到就出来了。

我说:“我没有找到怪兽汽车。”

庆小兔说:“怪兽汽车有的。”

我说:“外婆在睡觉,外公没有开灯,不知道怪兽汽车在哪里?”

庆小兔说:“外公找得到的。”

我不想跟庆小兔继续纠缠下去。

我说:“我们看一集电视就睡觉好不好?”

庆小兔看《猫和老鼠》。

庆小兔睡的比平时早,奶很快就喝完了,庆小兔就在床上翻身,庆小兔没有起来,庆小兔怀里抱着毛巾被。

我说:“天有一点冷了,我们盖上毛巾被吧!”

庆小兔把毛巾被紧紧地搂在怀里。

我说:“天冷了,如果受凉了,就要感冒发烧,就要去医院打针吃药。”

庆小兔不让我把毛巾被拉开来。

我说:“小八不盖被子受凉,小八也会感冒的,你是不是要小八到医院打针呀?”

庆小兔又把毛巾被抱的更紧。

我拿了布毯子给庆小兔盖上,庆小兔把布毯子也搂进自己的怀里。

庆小兔火气大,庆小兔比我们怕热,但是现在屋里的温度已经低于二十二度了,睡觉身上不盖一点东西还是会着凉的。

我把抱枕立在我和庆小兔的中间,庆小兔那一面紧紧地挨着外婆的被子,庆小兔是睡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这样庆小兔不至于一会功夫就会着凉。

很快庆小兔睡着了,我把布毯子从庆小兔的怀里拉出来,庆小兔盖上布毯子应该没有问题的。

庆小兔睡了两个小时在喊,我过去看。

庆小兔站起来说:“尿尿了。”

我给庆小兔把纸尿裤脱下来

庆小兔说:“我的裤子湿了。”

我让庆小兔坐在马桶上尿尿。

庆小兔说:“我没有尿。”

我想给庆小兔穿纸尿裤。

庆小兔说:“片子湿了。”

我拿起纸尿裤,纸尿裤果真已经有了尿。

我把庆小兔放在床上,庆小兔倒下来就睡着了。

我跟外婆说:“庆小兔放下就睡着了,我没有给他穿纸尿裤。”

外婆问:“要是尿尿怎么办?”

我说:“他最多再睡一个小时,刚刚尿完,可能不会尿尿了。”

就在我准备去接庆兔兔放学的时候。

听到庆小兔在喊:“我尿床了。”

庆小兔抱着毛巾被站在那里,庆小兔站在我们的被子上,被子上已经出现一摊尿迹。

天上的云变得灰扑扑的了,空气中很小弥漫着一股雾气,走在路上不时地还会飘落下几滴小雨。

这两天放学,庆兔兔已经不要我拿书包了。

姨妈回来了。

姨妈问:“小九,你在干什么呀?”

庆小兔说:“我在玩汽车。”

庆小兔说:“姨妈,你不是医生了吗?”

姨妈说:“姨妈不是医生,姨妈是护士。”

庆小兔说:“姨妈上午是医生吗?”

姨妈说:“姨妈是在医院上班呀?”

庆小兔说:“姨妈,我的照片呢?”

姨妈说:“你的什么照片呀?”

庆小兔说:“我的骨头照片呀。”

姨妈说:“你的照片在姨妈的手机里。”

庆小兔说:“我看看我的骨头。”

姨妈打开手机让庆小兔看。

庆小兔问:“我的骨头好了。”

姨妈说:“姨妈都看不懂,你就更看不懂了。”

庆小兔说:“这是我的骨头。”

姨妈放下手机去阳光房去浇水了。

庆小兔拿起手机在拨弄。

庆小兔说:“这是怎么了。”

我说:“这是密码”

庆小兔说:“怎么打不开呀?”

我说:“要输入正确密码才能打开。”

庆小兔说:“外公,密码呢?”

我说:“这是姨妈的手机,只有姨妈知道密码。”

庆小兔说:“姨妈,密码呢?”

姨妈在外边没有听见。

庆小兔说:“姨妈没有听见。”

庆小兔大声地喊道:“姨妈,你的密码在哪里?”

姨妈答应着庆小兔,姨妈也没有听清楚庆小兔在喊什么。

庆小兔来到窗户跟前说:“姨妈,你的密码。”

姨妈说:“等姨妈浇完水。”

庆小兔说:“姨妈,我来浇水。”

庆小兔从外边进来。

庆小兔说:“我要吃饭了。”

外婆问:“你要吃什么饭呀?”

庆小兔说:“我要吃蛋炒饭。”

外婆说:“外婆给你炒鸡蛋饭。”

庆小兔说:“我的凳子呢?”

庆小兔马上坐在茶几旁边准备吃饭。

姨妈对姨说:“你看看卫生间的下水怎么有一股气味。”

庆小兔说:“姨妈,你们房间的床底下有臭味。”

姨妈说:“姨妈说的是卫生间。”

庆小兔说:“姨妈的床底下有臭味。”

庆小兔拉着妈妈说:“妈妈,姨妈的房间里有臭味。”

妈妈跟着庆小兔来到姨妈的房间。

妈妈说:“没有味道呀?”

庆小兔说:“姨妈说是卫生间。”

庆小兔说:“外公,你去吃饭吧。”

妈妈对庆兔兔说:“妈妈呛了一下,一颗豆子卡在嗓子里了。”

庆小兔说:“妈妈,豆子卡在你嗓子里了。”

妈妈说:“已经好了。”

庆小兔说:“我看看,妈妈豆子在哪里。”

妈妈用手指着自己的嗓子说:“嗓子是在这里。”

庆小兔用手在妈妈的脖子跟前摸着。

庆小兔问:“妈妈,豆子在这里吗?”

妈妈说:“豆子已经没有了。”

庆小兔说:“妈妈,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呀?”

妈妈说:“妈妈已经好了,妈妈不用去医院看病了。”

庆小兔说:“外公,我是大鲸鱼,鲸鱼是这样喷水的。”

庆小兔把脸朝向上边,庆小兔的嘴里往外上喷着吐沫星。

姨妈说:“鲸鱼是在水里喷水的,你这样吐口水好脏哟。”

庆小兔来到妈妈的跟前。

庆小兔说:“妈妈,我是大鲸鱼,大鲸鱼是这样喷水的。”

庆小兔又噗嗤噗嗤地往上喷吐沫星。

妈妈说:“鲸鱼是在大海里的,鲸鱼是喷的海水,你喷的是口水。”

庆小兔拿着小椅子说:“外公坐下来。”

我就顺势坐了下来。

庆小兔说:“不能这样坐,要反过来。”

我是把椅背向前坐下来的。

姨妈在让庆小兔看唐诗视频。

姨妈说:“我们今天把朝辞白帝城学会了。”

姨妈问:“你看的是诗是谁写的?”

庆小兔说:“唐诗。”

姨妈说:“我们看的诗都是唐诗,这个诗是谁写的。”

庆小兔说:“李白城。”

姨妈说:“是两个字。”

庆小兔说:“李。”

庆小兔竖起一个指头说:“一个。”

姨妈说你再好好的想一想。

庆小兔说:“李白。”

姨妈问:“喝酒好不好?”

庆小兔说:“喝酒不好。”

姨妈问:“为什么喝酒不好?”

庆小兔说:“喝酒就跳到河里了。”

姨妈问:“李白怎么掉进河里的?”

庆小兔站起来,庆小兔做了一个往下跳的动作。

庆小兔说:“李白就跳到河里了。”

往回家走,地面上已经可以看到水的反光了。

我说:“外边下雨了,我们坐车走。”

庆小兔径直跑了出去。

我说:“不要跑,我们坐车,你自己打伞好不好?”

庆小兔说:“不要,我自己走。”

外婆推着车不能打伞,我要打着伞跟着庆小兔后边跑,我要不让庆小兔被雨水浇湿。

出了大门庆小兔还在往外跑。

一个爷爷说:“下雨了,不要跑,当心把头打湿了。”

庆小兔说:“外公抱。”

我说:“我们坐车。”

庆小兔说:“外公抱。”

于是我抱着庆小兔,我一个手打着伞,我给我们三个人打伞,一直我们走到家。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srbkqf.html

《庆兔兔日记》3043我的快递来了没有的评论 (共 5 条)

  • 残影
  • 淡了红颜
  • 雪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