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是谁

2019-08-15 17:52 作者:闲话少说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 是 谁

现在社会上广泛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谁是谁的谁?其意思是谁也不是谁的谁,没有谁离不开谁,只能相信依靠自己

据说这是一本小说的名字,小说的内容估计没多少人知道,其名字的知名度已远超过小说本身。我没有看过这本小说,也不认识其作者,但我想他给这本小说起这个名字,如果不是妙手偶得,那此人必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因为这的确是非常了不起的一句话,内涵丰富,语言精炼到了极致。短短五个字,便高度概括和浓缩了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中关于人际关系的思想精髓,胜过了无数思想家絮絮叨叨的鸿篇巨制。试问,那些浩如烟海的格言警句,历代思想大家洋洋大观的著述,乃至老辈人口口相传的谆谆教诲,哪抵得上这句话来得如此简单明了,一语中的?

既然谁也不是谁的谁,那么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问题,就应该变得十分简单。因为只有“我”自己了,除了“我”自己,其他则任由我取舍,只要相信就行。那么另一问题可能接踵而至,我是谁?我可以相信“我”么?

我无数次问过这个问题,但没有一次能够回答上来。我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绝不是什么“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哲学意义上的追问,而是自己好象始终有那么一点不自信,经常对自己犯模糊。记得看过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愚蠢的差役在押解一个犯罪的和尚途中,为了不弄丢任何一样东西,包括自己和和尚,于是就一路念叨“秃头、伞、枷、我”,并据此进行检查。聪明的和尚某天晚上趁差役熟睡后将其剃成光头,并将枷戴在他的项上。早上差役醒来后,一看雨伞在,摸摸自己的头,和尚在,再低头一看,枷也在,唯独 “我”不在了!这固然是一个笑话,但大千世界,弄丢自己的,又何止这个愚蠢的差役呢?

“我”是谁?我是父母的儿子,是兄弟的兄弟,是儿子的父亲,是朋友的朋友,是上司的员工和员工的上司。我有自己的理想和信奉的人生信条,有为人处事的原则和底线,有自己应尽的职责和义务,但又常常为此感到迷茫。我想做真实的自己,但无论是自己的内心还是外部的环境,都让我无法明白什么才是真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作为儿子,“我”必须敬生我养我的父母。在教育自己的儿子时,在给员工作报告时,在口诛笔伐那些不孝之子时,我每次都能够把这个问题讲得义正辞严,鞭辟入里,甚至自己把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可当父母年迈体弱需要赡养需要扶持和陪伴时, 我在哪里?在忙得脱不开身的工作里,在酒桌上,在歌厅中,在陪自己的老婆或者上司的夫人逛商场,在接送自己儿子上学放学的路途中,在孤独的小河边为自己的人生总不得意而苦闷彷徨。

作为儿子的父母,“我”懂得很多教育儿女的方法和理论,并对他们寄予了莫大的希望,期望自己此生没有实现的理想通过他们来实现,而且知道要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作好表率。但同对待父母一样,当他们需要辅导、需要陪伴和鼓励的时候,我又在哪里?当我恨不得他除了吃饭睡觉外把每分每秒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时,自己不是也把大把大把的时光虚掷在电视和游戏中,浪费在许多有你无你均可的应酬里?在觥筹交错和灯红酒绿中暂时忘却那些无谓的忧愁哀伤,然后对“不争气”的他们进行严厉的指责,无尽的埋怨 ,并让自己陷进恨铁不成钢的悲愤!

“我”是一个重情义,守信用,讲良心,有胸怀的人,知道兄弟之间应该重手足之情,相互扶持;对朋友应该珍惜缘分,肝胆相照;对上司应该知恩图报,绝对忠诚;对弱者应该伸以援手,奉献心。我知道每个成功者都有博大的胸怀、坚韧的意志和百折不挠的毅力,他们的成功都是靠不懈奋斗得来的。我常常为英雄们舍生取义的壮举泪流满面,被成功者的励志故事激起万丈豪情,也为那些怜弱恤贫的善举而心生恻隐,冲动得想倾其所有为贫弱者慷慨解囊。但我却很少知道亲生兄弟的近况,因为我总是“忙”得很少和他们联系。我坚信朋友之间的友谊弥足珍贵,但我不知道谁是真正可以信赖的朋友,“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朋友之间谁不在相互提防?友情好象只能存在于一无所有时的患难里。我总是怀疑同事升迁背后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或者最近一定攀上了过硬的靠山,和领导建立了某种特殊关系。除了单位组织的每个人都不得不参加的募捐活动,我不会给残疾儿童和无钱治病的贫困家庭捐赠钱物,因为我自己也过得很不如意;对路边那些乞讨者,我会昂然而过,理都不理,因为谁知道这不是电视和报纸上经常报道的骗局?对上司更不应该讲什么忠诚,因为职场上只干事不跟人是基本原则,何况上司与下属之间只是相互利用,不然为什么那些失去权力的人都会发出“人走茶凉”的叹息?

“我”知道金钱和美女都是害人的东西,很多聪明人都因此而坏事。因此,我经常挂在嘴边的都是“钱是身外之物,衣食无忧足矣”和“知足常乐”这些祖先留下的精典名句,并常常为那些贪官的丑恶行径而义愤填膺,但同时又总是遗憾打牌没手气,买彩票没运气。我自己也不敢想,假如自己时来运转也当上了大官,还会不会有现在这般硬气?至于美女,此生是与我无缘了,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却是公理,假如有明眸皓齿、风情万种又善解人意的美眉愿意委身于我,那人生何憾,还有什么东西不可抛弃?

我是一个淡名利,重气节,讲尊严的血性汉子,一向鄙视那些成天察颜观色,揣摸老板心思,研究老板爱好,在上司面前胁肩谄笑,极尽恭维的小人。但可能上司的气场过于强大了吧,在他们面前,清高和气节都会突然消失殆尽,象古代的平民百姓见到皇帝和朝庭命官双腿就会自然而然下跪一样,谦恭的笑容总会油然而生,恭维和颂扬的话唯恐不能言尽。可惜自己不是一个秀色可餐的美女,不能一头扎进领导的怀抱,软语温存地去抚平领导心中的孤独,消解领导百般操劳的疲惫

“我”不是一个阳奉阴为、道貌岸然的小人,也不是柔弱无骨、遇风就倒的茅草,我只是有许多与生俱来的面具。我不是故意为某种目的扮演多重角色,是我真不知道此时的我在这里,下一刻的我在哪里。就如我无法看清别人一样,我无法认清自己也找不到自己。

我是谁?我能相信“我”么?我不知道。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rdpkqf.html

我是谁的评论 (共 9 条)

  • 诗心云卿
  • 雪儿
  • 榆木疙瘩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倪(蔡美军)
  • 紫色的云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