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从曾工作的地方走过

2018-10-09 09:30 作者:夤夜满月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退伍回乡参加工作的地方,是永修县江益乡政府机关,后来变成了镇政府。我在此工作了二十五年之久。

我1983年底退伍回乡,翌年通过考试进了乡政府机关工作。那是1984年的下半年。我是带着几分委屈和恚怨的心情走进这座红墙红瓦遍体红色的老式两层政府大楼的。但刚进大楼瞬间,心里多少有些新鲜感,冲淡了心里的不快。乡主要领导与我谈过一番话后,接着签订了合同。我就这样正式成为了这个乡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

本来我是参加县上的招聘考试,分数超过了县招聘干部的录取分数线,按说可顺理成章地成为县组织部的一名聘用干部。但因刚走向社会,人地生疏,又无社会经验,更主要的是“朝中”无人,结果我这个无名鼠辈暗中被人挤掉了,结果与县聘用干部无缘,成了一个乡政府的聘用干部,现实是二者不啻天渊。这一变化也使我往后的命运一落千丈。这也是我走进乡政府上班心情无法畅快的原因了。

刚进乡政府上班,我担任的是文化站站长职务,说实在的我还是挺喜欢这份工作的,与文化打交道是埋在我骨子里的嗜好。但很快发现,我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这项工作之中,要服从乡里的“中心”工作。那时最大的中心工作是“天下第一难的”计划生育工作。甫进乡政府不久,正遇上秋季计划生育集中行动,我就和其他干部一道没日没地围绕这项工作转。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正是计划生育工作抓得如火如荼的时期,对已超生或有超生苗头的对象要采取强制措施:已超生的要催缴超生款,强行带去结扎;计划外怀孕的要带去引产;已生育不能再生的要强行实行节育措施,防止其怀孕。因此,此项工作抵触情绪很大,在农村做得举步维艰。集中行动期间,干部都是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白天要到处漫无目的地找隐藏的对象,或是苦口婆心地劝说还来不及逃走的对象,晚上还要在对象家旁的暗处守候对象归家。因此,人往往累得精疲力尽,无精打采。一次行动下来,个个看上去都疲惫不堪的样子。

除计划生育工作外,印象深刻的就是防汛工作。我们那个乡,处鄱阳湖之滨,大部分的村都环绕在低海拨的鄱阳湖边,靠圩堤保护着良田,有的干脆就处在鄱阳湖的腹出,四周被圩堤围着,汛期鄱阳湖的水涨了起来,这样的村就被一片浪天的湖水包围着,及及可危。因此到了主汛期,乡里的防汛任务十分繁重,到了湖水超警戒线时,全乡干部就“一边倒”投入到防汛抢险中。不论是烈日不是刮风下,吃住都在圩堤上,若出现了险情就要奋不顾身地抢险保堤。一季防汛下来,个个晒得脸上黧黑,累得形体消瘦,吃的苦头是一言难尽。因此,那时年复一年,周而复始的计划生育和防汛工作,成了乡政府工作的主旋律。我就在这难苦的工作岗位上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流年,送走了美好的青年华,日复一日地做着平凡的事情。说心里话,虽然那时工作辛苦沉寂,但晓得苦中求乐,并不感到枯燥无味。尤其是有的时间轻松下来,我就可以一头扎进文化站的工作,看些我喜欢的文字,陶冶我的性情,开阔我的视野,其间还可以搞些文化宣传活动,这些都是我乐意做的事情。所以年轻的心还是对这样的工作和生活有种渴望。加上走向了社会,视野拓宽了,知道了人生多在风雨中历练对一生的成长是有好处的,知道生命只有经过辛酸艰难的考验和磨砺,才能从一片稚娕中练出坚强和练达,才能从一片茫然中焕发出厚重而勃发的力量。所以那时我与乡政府一帮青年人都自觉地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之中,把增长知识视为最大乐趣,把积累工作经验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我们唱着《草原之夜》的歌曲渴望着美好的情,我们唱着《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不遗余力地投入到建设自己的家园中,我们唱着《我爱你,中国》释放着青春活力,深怀着对祖国的厚爱,投身到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我就这样在岁月的流转中,风里来,雨里去,让青春一点点地消释在了事业里,忙碌在工作中。这样不觉走进了人生的中年,人生轨迹明显多了几道沧桑的留痕。纵使这样,我仍激情不减,岁月的艰难并没有磨钝我锋利的思想棱角,我一如既往地心怀想,向着激情的岁月前进。但稍停下来,回望来路,却只留下一些泥鸿爪,一路歪歪斜斜的脚印。二十多年在基层政府的摸爬滚打,没有取得一点突出的值得炫耀的成就,既没有在仕途上有丝毫的擢升,也没有在财富上有所积累,但我没有过多地去想这些,依然激情如故,不断焕发向上的力量。

1993年7月1日,我所在的乡成建制地由永修县划规共青开放开发区管理,我也由行政管理性质的干部变成了垦殖场管理体制下的企业干部。但我并没有消极失望,而是储满激情,适应新的管理体制和新的环境下的工作,用坚韧不拔,开拓创新的精神在拼搏的洪流中书写新的人生,为一方事业的发展进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2009年9月,因组织上的需要,我调离了工作25年之久的地方,进入城内的国土部门继续担任办公室负责人,进入别样的环境进行工作。尽管我工作了几十年的这幢大楼,并没有给我带来过名,带来过利,也没给我留下过特别值得记忆的日子,但我在即将离开它的那一刻,还是有着深深的不舍和留连,因它盛满了我的水灵灵的青春和梦想。我是在一步三回头的眷恋中离开这座大楼的。

离开了这座大楼,我除了工作的原因,真的很少抽空特意走进其内认真地吊古寻幽。不知何故,梦境中也很少在大楼里活动。不知是缘于我走进这座大楼时就带着恚怨的心情,还是其使我更清楚地看到了一些世态炎凉、尔虞我诈和趋炎附势社会丑态,抑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但平心而论,除了梦境淡忘疏远了它,大楼在我的脑海里的印象还是深刻的,毕竟我二十多年的美好年华都留在了这座大楼里。它让我看清了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让我懂得了人生要坚持什么,应该怎样去做才对得起良心。尽管它带给我的是人生的平淡平常,还留下了一些忧伤的记忆,但它丝毫未改变我的向善本性。

一个星期天,我从大楼旁走过时,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怀着凭吊故地的心情,走进了这座我工作过25年的办公大楼。大楼的面貌早有些改变,不是25年前我走进时的红墙红机瓦的人字顶楼房,2005年在我还在此担任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它就改换了面貌,人字楼顶换成了钢筋混泥土的平面屋顶,整个外墙涂涮了灰色的涂料,大楼内上下二层铺上了米色的地面砖,二层的阳台走廊也按上了一溜嵌有小罗马柱的好看扶栏。那次改建装修,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因我是主要的办事人员,为了保持建筑的质量,加了几个通宵达旦的班,就像家中搞装修一样吃了不少的苦。

我走近大楼附近,首先看到是的是大楼前的那开宽的场地。原来离楼房十多米处的位置正对大门的甬道两边砌了不及一米高的花墙,里面栽着青,现在花墙和冬青全部清除了,整个地面全部铺上了绿油油的草皮,草皮间新栽上了几棵不算粗壮的樟树,简洁利索,清瘦高挑。草皮的前面铺上了沥青,平展光滑,比原来的水泥地面好看多了,就像一块光滑的黑绸缎,上能停得下几十部小汽车。走到大楼跟前,看那外表,还是一律的灰色,只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那灰色中已落满了岁月的风尘,变得陈旧了。踱进楼内,那米色的地面砖并没有褪色,而且被拖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上下两层都是如此。一楼一间我办公时间最久的办公室,原来是整个大楼面积最大的一间办公室,我在此办公——也就是担任办公室文书、主任有14年的时间。在这里我不厌其烦地为群众办了不计其数件的琐碎之事,为党委和政府起草了不少的文件,这里沉积了我与同事们的无数欢声笑语,也留下了我的不少欢乐酸楚。1998年是百年不遇的大水年,为了保持防洪物资的调度和上下联系的畅通,及时通报雨情水情,传达领导的指示,我与防汛办公室几个人员,吃住在办公室达十多天之久,寸步不离地坚守着“阵地”,就像战场上的战士舍生忘死的坚守。这是我在此担任办公室负责人十多年时间最累最辛苦的一段时间,记忆特别的深刻。现在这间办公室却隔成了两间,显得很局促狭小,让我感到有种陌生感。顿时生出“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的感慨。

我绕到大楼的后面。这里原来是一座不高的山丘,上面长满了“老头”杉树,现在旧换新颜了。“老头”树全部砍伐了,整个山头铺上了绿草皮,每相融不远栽上了四季常青的风景树。山丘的东西两边用大理石铺了几条上山的小路,游人可以由此踏上秀丽的小山小憩休闲。现在的政府真是想得周全,把环境改造和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放在了首位,不惜花钱辟出群众休闲的优美宜人的场所。

我在大楼的内外走走看看,感受到的是岁月流失之快,故地变化之大。几十年的光阴转瞬间就消失了,故地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让人感慨颇多。

一个人能在一幢办公楼里工作25年之久,应算是够长的,但回想起来好像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转瞬即逝了。故地重游,今昔对比,回味往事,心中的况味真是一时难以言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spskqf.html

我从曾工作的地方走过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